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疆、兵团红枣产业的分析与思考(上篇)

作者: 兰玲玲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10-29

从风光到“心悸”

——对新疆、兵团红枣产业的分析与思考(上篇)

10月下旬,南疆各地枣园一片红彤彤,三师四十一团一连职工宋华先有些心焦:红枣成熟了,却没见到几个客商的影子。去年宋华先的红枣“通货”每公斤销售价为5元,今年他预计不会涨多少。

一连党支部书记袁理波介绍,连队有红枣树4000余亩、种植户100余户。去年58%的红枣种植户亩均销售收入在2000元左右,而亩均成本超过1500元,42%的种植户收入持平或亏损。

“2011年红枣每公斤卖到30元,后面几年价格被拦腰‘斩’了好几回……”宋华先说。在距离四十一团不远的巴楚县拍斯吾斯塘村,村民赛米·艾海提也在发愁,今年种植成本增加了,每公斤红枣要卖到6元才能保本,他希望今年红枣收入能与支出持平。

这个时候,在几千公里外的“中国枣乡”陕西佳县,枣农亦在愁苦中。7年前,佳县红枣销售红红火火,但从2016年开始出现严重滞销,2017年依然如此。今年,这个县出现了一种“新产品”——“红枣羊”,即用卖不掉的红枣喂羊,羊肉味道鲜美。

资料显示,一方面,2009年至2017年,我国红枣行业规模复合增长率达到12.3%,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另一方面,受需求、加工、经济等因素影响,近年大量红枣积压,部分区域出现“卖难”现象,红枣主产区新疆尤甚。

红枣之于新疆、兵团,可谓有喜有忧。从“十一五”时期开始,红枣便成为新疆、兵团调优产业结构、壮大南疆区域经济的“主角”。在农业结构调整政策引导和行政推动下,受市场利益驱使,南疆红枣产业发展迅猛。

自治区农业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新疆林果业种植面积达2200余万亩,其中红枣种植面积最大,达到700余万亩;兵团南疆师团红枣种植面积为155万亩,占新疆红枣种植面积的21%、兵团的94%。红枣产业是十年来新疆、兵团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一项重大成果。

枣树长大,产量随之增加。2017年,兵团红枣总产量达到167万吨,产值接近棉花。2014年,淘宝网上发布“双十一”热销零食榜,新疆红枣位列前十,而到2017年则未出现在热销榜单上。这个时候,红枣效益的“拐点”已十分明显。

对此,宋华先早在几年前就感觉到了。自从枣树挂了果,红枣就成为他家的主要收入来源,而这块收入就像一块从水中拿出的海绵,分量由重到轻。

兵团农业局统计数据表明,2006年至2015年,兵团红枣产量年均增长38.4%,但种植户亩收益却在走出一个峰值后呈持续下降趋势。

“2013年,兵团红枣售价达到峰值,然后一路下行,出现‘卖难’现象。按正态分布规律,总体估计2013年高峰期后开始有5%到10%的种植户出现亏损。”新疆农垦科学院林园研究所副所长陈奇凌说。

新疆农业科学院园艺作物研究所红枣种植技术研究员郝庆表示,2012年,新疆林果业进入盛果期,从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后,供需失衡造成枣价不稳,开始不断刷新历史新低。

陈奇凌、郝庆均认为,新疆、兵团与全球农产品市场情况相似,经历了从扩张到需求下降的过程。他们分析,同全国红枣产地一样,新疆、兵团红枣将在今后一个时期维持低价水平。

对此,一师农业局副局长张新龙表示认可。他认为,农产品消费具有稳定性和可预期性,任何地区的超需求增产都会带来价格下跌。新疆、兵团红枣产业正是这一特性的反映。

今年,一师红枣种植面积达67万亩,“卖难”问题同样困扰着这个红枣种植大师。该师副师长苗启华曾一身戎装,手捧红枣,出现在“一亩田”APP开屏页面,通过农产品电商平台向全国采购商推荐红枣。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在一师六团三连,职工李军的枣园挨着张向明的苹果园,面积差不多。今年,张向明卖苹果可赚60多万元,李军的枣园收入则有望由亏转平。李军想把红枣树砍了,又舍不得,连长董娇戍想了个办法,先在枣园套种苹果树,再渐渐把红枣树淘汰掉。今年连队2700亩枣园已有700亩套种苹果树,再过几年,这个连队红枣树将不复存在。

红枣持续低价在今后一个时期成为常态,将影响种植户收入和区域农业经济总量。对此,六团三连已走上转型之路,这是在付出一定代价后的“被动的主动”,这个连队的选择也是新疆、兵团红枣种植区的缩影。人们在思索:红枣产业效益持续走低,问题出在哪里?如何让产业重振雄风?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28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