新华网

地方频道

新华网邮箱: @xinhuanet.com  密码:

新华网兵团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兵团频道首页 > 嘉宾访谈 > 访谈直播

韩子勇:新疆文化是中华文化中不可或缺的资源

日期: 2009-06-03 主持人:李雪

【10:46:58】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您点击新华网高端访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为大家邀请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党组书记韩子勇。 韩书记,您好,欢迎您。

【10:47:13】韩子勇:

大家好。

【10:47:32】主持人:

我们知道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以来,改革开放30年以来,我们新疆的文化事业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您能不能给我们网友介绍一下,我们新疆文化发展的整个历程吗?

【10:48:26】韩子勇:

新中国成立60年来,新疆的各民族的文化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应该说文化的种类样式从少到多,比方说从文学来讲,在解放以前,新疆的少数民族几乎没有长篇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这样一些体裁。这些体裁都是解放以后发展起来的,目前的创作势头都很好,再比如说,解放以前新疆的虽然是歌舞之乡,但是新疆基本没有标准的舞台艺术。解放以前,在伊犁可能有一点点舞台样式的演出,但是都不是标准的舞台艺术,都是在解放以后才出现。到现在自治区这一块,区、地、县三级的文艺团体,加上我们兵团和军队,大概有100多个文艺团体,就是国营的文艺团体,这100多个文艺团体都是从事舞台艺术的创作和演出。

【10:50:37】韩子勇:

还有像广播,电视就更不用说了,电视现在是用五种语言进行播出,报纸也是用五文字进行刊发,包括图书、音响这些种类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一些传统文化的抢救,这60年来应该说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新中国成立前我们很多的民族文化应该说是处在濒危的边缘,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的时候,党和政府就非常重视传统文化艺术的搜救工作,立即成立了一系列的重大传统文化项目的保护机构和抢救班子。比方说大家都知道的"维吾尔木卡姆",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都是在周总理的亲自的关心下,还有国家文化部、中央派来的老师、专家学者和我们新疆的各民族文化工作者一起进行“维吾尔木卡姆”和《玛纳斯》的抢救保护,包括新疆的"达瓦孜"。新疆60年的发展,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是从少到多,文化的档次、质地从低到高,文化的规模形态,从小到大,这样一个不断积累、不断壮大、不断发展的过程。

【10:50:54】主持人:

您能介绍一下我们新疆文化的现状吗?

【10:52:45】韩子勇:

改革开放30年应该是新疆文化发展最好的30年,我们有一大批的舞台艺术作品,在区内外、国内外都得到了很多奖,演出了很多场,在国际文化的交流中为我们新疆赢得了殊荣。文化设施也是这三十年发展最快的,到今年,我们全疆的每一个乡都可以完成一个标准文化站的建设,为此国家和自治区也花了几个亿,新疆南疆三地州的社区文化中心和村文化室的建设项目,目前国家也正在进行论证。我们县一级的文化馆、图书馆的建设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还有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这几年发展的是非常快的。

【10:54:46】韩子勇:

我们的社会文化活动开展的也不错,像连续五、六年的“百日广场文化活动”,在新疆的七、八、九月的黄金季节,在县城的广场,在大中城市的广场,都有大量的演出。我们还启动了“乡村百日文体竞赛活动”,这是在乡镇当中的文化活动,为的是活跃乡村的文化生活。我们去年搞了"新歌唱新疆"这个品牌,就是想扶持一下流行音乐,为流行音乐提供一个主流平台,在这个月的20几号,区党委宣传部、文化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音协、联合主办的大型演出即将展开。最近我们也策划了一个活动,叫"新诗写新疆",邀请一些内地的著名诗人,还有我们新疆的诗人,一年能够去两个地州,请他们写一些诗歌,每个地方活动完成后都会形成一本诗集。我们第一个地方是阿克苏,要出版一本《阿克苏诗篇》,邀请了很多名人,包括像谢冕先生都会来。

【10:56:31】韩子勇:

应该说这几年新疆的文化艺术事业发展速度特别快,像我们的音乐杂技剧《你好,阿凡提》目前已经演出了100多场,是我们一个剧团、一个剧目在一个剧场连续演出的最高纪录。还有,像前几年创作的大歌舞《洒满阳光的新疆》、民族音乐剧《冰山上的来客》也即将参加在北京的国庆六十年的系列演出活动,像木卡姆艺术团创作的《木卡姆的春天》,这几年也去了很多国家进行演出。还有我们话剧团创作的《马市巷子的老院子》也演出了近百场,马上又要去克拉玛依进行演出。目前,我们正在创作《大巴扎》这样一个题材,想通过新疆很有特点的商业生活,各民族的商业精英们,通过他们的经商活动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展示新疆丰富多元的文化色泽。

【10:57:03】韩子勇:

我们还正在创作民族小歌剧《废墟上的婚礼》,反映抗震安居工程,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题材。目前,新疆的文化遗产保护、文化创作、社会文化活动、文化市场管理、对外文化交流发展的都非常好。

【10:57:17】主持人:

可以说我们新疆的文化发展也是越来越多元化,并且在不断的繁荣、壮大的过程中。

【10:59:37】韩子勇:

新疆的文化有这样一个特点,历史上也是如此,因为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乌鲁木齐是离海洋最远的城市,在历史上就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一个要冲,像丝绸之路,我曾经说,丝绸之路最艰难的路段是在西域。"西域通则丝路通",因此这里留下的文化交流故事也最精采。丝绸之路给我们带来了一种包容、学习、相互欣赏、相互融汇的优良的文化品质和胸怀。一直到今天,新疆的文化应该说是多元的,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56个民族的文化共同构成了中华文化。在中华文化这样一个版图上,新疆的文化贡献甚大,缺少了这样一种色泽,缺少了这样一种文化的情怀,缺少了这样一种色彩斑斓的内容,我们就会损失很多。

【11:00:39】韩子勇:

所以说新疆文化的多元化,各民族文化的保护,一直是党和政府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非常支持的一件事情。各个民族的文化是争奇斗艳。同时,毕竟我们过去的这些文化都是农耕文明留下来的东西,新疆现在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正在迈上一个现代化的一个过程,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文化也面临一个转型、提升和创新的问题,我说我们一手抓经济,一手抓创新。也可以反过来说,民族文化的保护是创新的基础,创新也是最好的保护。在保护中创新,在创新中保护。只有这样,才会发现创新之路,才会探索出创新的前景。如果我们对传统、对传统的文化不了解,很淡漠,或者是虚无主义,我们文化的创新也不会有前途。有时候最老的东西和最新的东西是一个东西。

【11:00:54】主持人:

您提到了创新,您认为我们新疆的文化该如何创新呢?

【11:02:08】韩子勇:

创新没有现成的模式,如果有现成的模式就不是创新了。我想是这样的,文化发展有它自己内在的特点和要求,甚至有它内在的秘密。文化的创新不是靠哪一两个专家,也不是靠哪一两个文化人,它是靠社会的环境、社会的土壤,人民是文化真正的创造者和享受者。离开了普通老百姓的支持,创新就成了无源之水。比方说《你好,阿凡提》,我们用了一个很传统的民间经典故事,就是幽默智慧的阿凡提这样一个题材,但是我们在舞台呈现上,包括在服装上、音乐上、内容的设置和场次结构上,都是焕然一新的。一开始我们还担心,这个戏的创新力度那么大,我们的民族观众会不会接受,汉族观众会不会喜爱,外地来的观众会不会大失所望,小孩会不会觉得和我过去知道的阿凡提不一样。

【11:03:18】韩子勇:

结果呢?我们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大家看了以后,因为你的作品成功了,大家就认为这就是阿凡提所代表的那种优秀的品质,勇敢、善良、善于学习、尊重生命、爱护环境,这些都赋予到了阿凡提的身上,包括爱心等等。大家都觉得这就是真正的阿凡提,都为这样一台戏感到自豪,都觉得这台戏就是我们新疆的,而且是多种文化相互交融的,各个民族都个喜欢,老少都喜欢,我觉得真正成功的创新最终由群众来承认,让群众觉得他确实被感动了,被震撼了,从内心里觉得这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东西,是我们新疆的东西,是我们民族的东西,这样的创新就成功了。

【11:04:42】韩子勇:

所以说创新只能具体得体现在一部一部的作品中,一篇一篇的文章里,包括我们的音乐、舞蹈、美术这样一些具体的文化产品。我觉得,一个能感受时代脉搏的人,一个能感受各民族巨大变化的人,一个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人,他一定会知道往哪里创新,怎样创新。如果你很隔膜,对生活不了解,对我们过去的历史不了解,对未来的发展前景不了解,对老百姓的喜怒哀乐不了解,你就没有办法创新,也没有创新的冲动。创新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文化的本质就是创新。就像胡锦涛总书记讲,"文化是特别需要创新的"。

【11:04:59】主持人:

许多市民都注意到,我们乌鲁木齐的一个老城区“七坊街”发生了一个变化,听说这也是出于您的创意,您能介绍一下这个创意的初衷和意义吗?

【11:06:16】韩子勇:

这个《七坊街》文化产业创业园区成立的时候,我去了,还请我们的副厅长去,为什么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创新啊,我们对创新要支持、要包容、要鼓励。当时他们要我讲话,我觉得作为一个文化战线的同志,我要向水磨沟区的区委区政府致敬,这事是他们张罗起来的。我们知道文化发展一靠文化事业,二靠文化产业,两者比翼齐飞,我们的文化才能发展。我曾经说过,我们新疆的文化事业不比内地弱,如果将来我们在文化发展上,与内地有差距,特别是与东南沿海地区有差距,可能是差在文化产业这一块上。

【11:09:21】韩子勇:

文化产业所需要凝聚的东西更多,它是一种文化和经济的结合,是"灵"与"肉"的结合,是古老的传统的文化样式和现代生活的结合,最体现体制机制的转型。 目前来看,国有文化事业单位,怎样适应市场经济的环境,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严峻课题。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如果文化产业发展起来了,就会形成一个"倒逼机制",逼迫我们的文化事业单位更快的适应市场经济环境。"七坊街"文化创业产业园区目前还刚起步,需要大家方方面面的支持,需要大家一起捧场,需要使它一点点的壮大。它还是一个孩子,活蹦乱跳,但可能流着鼻涕,走路摇摇晃晃,有时候还有点不太听话,就是小孩嘛。这个时候需要我们的宽容、包容、培育,尽快使它成长壮大。

【11:11:47】韩子勇:

新疆应该有这么一个文化创新的环境,首先应该是在乌鲁木齐这个城市。我说乌鲁木齐,如果从北京、上海向西看,乌鲁木齐是一个边疆城市,如果从乌鲁木齐再往西看四、五千里,乌鲁木齐就是是一个非常大的城池,是亚洲腹地的一个大城市,它完全具备了辐射周边的这种能力。所以,我说它是我们祖国的边城,它也是中亚的大城市。应该有这样的一种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辐射力,向周边的辐射。

【11:12:01】主持人:

您刚才说道的"七坊街",也是我们非常大胆的一次尝试,我觉得只有不断的尝试才能使新疆的文化不断的发展。

【11:12:26】韩子勇:

这样的尝试已经积累了很多。前几年,在我们自治区图书馆也腾出了一个地方搞了一个"图书馆魅影"美术展厅,就是让我们社会上的自由画家,在他们的起步阶段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暂时的平台,经济门槛非常低,不收任何费用。这几年新疆的文化创意很多,有的正在实施,像《梦幻楼兰》,布尔津的《梦幻喀纳斯》。现在正准备在喀纳斯景区搞一个《恰秀喀纳斯》的实景演出。包括在喀什、天池也有一些想法。
我想我们新疆的文化产业搞好了,比如说我们文化演出搞好了,也可以改善外地游客到新疆,一到晚上就是喝喝酒的问题。我们有了演出,可以少喝一点,多看一点,这样让生活更加丰富,让精神更加愉快,让我们新疆的气质、魅力、风采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和游客。

【11:12:43】主持人:

我想文化产业的发展,也是带动一个地域经济非常好的手段和方式,是吗?

【11:13:08】韩子勇:

严格的说,按照我的理解,创意产业应该是目前世界上最棒、最挣钱、最朝阳的一个产业。大家都读过狄更斯的《雾都孤儿》,大家知道伦敦在工业革命时期大量烧煤造成的空气污染,雾都并不是一个美名,是污染的结果。但是,前几年我去伦敦,是蓝天白云,为什么呢?因为它的加工业没有了,它完全是在做品牌、在做设计、在做创意,用这个来支撑经济。我们过去对社会生活、社会生产领域的分类,限制了我们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和思考。把物质生产、文化生产、社会管理等等这些问题分类来看。这样是不行的,实际上文化创意产业是打通经济和文化的桥梁,你也叫它"混合产业"。因此好的经济形态、好的经济发展模式,甚至说是好的社会管理,一定是包含了大量的创意和智慧。

【11:14:01】主持人:

众所周知,新疆是地理位置比较偏远,经济也相对滞后,这些客观条件多少会阻碍和制约新疆文化产业的发展以及新疆民族文化和传统文化的传播,我们该怎样在丰富新疆本土文化方面有一些作为呢?

【11:16:36】韩子勇:

地理位置比较偏远,这个没有办法纠正。我们要在这里扎下根,把它建设的更美好,使这个偏僻之地变成繁荣之地,使它变得大家都爱来、都喜欢来、都很热爱的一个地方。地理位置的偏远肯定会在某种程度上制约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在对"偏远"进行分析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有很多突破"偏远"的方式。比方说在互联网时代,地球是平的,大家都处在同一个虚拟空间,不存在偏远不偏远的问题。现代交通体系,也在打破这种地理制约。我们知道兰新线要修高等级的客运专线,将来从乌鲁木齐到北京也就是八、九个小时。我想随着新疆的大开发,新疆会越来越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使它惊世的美丽,使它非常好的前景,彻底展现出来。

【11:17:38】韩子勇:

新疆的文化产品要"走出去",因为地理位置,成本相对比较大。比方说去内地演出,有一个运输成本的问题,人的运输、道具的运输、灯光音响设备的运输,都要多花一些钱。出版社出了一本书,也有一个发行成本的问题。这种成本的相对昂贵,要求我们把内容做的更加精采,才能得以弥补。真正的好东西,是可以突破"偏僻"、传播很远,使人人都喜欢。

【11:18:30】主持人:

韩书记,说到文化产业,我想它最终是需要文化人来创造和发展的,那我们新疆在这个文化人才队伍建设和发展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呢?

【11:20:42】韩子勇:

文化产业方面吗?不是光靠文化人就能完成。文化人在文化产业中只是一个方面,文化产业这台戏光靠文化人是唱不好的。文化产业需要懂文化的战略投资者,就是需要新一代的战略投资者,对文化有感觉、有感情、也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能够看到这一块前景。同时,还需要新型的文化产业管理者。战略投资者他不一定亲自去管理,他做了决策,东西出来以后,产品项目的运营,需要特殊人材。这样的文化产业管理者也是特别缺乏的。不光新疆缺,内地也缺。就是既熟悉经济的规律,又熟悉文化的规律,还有市场操作经验,还有丰富的管理知识,这种人才特别短缺。我们现在文化事业的人才队伍里面,可能会冒出一些能够进行转型的人,但是总体上来说,这需要市场来进行检验和衡量。

【11:21:11】韩子勇:

文化产业的战略投资者、管理和运营的人、基本队伍,都需要市场来呼唤,通过市场培育。作为文化行政部门,要培育这个市场,规范这个市场,壮大和发展这个市场,也正是因为如此,像"七坊街",还有其他的文化创意产业项目,我们都愿意积极的推动。有些事情是做了才知道,开始做起来才会出现这方面的人才,大家才能找到能做这个事情的人,就会推出一批能做这个事业的人。

【11:22:34】韩子勇:

大家都知道,过去在发展经济的初期,各地都搞了很多开发区,都在进行招商引资,有时候是党政主要领导亲自上阵进行招商引资,然后又推出了很多的税收减免政策,甚至把厂房盖好,无偿划拨土地,引进投资者。我们现在发展文化产业,就光靠一句空话行吗?需要在土地、税收方面有特殊的优惠,要有相应的政策体系。中央和国务院也推出了一些扶持文化产业的政策,但我觉得随着文化产业的发展,还需要配套出台一些更深层次的政策,这一块才能发展起来。因为文化产业的风险,远比一般领域要大。一般的经济领域,一般的产品,生产出来卖不动可以降价,总之还是有用的。

【11:24:15】韩子勇:

如果文化产品不受市场欢迎,那么你的投资会真正的打了水漂,忙活半天,投入精力,付出智慧,可能是一场空。像《芝加哥》、《猫剧》、《剧院魅影》等等,影响很大,获利很多,一演就是几十年,这是成功的产品,在这些产品的背后,还有大量失败的东西,首演时就愁云惨淡,没人感兴趣,钱就打了水漂。文化产业的竞争和市场是很残酷的,文化产品为心灵服务,心灵的奥秘是最难解的。因此,国内外都是如此,风险高,回报也高。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有一个机制,降低它的风险,降低它的成本,使文化产业的战略投资者原意试一把。包括动漫,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但是动漫你做不好,你花了很多钱最后可能没有任何的收益。我觉得这一块需要体制、机制和政策上有多种的支持才行。

【11:24:30】主持人:

韩书记,说到文化产业的发展,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一定会出现一些新的文化表现的形式,还有我们刚才提到的文化创意,这些新的文化表现形式,会对传统文化造成冲击和影响吗?

【11:26:25】韩子勇:

我想是不会的。我是这样理解的,在人类漫长的发展进程中,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与这些生活方式相关的文化形态、文化样式,不断演变、繁衍、替代。我们人类的历史发展中,丢掉了多少东西呀!但可能丢的是一种形式,留的是一种基因,基因不会丢。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传统的戏曲目前不太景气,但是传统戏曲曾经养育过中华民族。过去的农民多不识字,但你不能简单说农民没有文化,他的观念、品质、行为方式,靠什么来培养?就是靠传统戏曲、说书人、家族宗祠来完成的。

【11:30:03】韩子勇:

像今天的游牧民族实现定居了,唱牧歌的可能就少了,过去拉纤的,唱"川江号子",现在都是汽轮,就没人在江边唱"川江号子"了。这些东西在现实生活中消失了,但是我们可以作为一种文化样式保护下来。同时这些东西也可以作为基因传递到新的文化样式里面去。就像母亲一样,母亲没有了,但孩子留下了。所以说,我们不能奢望有一种文化样式能够千秋万代、永远存活下去,这不符合马克思的辩证法。事物总是推陈出新,但新的里面有过去的优秀基因。

【11:31:05】韩子勇:

伴随着现代化的过程,新老交替无法阻挡,传统文化也会跟着发生变化,会出现转型。可能有一些需要我们很好的保护下来,有一些好的东西,会附着在新的文化样式上,比如附着于网络上,附着于新的文化业态上,它不会死守在一个地方,它会一环一环的发展下去,形态有改变,但灵魂还在。

【11:31:25】主持人:

韩书记,您觉得我们新疆的文化事业该如何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在全国乃至世界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呢?

【11:31:45】韩子勇:

我觉得要提高新疆文化的竞争力,一靠实践,二靠学习。实践,就是我们要多生产一些文化产品,多让这些产品在市场中经受检验,很多东西不经过是不知道的,文化艺术的实践更是如此。要有充足的实践机会,如果一个演员一个星期不演戏、一个月不演戏,我觉得就很难受,觉得他没有实践的机会,这怎么能行呢?他每一天都应该在舞台上才对。再一个就是学习,学习一切优秀的东西为我所用。

【11:32:34】韩子勇:

文化上好的、优秀的东西,往往是"混血"的。音乐杂技剧《你好,阿凡提》,你可能会看到一些百老汇的影子,通俗音乐的影子,民族音乐的影子,这就是学习,它是一种融汇。美在边缘,在一个事物和一个事物的边缘,在一种分类与另一种分类的边缘,在一种分工和另一种分工的边缘。这就是跨地域、跨文化、跨民族的相互学习。我们生活在新疆,最大的幸福是我们有这么多民族的文化可以供我们欣赏、学习。绝对不会出现审美疲劳,永远有新鲜的东西,永远有你不知道的东西,把这些东西学到手,就会丰富我们自己。所以说,一靠实践,二靠学习,这样就会提高我们文化产品的竞争力。

【11:34:11】主持人:

韩书记,我们知道您本人也是一个文化名人,您能不能谈一下您对文化内涵的理解吗?

【11:35:05】韩子勇:

简单地说,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它有本能的一面,这一面大部分和物质需求有关,衣食住行等等。另外,人是有心灵的,有心灵的需要,这就是我们的文化。衣食住行是物质的需要,但物质的需要最好以文化的形式来实现,这个东西我需要它,但还我觉得它应该更美一些。就像食品,我需要,如果美的话,会更享受。文化的需要,体现在各个方面。在制度方面,有制度文化;人的成长需要教育来完成,教育也是一个方面;还有哲学、社会科学、文化艺术。一个人生下来,只是一种动物的形态,要使他成为一个有灵魂的人、有文化的人,靠的是教育,靠的是文化。渐渐地,这个动物似的小孩子,就懂事了,知书达礼了,有同情心了,成家立业了,事业也越来越上路,完成这一切,靠的是文化和教育。

【11:35:39】韩子勇:

身体的成长,到了十多岁,就渐渐成年了,但是他精神的成长,可能伴随终生。有的人到了晚年还能够创作出那么好的东西,就是因为他的精神在不断的壮大、成长。肉体的衰微丝毫没有影响他心灵和精神的继续壮大。人,无非就是灵与肉,就是处理好物质和文化的需求,建设一个美好的物质世界和文化世界。

【11:35:58】主持人:

韩书记您从小是生活在兵团的一个团场里,您能谈一下我们新疆在兵地文化融合的发展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吗?

【11:37:34】韩子勇:

新疆的文化事业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各民族的相互学习,当然也包括兵地文化的相互融合和学习。比方兵团歌舞团,民族演员、民族歌舞都非常多,就是学习了新疆各民族的文化,特别是民族文化。自治区的文艺团体中,也有很多同志来自于兵团。当时的支援边疆也包括文化支援,像走"达瓦孜"的阿迪力,他的师傅就有汉族。再像周吉先生,他是一个上海人,到新疆后学会了维吾尔语,深入了解新疆各民族的文化,为民族文化奋斗了一生。六十年来,我们每一步重大文艺作品、每一项重大文化保护工程,都是各民族专家共同完成的。新疆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各民族文化的大团结,各民族文化的相互促进,各民族文化的相互学习。

【11:39:27】韩子勇:

什么时候,我们新疆文化的相互学习更好了,团结的更好了,融汇的更好了,新疆的文化就会发展的更好。固步自封没有希望,我作为一个新疆的汉族人要热爱、研究、学习民族文化,为它奋斗终生,因为这是中华文化宝库中不可或缺的瑰宝。在这个过程中,要把好的理念,好的方法,好的形态,传递到民族文化当中,实现传统民族文化的现代化转型。发展就是相互学习,在学习中发展,在发展中学习。这一点对新疆文化特别重要。

【11:39:58】主持人:

韩书记,跟您聊了那么多新疆文化方方面面的情况,我们的网友对您本人的经历也非常感兴趣,您出过很多的著作,还获得过"鲁迅文学奖",您能不能聊一下您是怎么样走上这条道路的?

【11:41:01】韩子勇:

过去在团场上,能够看到的书非常少,后来上大学,书比以前多多了,应该说是如饥似渴。那个时期,培养了我对书籍终生的喜爱。因为书籍匮乏,突然又有那么多书,我觉得自己一辈子都看不完。我当时上的是政治系,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渐渐地对人文的东西感兴趣一些。自己也逐渐写一点诗,写一点文学评论,写一点散文。目前出了八、九本书,获得过第二届"鲁迅文学奖"。我想,写作也好,包括获奖的这本书,我都应该感谢新疆这块土地。

【11:44:11】韩子勇:

是这块土地给了我灵感,给了我独特的观察问题的视角,也给了我写作的方向,到现在为止都是如此。我越来越觉得要脚踏实地,要扎根。即使在戈壁滩上,我们也要扎根,像红柳那样,十公分的地方没有水分,就扎到二十公分,二十公分的土地没有水分,就扎到更深的地里。红柳的根系远比它露在外面的枝叶大的多,这样它才能活下来。新疆,除了壮美的自然地理景观,勤劳的各族人民,还有一个文化的新疆,同样云蒸霞蔚、流光溢彩。像《木卡姆》、"达瓦孜"、"麦西来甫"、《玛纳斯》、《江格尔》等等,就像我们文化版图上的天山、昆仑山、阿勒泰山,无比丰富的文化资源,是一个比新疆地域面积更大的文化的新疆。

【11:45:23】韩子勇:

新疆的文化资源之丰富,全国少有。如果我们利用得好、开发得好,会转化成巨大的精神财富,会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我们现在做的仅是一点点,所以说新疆的大开发,包括文化资源的大开发,要开发好、利用好、引导好。你刚才说的因为地理上的偏僻,很多东西都不为人知。正因为如此,我们开发好了,作出非常精制的产品,就会引起全国的关注。王洛宾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的利用了新疆文化资源的大师。周吉同志,也是很好地挖掘和保护了新疆文化资源的人。还有"高空王子"阿迪力,过去是走大绳,现在是跨山过河的"高空钢丝"。舞蹈家迪丽娜尔也是如此。像我们的画家克里木,油画画得非常好,非常有特点。

【11:47:58】韩子勇:

对每一个画家来说,面前都是一个画布,都是一罐一罐的油彩,都是一支支画笔,但是画出什么,最终取决于他对文化的理解。能够把对这个地方的理解投入到色彩当中,投入到构图当中,投入到一笔一笔的描绘当中,这样的画才精彩。因为通过这样一块小小的画布,展现了一个民族的灵魂。我想在新疆做文化工作,做教育工作,包括做传媒工作,都要具备这样一种文化的背景、气质、魅力和风采,作为你最终的支撑,你就会做出自己的特点来,做出自己的个性来,甚至做出自己的品质来,你会得到成长。

【11:48:11】主持人:

韩书记在今天节目的最后,您对广大的从事以文化事业的,以及我们的网友说出你最想说出的一句话。

【11:48:32】韩子勇:

我有一本书,叫《深处的漫游》。我们新疆,就是我们中国的深处。网友们、文化工作者、各行各业的人,都应该向文明的深处去走,向各民族心灵的深处去走,向时代生活的深处去走,找出最本质、最精彩、最感人的东西。这样对自己是一种享受,对事业是一种丰富。

【11:48:47】主持人:

今天通过跟韩书记的交流,我们的网友们对新疆的文化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和体会,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我们新疆的传统文化和民族文化,在此也非常的感谢韩书记来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

【16:43:02】嘉宾掠影:

韩子勇近影

韩子勇在海边留影

韩子勇与少数民族儿童合影留念

韩子勇近影

韩子勇随中国文化厅长考察团英法之行留影

 

打印本页』 『 』 『复制本文链接』『Email推荐: 』 『关闭窗口

嘉宾简介

韩子勇,汉族,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党组书记。 1962年生于新疆某团场。主要从事评论和随笔的写作,著有《当代的耐心》(新疆人民出版社)、《边疆的目光》(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西部:边远省份的文学写作》(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文学的风土》(新疆人民出版社)、《木卡姆:巨灵如风吹过》(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曾获全国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