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浪潮,在兵团大地奔涌不息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8-29

绿色浪潮,在兵团大地奔涌不息

——兵团生态文明建设的观察与思考

700万吨垃圾有多少?一件件摊平开来,至少占据14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相当于新疆总面积的84%。经过八师石河子市环卫工人16年5840天的奋战,竟被改造成了土壤,滋生出20多万株树木花卉、960多亩绿化面积,日造氧量4万多吨。

8月17日,兵团媒体对八师石河子市生态文明建设范例——玛河垃圾场“逆袭”为城市“绿肺”的新闻报道,让玛河生态公园连同兵团生态卫士的形象闯进了大家的视野,在舆论场上掀起不小的涟漪。

玛河流畔,绿水微澜、红莲映日;情人坡上,山色空蒙、移步换景……玛河公园的生态样本,只是兵团人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行走在绿色发展大道上所“种”出的一处风景;是兵团几代人以舍我其谁的决心和勇气,担当起新疆生态卫士职责的一个缩影。

绿色的奇迹

当节气摆脱了盛夏,秋风过境,塔里木盆地的空气变得甜香起来。

粉红的苹果、火红的石榴、鹅黄的香梨、金黄的蜜瓜、翠绿的葡萄……沙海之畔的秋波中,色彩在肆意摇曳狂欢。

这浓烈的色彩,是绿色哺育出来的“孩子”,冰雪听了它的感召,化水汹涌而下,颠覆了沙漠与天空,这是生命之火的狂欢!

这狂欢,来之不易。

新疆,我国沙尘暴的主要发源地之一,是我国沙化土地面积最大、分布最广、风沙危害最严重的省区。截至2014年年底,新疆荒漠化土地107.06万平方公里,占新疆土地总面积的64.31%。

在这里开展防沙治沙工作,是一场关系国家生态安全大局和可持续发展的“硬仗”。

这一仗,只能赢、不能输。

1954年10月,一支充满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理想主义的队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这里诞生,他们在担负起屯垦戍边历史使命的同时,也迈开了“逐绿”的铿锵步伐。

兵团成立60周年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出台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历史与发展》白皮书指出:兵团多数团场建在沙漠边缘和边境沿线,是抵御风沙袭击、保护新疆绿洲的第一道屏障。

早在兵团成立时,兵团就提出了“边开荒、边生产、边植树”的方针。进入上世纪60年代,兵团林业发展十分迅速,防护林建设已闻名疆内外。

1963年,自治区党委提出了“兵团方向、公社特点、全面规划、逐步实现”的口号,号召学习兵团的“五好”建设,其中就包括做好林带建设,成为新疆生态建设的先行者。

上世纪60年代,美国从卫星上发现,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突然出现一条长长的黑线。原来,这是军垦战士在沙漠边缘植成的树墙,阻挡风沙对农田和家园的侵蚀。

朝气蓬勃的绿、连绵起伏的绿、生生不息的绿开始在亘古荒原上无限延展。

喀什,塔克拉玛干、布谷里和托克拉克三大沙漠的中心,常年被风沙浮尘天气所困扰,上世纪80年代中期达到高峰,最多的一年,风沙浮尘天气达到了200多天。

但数据显示,最近7年,喀什地区浮尘天气平均减少了36天,平均降水量逐年增加,达到了100多毫米。

喀什地区环境监测站工程师高向川认为,喀什地区天气变化的原因之一在于塔里木盆地天然植被质量和覆盖度的增加。

“十二五”期间,在国家的支持下,兵团与自治区同步规划、同步启动实施了塔里木盆地周边防沙治沙工程。

目前,在环塔里木盆地的25个团场,生物防沙治沙体系、大型防风基干林防护体系、天然荒漠林封育保护工程初步建成。

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2年前,黄沙渺渺、寸草不生;今天,沙漠染绿、生机盎然。

“有效治理塔克拉玛干沙漠,曾被称为科学狂想、世纪难题。”中国林业科学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丛日春称,塔克拉玛干沙漠生态治理取得重大突破,意味着33万余平方公里的沙漠,三分之一可变绿洲!

这绿色,沁人心脾。

随着植被根系的蔓延起伏,这绿色抱住了沙粒,沉到盆地的最深处,撩拨起干涸已久的地球之心。

随着塔里木河的蜿蜒流淌,这绿色唤醒了河畔的绿洲、胡杨和沙丘,顺流涌入塔里木河下游,化作一条苍翠的墨绿色长城,阻止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与新疆第三大沙漠库姆塔格沙漠的“握手相拥”。

这就是举世闻名的绿色走廊,新疆通往内地的第二条通道,全长473公里。

最危急时,两大沙漠相距只有2公里。

上世纪50年代,二师在这里建起了6个团场。生活在荒漠风口的人们,多么渴望绿色的呵护。

种树,种树,种树。

2001年至今,二师在库姆塔格沙漠边缘,保育了331万亩天然草地、260万亩天然林,种下了64万亩林地,有效地逼退了两大沙漠向前合并120米,筑起了干旱荒漠区的生命通道。

当年,苏联专家断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二师许多团场,如今,沙漠连着棉田,戈壁接着绿荫,早已是树木葱郁,瓜果飘香。

兵团人能逼退塔克拉玛干的沙,也能挡住阿拉山口的风。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阿拉山口每年仅8级以上大风就要刮180多天,五师九〇团就坐落在这“风之王国”的中心。

1983年春天,九〇团三连3万多亩棉田刚刚吐芽,11级大风呼啸盖地,地膜撕裂,席卷着棉苗在半空中厉声哭号,吹涩了职工们的双眼。

“我想挡住阿拉山口的风!”

一个身影站起来,他是该连副连长卢明锡。在大家惊诧的目光中,卢明锡辞去职务,举家搬至阿拉山口,在进风口挖沟渠,架水槽,修涵洞,开沙地,整林床。

地窝子被水淹,他不在乎;碱水苦涩,他咽得下;儿子掉进了水渠险些丧命,他不叫屈。

但1984年4月26日的一夜黑风,妖魔鬼怪一般啃噬了他70亩幼林,卢明锡的眼泪断了线。绝食3天后,卢明锡从床上爬起,重新拿起了铁锹。

“种树也要讲究方法,既然风沙来得快,那我就多浇水多施肥,让树苗子生长的速度比风快。”卢明锡的决心战胜了阿拉山口的风,3年后,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在风声中拔地而起。

30多年来,卢明锡父子俩开垦出100多亩荒地,在阿拉山口风区的荒原上栽种下1万多株树,在他的带动下,九〇团72户职工也前赴后继来到风口前哨,栽树近万亩。

一条长50公里、宽100多米的绿色巨龙,挡住了来自国界山、阿拉套山另一侧的凛冽寒风。

兵团176个农牧团场中,有近90个团场分布在风沙最前沿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近60个团场分布在自然环境恶劣的边境沿线上,还有相当一部分团场在戈壁和盐碱滩中心。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一次次向黄沙宣战,一次次向沙尘进击,兵团人在天山南北的戈壁荒野上挖了数不清的渠道,种了数不清的树苗。从风头水尾天边边,到万顷碧浪环抱沙海,兵团人像树一样,扎下根永不挪窝。

   1 2 3 4 下一页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6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