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德芬:一心向党 奔赴边疆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1-04-05

1952年,薛德芬的军装照。

2017年,薛德芬在阅读《兵团日报》。据本报资料库

●刘清香 口述 兵团日报记者 刘美惠子 整理

我的母亲薛德芬出生于山东省莱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家里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家中靠种地维持生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村里成立了农会、妇救会、青年团等组织,还开办了夜校,母亲在夜校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还参加了青年团、民兵和妇救会,并担任青年团组织委员,负责召集青年开会、学习政治、军事操练、站岗放哨等工作,其余时间,他们给八路军做军装、磨军粮,帮助军烈属挑水、送柴、种地。

1947年10月10日,母亲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她常自豪地说:“共产党让我对人生有了全新的认识,参加共产党我感到无上光荣。”入党后,母亲工作更加积极,一边要种好家里的地,一边还要为村里的工作跑前跑后,虽然每天很忙很累,但心里感到很充实。

1952年,新疆军区到山东招女兵,母亲积极报名参军。那时,亲友都劝她。身为一名共产党员,母亲觉得为祖国边疆建设贡献一份力量是特别光荣的事情。后经体检、政审,母亲被批准参军了。

1952年6月6日,母亲和战友们从山东省高密县坐火车前往新疆,经过数日旅程,到达甘肃兰州。在兰州休息了两天后,她们又匆匆赶往阿勒泰。到达阿勒泰后,母亲和19名战友被分配到骑兵七师二十一团,驻扎在富蕴县。

母亲被分到二十一团医院工作。医院当时没有房子,母亲和战友们就自己动手挖地窝子住,病人则住在搭建的帐篷里。后来条件稍微好一些,医院就租富蕴县老乡的房子当病房。

母亲说:“1952年的冬天,富蕴县最低温度在零下40摄氏度。把毛衣、棉衣、皮大衣全穿在身上,脚上再套上毡筒,还是觉得冷。房子里冷得像冰窖,晚上睡觉,铺上两层褥子,盖上两床被子,还要再盖两件大衣。遇到下大雪时,一夜能下四五十厘米厚,早晨起来连门都推不开。” 环境艰苦,有的人心里开始打退堂鼓,想回家。“我是她们中年龄较大的,又是党员,我就给她们做思想工作,从生活工作等方面关心她们、鼓励她们,她们都亲切地叫我‘姐姐’。”

在富蕴县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后,组织上问母亲愿不愿意从事护士工作,母亲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在这之前母亲从未接触过护理工作,也没受过专业的医学知识培训,每天早上上班前,她都认真听老医生、护士讲解护理知识。上班时,边学边干,一有时间就向护理经验丰富的护士请教。由于好学,她进步很快。

1955年,一部分驻疆部队转业,母亲也由军人变成了职工,继续在医院工作。那时,她不仅要护理病人,还要打扫病房卫生、帮助病人打水、洗脸、喂饭、倒便盆、洗衣服等,冬天要生炉子。虽然工作量大、责任重,但母亲从不觉得累,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母亲说:“那时日子虽苦,但我从未后悔过,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别的护士家中有事,我就把他们的活干了,虽然自己累点苦点,但能帮助同事,为病人减轻痛苦,我心里很高兴。”

1956年,母亲被调到建筑单位工作,任务是挖地基、筛砂石料、拌混凝土、刷油漆等。无论在什么岗位、无论从事什么工作,母亲都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保证质量按时完成任务。冬天,她被抽调到矿山队挖矿,每天起早贪黑,埋头苦干,很多人经不住寒冷不去上班,她却一直坚持到最后完成任务。

1964年8月,母亲所在的单位解散,人员分流,她被调到工一师阜北农场(现二二二团)医院工作,母亲任妇外科护士长,一干就是近20年。

母亲获得过许多荣誉,她多次被评为二二二团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并于1983年被原国家民委、劳动人事部、中国科协授予在少数民族地区长期从事科技工作荣誉证书,1985年被自治区党委和人民政府授予在新疆工作30年荣誉证书,1986年被原卫生部授予从事护理工作30年荣誉证书。

“来到新疆,扎根兵团,这辈子值了。”母亲对我说,兵团改变了她的命运,她为自己是一名山东女兵、军垦战士、戈壁母亲而骄傲。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94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