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说兵团——收

作者: 张丹琴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25

寒冷的冬日送走繁忙的秋季。虽然时至冬日,但是兵团人还在回味着秋天收获的喜悦。收获的季节,人们总是忙碌着。来到地边,看到那一望无际的棉田,不仅让我回想起几十年前拾棉花的情景:每个人都用头巾将脸捂得严严实实,头戴统一配发的白色棉布帽子,每个人都挎着一个棉布兜,一天到头也不舍得直起腰,去休息一会儿。忙碌或多或少地意味着些许收获的韵味儿吧。一个“收”字包含着兵团人的多少艰辛。

每年中秋节前后,拾棉花工作就陆续开始了。从小生活在南疆的我,对于几十年前农耕的岁月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没有滴灌技术、打埂机、打药机,更没有采棉机,最辛苦的活儿莫过于拾棉花。从小,我就看着父母种棉花,与他们共同经历着棉花从种到收的每一个过程,所以他们那份艰辛也深深地根植于我幼小的心灵。

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每年秋天,拾棉花是我的“必修课”,这是作为兵团子女义不容辞的责任。一到拾棉花的季节,家里人也最为忙碌。那段日子,我活脱脱变成了一个“非洲人”,除了一张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之外,被太阳晒到的皮肤都是黝黑黝黑的。在长时间的拾棉花过程中,手指被棉壳割开了口子,白胶布缠了一层又一层,撕下白胶布的那一刻,我都不忍直视自己的这双手,即便如此,抢收的时间也非常紧张。从8月中旬开始拾棉花,最快也要12月中旬才能结束,前前后后差不多需要4个月的时间,才能彻底将棉花拾完。

如今,在一望无际的棉田里很少看到人头攒动的景象,取代人工劳作的是一台台机器。几十年前那些把人熬得筋疲力尽,手上的都要脱好几层皮的日子已不复存在。现在,只要在棉花上喷洒脱叶剂,采棉机一进地,几十亩地棉花,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能完成任务,“一条龙服务”也是相当到位,采棉机出地,粉秆机、犁地机紧接着进地,职工群众根本就不用像过去那么费劲、那么操心。

秋收结束,忙碌暂时告一段落。兵团各级党委带领职工群众增收致富的活动,又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如五师八十六团职工吕建新利用冬闲时间,带领连队职工成立合作社,搞起了育肥牛养殖,收获不仅是“金元宝”,还有满满的成就感;三师五○团八连阿的姑·热合曼从捡地膜、拔草、拾棉花、采辣椒、摘红枣的零工一步步做起,成为如今远近闻名的劳务输出经纪人,年收入超过10万元;八师石河子市返乡大学毕业生邵彦飞带领团队创立了“石河子微生活”新闻信息发布平台,迅速拥有了超过13万人的用户,日访问量超过20万人次,在全疆同类微信公众号影响力排名前五……“收”,在这个如此生动的字眼儿背后,发生了多少令人为之惊叹的变化:茫茫戈壁变绿洲,从地窝子搬进土坯房,从土坯房搬进砖房,如今又搬进了高楼大厦,从一步一坑的土路到如今柏油马路、高速公路……这一切的一切,承载着多少兵团人流下的汗与泪。

绿草如茵,那是草儿在回报春天。鲜花缤纷,那是花儿在回报阳光。白雪千里,那是雪儿在回报朔风,人们满足的微笑,那是辛勤付出后收获的喜悦。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8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