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兵团“非遗”之新疆曲子戏

作者: 张琳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1-03-14

曲韵流芳 传唱百年

——探寻兵团“非遗”之新疆曲子戏

兵团非遗传承人杨培才、辛克文:

让新疆曲子戏代代相传

2月25日傍晚,记者走进六师红旗农场文化中心,听到一阵新疆曲子戏悠扬婉转的旋律。原来是新疆曲子戏红旗农场自乐班的演员在表演节目,他们有的脸上画着妆,有的弹着手中的三弦。掌声与欢笑声此起彼伏,给农场营造了欢乐的氛围。

记者驻足观赏,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声响,演员们卖力地吹拉弹唱起来,拿出的都是看家本领。敲锣打鼓的坐在一边,常用乐器有包鼓、干鼓、镲等,称作武场;吹拉弹的坐在另一边,常用乐器有三弦、二胡等,加上站在中间的唱者,合称为文场。文场、武场必须协调统一,如若出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会影响新疆曲子戏的演唱效果。

只见,其中一位老人手持一把二胡,眯着双眼,嘴唇微动,轻声哼唱,演奏那首曲子多年,对唱词早已了然于胸。他全神贯注于双手,仿佛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了指节上。他的双腿节奏分明地抖动着,那是在和着节拍。琴响人动,演奏者与琴融为一体。而听者,或许不能听懂唱词的意思,欢快的节奏却让整个身心都舒展开来。

那位老人叫杨培才,今年85岁,是新疆曲子戏第四代传承人。

一曲唱罢,杨培才坐下呷了一口茶,若有所思地说:“要了解新疆曲子戏,还得从我们先人说起。”

杨培才于1919年随父亲从奇台迁徙至此。当时陕西、山西、甘肃、青海等地的灾民“走西口”(这里的“西口”指嘉峪关),带来的还有各地的戏曲。陕西的秦腔、甘肃回民的花儿、兰州大鼓戏、陕西甘肃两地的眉户戏、青海赋子戏等,各地人的各种唱腔融合在一起,再添加一些维吾尔族民歌元素,经过多年的融合,逐渐形成了共同的文化习俗和演唱风格,最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新疆曲子戏。

杨培才手中的那把三弦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是从他爷爷那辈传下来的。说起小时候学弹三弦、学唱新疆曲子戏的事,杨培才还记得很清楚。

杨培才说,他爷爷是个三弦好手,他父亲杨殿元把这门手艺传承下来,并且学会了做三弦。

用吊葫芦和榆木杆做琴身的材料,但弦子要到很远的地方才能买到,并且价格不菲,所以他父亲不经常让杨培才碰琴。

每到冬闲,邻居间相互串门,坐在炕上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就唱起了新疆曲子戏。通过这样“灌耳音”,他渐渐学会了唱新疆曲子戏。

“我从三四岁就听爷爷弹三弦,后来父亲、叔叔也弹三弦、拉胡琴,耳濡目染,我听会了很多曲调,到十几岁就学会了拉胡琴、吹笛子,偶尔也上台表演一下。”杨培才说。

1995年,退休后的杨培才和一些老艺人经常聚到一起,吹拉弹唱。因为志趣相投,杨培才和农场职工辛克文一起发起成立了新疆曲子戏红旗农场自乐班。杨培才和辛克文合作多年,颇有默契,在红旗农场被誉为新疆曲子戏表演的“黄金搭档”。

因为有共同爱好,他俩经常凑到一起研究新疆曲子戏。在这一过程中,杨培才发现多段新疆曲子戏都不完整,在唱词方面,有的唱词颠三倒四,有的唱词低级庸俗;在唱调方面,同样的一段戏,几名新疆曲子戏爱好者的唱调都不相同,他们还各有各的说法,时常争执不下。这些问题,都不利于新疆曲子戏的推广和传承。出于对新疆曲子戏的热爱,杨培才萌发了整理、抢救新疆曲子戏的想法。

为了方便谱曲创作,杨培才学会了使用电脑。凭着一股劲,他用3年的时间,搜集、挖掘、整理了本戏越调类32处、平调类38个折子和段子,共有20多万字。

后来,他新编了十几部折子戏,大多是反映农场的人和事、宣传歌颂党的惠民政策和职工群众的幸福生活。

就在大家唱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新的问题出现了。杨培才发现大家在唱调上经常跑调,甚至造成混乱。他意识到,整理的唱词如果没有曲谱统领,就等于一堆烂纸。“唱词好比是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珍珠、玛瑙,而曲谱就好比是一根特别美丽、价值连城的绳子,把这些大小珠子用这根绳子串起来,它的身价就不一样了,它就不叫曲本子了,而是叫《新疆曲子集》。”杨培才说。

杨培才没上过一天学,他从小放羊、放牛,15岁时开始犁地。没进过学校,他却知道读书识字的好处。为了识字,他晚上听老人说《三国演义》,白天放牛的时候对照着书认真记字、认字。

认字难,学谱就更难了。杨培才狠下决心,从零开始学习乐理知识。他买了很多乐理书籍,向老师请教,经过1年多的刻苦钻研,基本掌握了乐理知识。

杨培才用笛子把握着音准,一遍两遍,甚至几十遍地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1997年,他将创作的曲子全部配上了曲调,这些调子共计111首。

如今,这种口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终于能以文字和乐谱的形式永久地流传。虽然杨培才的眼花了,听力下降了,手也有些颤了,可他心里却是踏实的。

辛克文是新疆曲子戏的传承人,他唱的新疆曲子戏《小放牛》在西至昌吉,东到奇台一带非常有名,每次演出,人们都会吆喝着:“辛师傅,《小放牛》来一个。”在戏台上的他能蹦能跳,动作滑稽,语言幽默。只见台上是你方唱罢退一步,他上前唱一曲。在这来往之间、进退之间,他把新疆曲子戏的指法、身法、步法、唱腔表现得淋漓尽致,时而让人捧腹大笑,时而让人扼腕叹息,时而让人欢快激昂,时而让人悲从中来。

在杨培才及辛克文等人的指导和带动下,农场很多职工都成了新疆曲子戏的“演员”。他们还创作了《红旗农场好地方》等反映农场变化的曲目。在不断创新的基础上,他们加强自身学习,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创新曲目。

如今,职工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为曲子戏班提供了更多的创作素材。杨培才在广泛征求曲子戏班演员的意见后,经过一周的撰词谱曲,创作了《岁月如歌谱新篇》曲目,此曲唱腔优美、娓娓动听,唱词深入浅出、贴近群众、贴近生活,成为曲子戏班演员的最爱。

截至目前,红旗农场曲子戏班已有100多名演员。近年,曲子戏班在春、冬两季每周都会在该场职工文化活动室排练节目,夏、秋两季每晚在该场广场文化长廊内演出2小时,他们的表演时常吸引着众多职工群众驻足观看。

新疆曲子戏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来,该场党委十分重视新疆曲子戏的传承和保护,为曲子戏班提供了专门的排练演出场地,购置了服装、道具等,为新疆曲子戏的传承创新提供了物质保证。

杨培才说,在他的有生之年,要将新疆曲子戏很好地保护与传承下去。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08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