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 ——昆仑山上的亚克西连长

作者: 韩立群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5-22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

——昆仑山上的亚克西连长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二牧场三连,位于海拔3470米的昆仑山北麓。5月11日,记者来到三连连部。高远苍茫的蓝天下,操场上矗立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连队民兵排着整齐的方队,行进、出拳、喊号。连长刘前东在队前不断发出洪亮的指令。

为国守边,再苦也甜

“我们连管辖着16万亩土地,有37公里的边境线、6.8万亩的草场。连队的52户维吾尔族牧工既是牧民,又是护边员。”刘前东说。

三连连部离场部160公里,是二牧场最偏远、最艰苦、海拔最高的连队之一。连部四周大多为山路,弯多沟深。抬头是突兀的悬崖,低头是不见底的深渊。车身紧贴崖壁,令人倒吸凉气。遇到急雨,泥石流随时可能冲下来。

刘前东自从2013年到这里任连长后,就与这条山路为伴。有一次回场部汇报工作,他乘坐的皮卡车在一段冰面路上突然下滑20多米,万幸的是车子最终贴在路沿石上停住了。

尽管如此,刘前东依然是山路走得最多的人之一。“巡查放牧点是我的重要任务。牧工的生活、牲畜情况、边境安全,要第一时间掌握。”刘前东说。

每天在连队与放牧点之间的山路上穿行,或骑马,或骑摩托车,或步行。

刘前东用不到半年的时间走遍了辖区每一户牧工的家里、每一座羊圈。母羊接羔、羊群转场、防疫接种,他都到第一线去。有时晚上就住在牧工家里。刘前东的维吾尔语很流利,牧工见了他,总有说不完的话。

作为边境连队,刘前东对民兵训练抓得也很紧。“刘连长带领我们,一手抓生产,一手抓稳定。我们都很拥护他。”牧工毛拉艾孜孜·麦提色依提说。

几年的高原生活,刘前东的嘴唇有点发紫,眼睛也充满血丝。“没事,为国守边,再苦也甜。”他说。

群众有难,都会找他

1972年7月,刘前东出生在二牧场五连。刘前东的父母是上世纪60年代的支青。“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对牧场有贡献。”父母亲对刘前东要求很严。

1994年3月,刘前东来到牧场,成为一名与土地打交道的职工。他把心思放在如何种好地上:去莎车园艺场学习果树嫁接技术,培育巴旦杏、桃树、杏树苗圃;去其他团场学习先进的养殖、种植经验,带领大家共同致富。

58岁的苏达·马木提告诉记者:“我那时候刚开始种地,刘前东从播种、除草、打药开始,一点点教给了我们许多农业科学知识。他待人真诚、热情,不怕麻烦。”

2004年5月,刘前东被调到牧场机关工作,先后担任电工、社区班长、社区负责人、社区副主任等职。无论在哪个岗位,他都兢兢业业,谁有困难他都帮。

社区退休老人多,子女大都不在身边。老人们的用电、用水、供暖、安全以及一些家庭琐事,刘前东都揽了下来。“那些日子,他常常晚上12点还回不了家,饭菜热了一次又一次。”妻子潘春红说。

一年冬天,凌晨两点多钟,忙了一天的刘前东刚刚躺下,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爬起来开门一看,原来是退休职工铁米·吾斯曼的妻子。老太太哭着说:“小刘,我们家的房子被水淹了。”

刘前东马上去了她家,关掉阀门,换好配件,又帮老人清理房间积水。直到天亮,总算收拾完了。回到家里,刘前东才发觉自己的鞋湿透了,双脚都冻麻木了。妻子用热水袋暖了许久,他的双脚才渐渐恢复了知觉。

民族团结,过得更好

职工亚森·巴拉提与刘前东,十几年来就像亲兄弟一样。“他教我种地,我教他说维吾尔语。他现在维吾尔语说得好,我有功劳。”亚森·巴拉提笑着说。

亚森·巴拉提还把刘前东介绍给自己的朋友。“我从内心尊敬他、喜欢他。”亚森·巴拉提说。

“在新疆,民族团结是生命线。”刘前东说,大家只有交流、交往、交融,才能干成事、干好事。

刘前东现在一家3口在3个地方,妻子在社区承包土地,女儿跟着奶奶在叶城县上初中。一年到头,团圆不了几天。前段时间,女儿到三连见到了爸爸,高兴得跟过节一样。

潘春红从湖北过来嫁给刘前东,10多年来没有一句怨言,“我理解支持他的工作,和他在一起心里很满足。”

这几年,连队变化很大,职工年人均收入从几千元增加到了1.4万元;抗震安居房今年就要住进去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要让牧工们多了解外面的世界,让优质的畜产品卖到更远的地方。”刘前东说,“会有更多屯垦戍边的兵团人过上富庶、文明的新生活。”(原载《人民日报》2017年5月19日6版)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13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