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河子养老服务业:年轻的城里,夕阳也美好

作者: 徐敏 罗全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25

年轻的城里,夕阳也美好

——来自石河子市养老服务业的调查

近来,71岁的王燕林有些惆怅,每次上公园、逛街、去医院,总是被白发苍苍的老人所包围,其中不乏朋友和同事。尽管衰老是时间为人生准备的最后礼物,每个人都无法逃脱,但还是引发了她对“走在人生边上”的思考。

20世纪80年代,王燕林在石河子市《绿风》杂志当编辑。一次,她接待了一批从内地来石河子采风的作家,一位来自上海的儿童文学作家对石河子的描述让她至今难忘:“石河子是座年轻的城,这里的年轻人朝气蓬勃,孩子们像极了一朵朵盛开的鲜花。”

30多年过去了,时光早已在王燕林脸上写满沧桑,美好青春也成为回忆,她开始为老何所依而迷茫。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石河子垦区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2.84%。国际社会通常把65 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7%,作为一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

集体迎接衰老

1969年,24岁的王燕林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到兵团工作。“那时候到处是劳动建设的场景,一张张挂着汗珠的面庞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王燕林回忆道。

如今,石河子依然“年轻”,到处焕发着勃勃生机,但王燕林这批建设者都已老去。

在兵团文化战线工作了大半辈子的王燕林,退休后喜欢到石河子市新华书店看书,经常一待就是一天。她将《红楼梦》《战争与和平》《巴黎圣母院》等中外名著看了个遍,过足了书瘾,感觉又回到了年轻时代。

除了看书,王燕林还喜欢旅游。她去过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家,感受了不同国家的文化。今年夏天,她去了甘肃省的甘南藏族自治州旅游。

“去甘南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远游了。”衰老的身体将一颗年轻的心困在原地,这让王燕林感到很无奈。家住三楼的她过去从未觉得爬楼梯是一件困难的事,如今爬3 层楼她需要休息两次。

老了以后怎么办?大多数年轻人会对这个问题一笑置之,但对于老人来说,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王燕林育有两女,大女儿早已移居澳大利亚,小女儿虽然留在身边,但她和老伴“不愿意拖累孩子”。

“没有办法自理时,我会到养老院去。”王燕林的语气坚定。早在几年前,她就和老伴考察过石河子市内的几所养老服务机构。

“房间里一色的白,像进病房一样。”王燕林坦言,她很难在那样压抑的环境下生活。但是,如果居家养老,小女儿显然不可能24 小时陪护,于是,何去何从成为她和老伴经常讨论的问题。

王燕林和老伴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这批年轻的建设者已经集体老去,如何让他们的晚年生活过得舒心、体面?

为老人打造温暖的“家”

王燕林和小女儿曾谈论过如何养老,在女儿眼里,身体还挺硬朗的父母去养老院生活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但其实几年前,王燕林就患了帕金森氏综合征。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

“做饭时,手抖得把盐撒得满灶台都是,现在吃饭我只好用左手。”女儿们知道母亲患病,但并不了解疾病对母亲生活的影响。

“我完全可以理解孩子们,我的父亲也有帕金森氏综合征,年轻时的我根本不知道父亲当时所承受的痛苦,还常常取笑他。”王燕林给予孩子充分的理解。

过段时间,大女儿将回国探亲,王燕林准备和两个孩子正式谈一谈她和老伴的养老问题。“不管怎样,我和老伴是一定要去养老院度过晚年的。”王燕林十分坚定。

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是人们最朴素的人生愿望。当下,在养老方面,很多老人关心的核心问题是:在有所养、有所依的前提下,养老服务机构是否能够提供他们内心深处渴望的“所乐”。

11月15日,王燕林来到石河子盛世银龄长者公寓考察,在这里,她见到了80岁的刘玲明老人。当时,刘玲明和几位老人正在生活管家的带领下学习歌曲《我向党来唱支歌》,在王燕林看来,他们在这里生活得很快乐。

2001年,老伴去世后刘玲明就独自生活。3年前,她在家中干活时从凳子上摔下来,摔裂了左股骨头。刘玲明有3个孩子,老大虽然退休了但要帮子女照看孩子,老二、老三在外地工作,他们都没法照顾她。孩子们为母亲雇了个保姆,但刘玲明不习惯外人照顾。实在没办法,他们只能把母亲送进养老院。

尽管子女为刘玲明找到了石河子市里条件较好的养老服务机构——盛世银龄长者公寓,但她坚决不去。女儿成茜给刘玲明做了1 个月的工作,刘玲明才勉强同意去看看。“母亲说最多只待1 个月,并且要求我们每天都要去看她。”成茜说。

1个月后,刘玲明没有“如约”离开盛世银龄长者公寓,而是一直住到现在。“我在这里住得很舒服,吃住也很方便,只要儿女们心里惦记着我,不忙时来看看我,我就很开心了。”刘玲明笑着说道。

不断完善生活设施是养老服务机构吸引老人的基础性手段。盛世银龄长者公寓的每间卧室里都有卫生间,24 小时供应热水,床头配有呼叫系统;每个人有单独的衣柜和储物柜。30多位半自理和完全自理的老人居住在这里。

经过采访,记者发现,老人在选择养老服务机构时最关心的不是生活设施,而是能否提供儿女般的关怀和尊重。

“家是港湾,为人提供归属感,充满了人们的回忆。越来越多的老人住进养老服务机构养老是时代使然,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给老人归属感。”盛世银龄长者公寓的创办者孔令媛说。

盛世银龄长者公寓是兵团银龄大家庭养老服务中心的一所养老服务机构,这里开设了插花、乐器、茶艺、摄影、面点等多门课程。“因为种种原因,老人在年轻时放弃了很多,我希望老人能通过学习新的知识,弥补当时的遗憾,找到人生新的支撑点和幸福点。”孔令媛说。

经过10年的发展,目前以银龄为品牌的养老服务机构已经在一师、七师、八师和九师扎下了根,8所养老服务机构共拥有管理人才45名、专业护理人员300多名,床位1000张。除了盛世银龄长者公寓外,目前在石河子垦区还有康顺养老院、一四三团花园养老院等养老服务机构26所,床位3300余张。

日前,中国老龄产业协会理事、国家开放大学社会工作学院执行院长乌丹星教授应邀为兵团养老服务业发展“把脉问诊”。

在兵团之行中,乌丹星参观了石河子盛世银龄长者公寓和五家渠市养老院。“许多‘80’后,甚至‘90’后坚守在养老岗位上,让人很欣慰。”乌丹星说。

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在与大漠戈壁、风沙雨雪的搏斗中,老一辈军垦人奉献了所有。即使老去,他们依然坚守在这片洒满青春与汗水的沃土上。

今年69岁的范炜是石河子市十六中退休的语文教师,她曾和邻居一同参观过一些养老服务机构。“我现在还能生活自理,肯定不会住进养老院的,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来。我挺担心费用问题。”范炜说。

目前,石河子市条件较好的养老服务机构费用较高,对于有退休工资的老人来说问题不大,但是对于一些没有退休工资或者家庭困难的老人来说存在住不起的问题。

截至2015年年底,兵团65岁以上人口36.15万人,占总人口的12.91%。人口老龄化加剧促使兵团党委高度重视养老服务业发展,近年,特别是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兵团将养老服务机构建设、高龄津贴发放等纳入兵团党委为职工群众办的“十件实事”之中,兵团养老服务业发展呈现良好势头。

兵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指出,到2020年,兵团将基本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信息为辅助,规模适度、服务优良、设施齐备、功能完善、布局合理的养老服务体系。兵团每个师(市)要建有一所床位不低于200张,重点团场(城镇)要建一所床位不低于60张的养老服务机构。

“发展养老服务业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老一辈军垦人吃过苦,他们应该过一个幸福的晚年。兵团领导对养老问题高度重视,社会力量也在积极参与,兵团未来的养老问题有希望得到很好的解决。”乌丹星说。

“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不想去养老院生活。”王燕林认为居家养老才是最佳选择,她希望在相关部门的支持、推动下,石河子能尽快成立几所规模较大的居家养老服务专业机构,这些机构能为老人提供家政、送餐等服务。

2204-1.jpg

石河子盛世银龄长者公寓里的老人展示自己的美术作品。

blob.png

石河子盛世银龄长者公寓里的老人在练习书法。

blob.png

刘玲明(右)在石河子盛世银龄长者公寓里过生日。

本文图片均为资料片 由石河子盛世银龄长者公寓提供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8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