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湘女”惹谁了?

作者: 许庆光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2-10

但凡了解过去那段历史的人,但凡道德良知犹存心底的人,提起“八千湘女上天山”的故事,谁人不翘起大拇指?谁人不眼里噙满泪水?谁人不内心里腾腾升起崇敬感?

然而,近日却有人不顾“八千湘女”及其后人们的内心感受,不顾新中国屯垦戍边的基本历史事实,不顾兵团人“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无私奉献精神,在网上大放厥词,说什么“为他们传宗接代,自己的梦想和才华被当成垃圾一样丢弃”,说什么“最后被强行嫁给毫无感情基础、大她们几十岁的老男人”,说什么“为了让女性就范,无数残忍的决策都会包裹着看似幸福、甜蜜、高尚的糖衣送到大家嘴边”,这是多么的信口雌黄,无不显示出一些人别有用心、居心不良。

上述论调之所以谬误,其一是因为低估了湘妹子人格精神的崇高性。想起上世纪50年代,在党和国家建设新疆的号召下,在“有志青年到新疆去,为祖国大西北贡献青春”口号的感召下,来自三湘四水的湖南妹子胸藏豪情和壮志,告别家乡和亲人,如同注入千里戈壁的一江春水。当时,“军费紧张,我们连着50多天用盐水和着辣椒面下饭;因为没有碾子和石磨,大家只好煮麸皮和玉米充饥;农具紧缺,就自己锻造坎土曼、制作扁担、用芨芨草搓绳子编筐。”回忆起当年的艰难,当年西上天山的湖南妹子谢树仁说,“虽然艰苦,但是值得!”一句“值得”,道出湘妹子当年的选择是无怨无悔,显出湘妹子的大情大爱、至刚至柔,照出“八千湘女”的人格是多么的高大,又照出今天一些抹黑“八千湘女”的人心灵是多么的卑微!

上述论调之所以谬误,其二是因为抹杀了湘妹子爱情婚姻的神圣性。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戈壁滩上,湖南妹子不仅品尝到了劳动果实的甜美,也尝到了爱情果实的甜美。在共同的劳动中,她与他、她们与他们、女人和男人,相识、相知、相爱,自愿结合在一起,温暖了边关的一轮冷月。在几十年的岁月里,湖南妹子同自己心爱的人,共同孕育了后代,共同打下边疆的屯垦戍边伟业,也共同演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故事。网民“童心aa”在回帖中说:“我家一姻亲前辈就是上世纪50年代中期去的新疆。她同村的亲戚是第一批去新疆的湖南女兵,在新疆结婚生活不错,就回老家带了很多女孩过去,大部分现在还在新疆。我姻亲说起这段经历,无怨无悔,庆幸当时的决定。”以身边例子回帖批驳的网民很多。如果不了解这段历史,如果连一个“八千湘女”都没有接触过,有什么资格对前辈的婚姻妄下结论?

上述论调之所以谬误,其三是因为陷入了脱离历史特定环境去评特定历史事件的误区。动员“八千湘女”进疆,一方面主要是为了开发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另一方面也有为部队官兵解决婚姻问题的考虑,难道这种考虑也有错?在某些人眼里,是不是当今一些企业和偏远地区招聘,为了留住男性青年员工同时也招女性青年员工也有错?况且那个时代,湘女和驻地官兵结婚也是以组织介绍和自由恋爱为主,不存在所谓的“配给”。2009年,进疆湘女李明在接受网易采访时提到,“意志力薄弱点的,领导谈过几次话后就同意了。我是自己比较坚持,组织上介绍了三个,我都没有同意,所以才有后面的自由恋爱。组织上还是本着自愿的原则,没有强求。”湘女们开发边疆、建设边疆,与驻地官兵结婚生子,他们的后代也在边疆默默奉献着,成为兵二代、兵三代,没有他(她)们,怎么会有繁荣的新疆?怎么会有安定的边疆?

可以说,“八千湘女”是国家的功臣和英雄,她们的事迹怎能玷污?她们的历史功绩岂能抹煞?

现在一些人却看不到这个大局,看不到这个历史,把这项伟大决策看得庸俗不堪,说到底是犯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毛病。

历史虚无就是对历史当事人最大的伤害。

鲁迅先生曾说过:“事实是毫无情面的东西,它能将空言打得粉碎。”值得庆幸的是,那些“八千湘女”绝大多数都还健在,他们能亲口告诉我们当年所发生的一切。抹黑“八千湘女”的那些人在铁的历史面前,不过是滑稽的跳梁小丑罢了。

 

一键分享:
编辑:李雪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44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