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间地头迸发生产力——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后的七师见闻(上)

作者: 沈元赓 张西安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9-10-26

10月21日,七师一二八团种植户在采摘骏枣。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实施后,激发了职工群众自主经营的积极性,骏枣、山药、芦笋、枸杞、灵芝等特色种植遍地开花,增加了职工收入。张西安 摄

10月16日,七师一二八团轧花厂门口,大大小小七八辆车排着队有序进厂,轧花厂里,团场发改科、农业科、连队“两委”、职工代表组成的工作小组,全程参与棉花交售加工过程。这一天,一二八团十七连职工王佳楠棉花采收完毕,问价三家后,他最终把棉花卖到了这里。“路程近、拉运费便宜,有职工代表全程参与验花,交到这里放心。”王佳楠对今年的棉花售卖比较满意。

或追求价格、或追求安稳,今年的棉花销售,职工选择多种多样。2018年,兵团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全面推开,随着改革措施的落实,农业生产力得到彻底解放。秋收时节,行走在兵团基层团场连队,改革的故事、丰收的故事听不完。实践证明,兵团深化改革给连队带来了一系列深刻变化,广大职工群众受益实实在在,获得感实实在在。

“沙地王”又回来了

今年,一二七团十一连职工魏来信家的棉花籽棉单产达到了509公斤,比2018年增加40多公斤。同时,2018年的棉花质量奖也发放到手中,魏来信今年稳赚了。

种地将近40年了,过去的几十年里,魏来信一直承包沙性土壤的土地种植棉花,因为土地侍弄得好,被连队职工们称为“沙地王”。

沙性土壤的土地“春天看苗壮,秋天看铃稀”,职工们公认这类土地保水保肥性比较差,后劲不足。当时,为了降低成本,魏来信选择种沙土地,但种来种去,收入却不咋样。

高于市场价的农机费和农资费,不够用的平价水,堆放棉花还要交的场地占用费,杂七杂八的费用,高出来的价差都将近500元。

2018年的春天,对于魏来信和七师广大职工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同凡响的春天。这一年春天,七师启动并完成了土地确权,职工真正成了土地的主人,这一年春天,全面取消“五统一”,职工真正成了市场的主体,政策性红利率先释放,500元差价回到了职工手里。

领到红本本的那一刻,魏来信盯着它看了很久。有了证,有了省出来的500元垫底,“沙地王”的本事该显一显。2018年,魏来信从团场的肉牛养殖场购买了300多吨农家肥,施在了地里。“省了化肥钱,还改良了土壤,现在看,单产大幅度提高,品质也达到了‘双30’,这一步是走对了。”魏来信说。

取消“五统一”,品种选择、种植模式选择、良法运用,防虫防灾等方面,魏来信按照连队的指导再加上自己的经验,头一年就不一样。

“现在‘沙地王’实至名归。”十一连党支部书记务圣杰说,来向魏来信请教种植经验的职工也多了起来。

“去年争产量,今年就得既争产量又争质量了。”魏来信听说获得兵团棉花质量奖最高奖励的团场,每公斤棉花奖0.45元,开始摩拳擦掌了。

农机户的“改革”

10月9日下午,一二六团六连职工王峰正开着国庆期间买回来的打秆搂膜一体机在六连128号地,进行打秆搂膜作业。秋收正忙,打秆搂膜一体机轰隆声震耳,本该在自家地里采棉花的职工们凑了过来,在地边评头论足,机器带起的尘土呛得大家不时咳嗽几声。

“王峰,我的地今年打秆搂膜都让你来干。”一名职工看完作业效果后,向王峰邀约。

“嘿,你最快也得到12号了!”王峰笑着说。

王峰是连队的农机大户,以前有一辆大马力机车,还搭配了播种机和打药机,自己种着地的同时经营着这些机械。

“每年到了播种和打药的时候,连队的机务副连长就会把我们农机户叫到一起,统一定好作业费、统一安排作业顺序,职工想跟我约机子都约不上,咱的档期是满的。”以前,农机户不愁没活儿干。

2018年,王峰明显感觉到了压力。“职工想用谁的农机都是自己说了算,谁作业水平高、价钱合适职工才用谁的,再要等着连队给派活,可是等不来了。”

很快,王峰在改革中寻找到了商机。团场综合配套改革实施以来,土地是自己的了,职工养地护地热情高了,同时在连队“两委”的引导下,大家对残膜回收治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了很大的提高,团场也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一家残膜回收厂。

自己有地,所以更知道职工种地的时候有什么难题、更需要什么。“改革前,地不是自己的,年成好了就种,年成不好不想种了地就流转给别人,连队干部磨破嘴皮子宣传残膜治理,根本没人理。现在不一样了,土地是自己的,为了高产,大家想着法儿让土地更肥更好,都抢着要搂膜。”王峰说。

打秆搂膜成了王峰改革的方向。跑了四五家农业机械厂家,看了五六次现场作业,王峰终于花了18万元买了一台在他看来效果最好的打秆搂膜一体机。

自从机器买回来后,连队大多数种植户都找他预约打秆搂膜,为了省时,他提前做好计划,按片区进行作业,每天作业亩数在150亩左右。

“今年来看,市场非常好,估计三年可以回本。”王峰判断。

理事长的秋天

进入秋收时节,一二三团十连职工王向辉迎来了“可以预见”的忙碌。

眼前的事有:采棉花、收残膜、耕地。日程单上近期还有:联系棉花销售、与农资销售企业谈判。来年的大事还有:成立农机合作社、筹备成立滴灌带加工厂……

2018年以前,王向辉只是一名听着连队招呼、按照连队安排埋头种地的职工。这一年他猛然抬头,变成了100多名职工生产经营的主心骨。

“你扯起头,我们全跟你走。”2018年9月,在王向辉家中,一群职工七嘴八舌,讨论着一个问题:成立合作社。

王向辉是连队的能人。有经营头脑、地种得好、能说会道、职工信服。正是看中这些,在大家的推举下,王向辉牵头,带领十连106名职工成立了奎河红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王向辉任理事长。

合作社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社员”的经营模式。“职工抱团了,订单大就有话语权,我代表6000多亩地与哪一家企业去协商、谈判他们都很重视,我们就能选择质优价廉的一级农资代理,这是我们单打独斗实现不了的。”王向辉说。

合作社的成效是明显的。2018年为职工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中间环节,节约成本,减少浪费,实现了利润最大化,实现产值1900多万元。

2019年合作社又与用棉企业“老棉农”达成合作协议,在皮棉销售上拓展新路。

按照王向辉的规划,在种植合作社的基础上,再成立农机合作社,5年内开办滴灌带厂、籽棉加工厂,形成棉花从种到收、从加工到销售的产业链,带动全体社员增收致富。

一二七团十一连山药种植合作社理事长吕瑞的这个秋天“性价比”更高。2018年春天,十一连职工吕瑞牵头组建特色种植合作社,试种山药50亩,亩效益8000元,净收入40万元。吕瑞算了一笔账,种山药比种棉花亩效益多7000元左右。2019年合作社扩大种植面积到139亩,预计总产400余吨,目前已签订销售订单200吨,客商在地头排队等候收购。

无论是带着庞大职工群体往更远处看的王向辉,还是几人抱团出新出奇的吕瑞,合作社的理事长们都是这个秋天收获最大的人之一。把分散的职工有序组织起来,把分散的生产要素规范整合起来,2018年,七师共有合作社91家,较2017年的50家增长82%。

一键分享:
编辑:马梦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53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