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上的好连长——记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

作者: 李飞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25

在巍巍的昆仑山上,靠近克什米尔地区,有一个边境连队——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这个连队是兵团最偏远、最艰苦、海拔最高的连队之一,自然环境恶劣。连队的连长今年44岁,名叫刘前东,提起他,当地人都竖大拇指。

“为祖国守好每一寸土地是我的责任”

一座光秃秃的峭壁下,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国旗杆下凹凸不平的土地上,一群维吾尔族牧民在刘前东的带领下正在进行民兵训练,口号声在空幽的山谷里回荡。这些牧民都是民兵,肩负着巡边护边任务,平时放牧就是巡逻,而每周一次的升国旗仪式和训练已是他们多年来的必修课。

刘前东是支青后代,父母都是上世纪60年代进疆的支青,他们把青春和热血都奉献给了这片高原牧场。从小在良好家风的熏陶下,刘前东深知奉献和坚守的内涵,“父亲弥留之际,嘱咐我们将骨灰撒在连队的草场,那一刻起,我真正明白了父亲,我继承了父亲的遗愿,留在他挥洒青春的兵团,留在他血肉相许、魂魄相依的昆仑山。”

刘前东放弃了在外面做生意的机会,在20多岁的美好年华,选择了留在这片高原牧场,从承包土地干起,一步步由场部社区副主任成长为三连连长。

连队辖区有37公里的中印边境线,刘前东对边境线上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块石头都十分熟悉,他在这条边境线上不知往返了多少次。巡边既要防止境外人员渗入,也要阻止境内可疑分子潜出。为了做好防控,他每周都要去牧区排查山洞、空房屋和山沟等隐蔽场所,饿了就吃口馕,渴了就饮雪水。毛驴是他最亲密的伙伴,而毛驴不能到的地方则需要靠双手双脚去攀爬,为此,他的手脚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

一次,多名可疑分子试图从连队的山里越境,闻讯后,刘前东立即组织连队干部和牧民,分头在险峻的大山中进行搜索排查,白天马不停蹄地奔波,晚上就在寒冷的山里和衣而睡,行动持续了五天五夜,辛苦最终没有白费。

由于长年在高海拔山区坚守,刘前东得了心脏病,曾数次犯病晕倒在巡边路上,差点就献出自己的生命,但他从未退缩,他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为祖国守好每一寸土地是我的责任。”

“山上的各族群众都是我的亲人”

从二牧场场部通往三连的路,是一条异常崎岖陡峭的山石路,一边是乱石嶙峋的绝壁,一边是万丈深渊的悬崖,塌方、滚石、坠崖时有发生,每一次进出山都是一次生死考验,出门的人到达目的地都会报平安以免家人担心。这条路即便天气好全程开车也要5个小时,当地人上去了不想下来,下来了不想上去,称之为“绝命路”。而这条路,刘前东为了帮各族群众办事,每个月至少要走上一个来回。“山上的各族群众都是我的亲人。”刘前东深情地说。

山高路险,牧民进出的成本和代价很高,为此,刘前东主动包揽了牧民需要下山办理的众多事情:新生小孩落户、学龄儿童上学、养老保险缴纳、看病联系医院、运送粮油、煤炭、蔬菜等生活物资,每次都是他专程下山为大家悉心办理。一次,在为牧民办事途中,由于路面结冰打滑,车子爬坡时一路溜下坡,刹也刹不住,滑了30多米,被悬崖边上的一块石头顶住才不至于坠崖,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刘前东被吓得一身冷汗。而这样大大小小的危险,几年来,刘前东经历了30多次。

“为了边境的那片土地,为了山上的那些牧民,这条路即使再险,我也要一直走下去。”他用执着的信念和个人的安危换来的是连队儿童户籍登记率100%,入学率100%,职工养老保险参保率100%,职工满意度100%,上访率0%,刑事案件发案率0%。

刘前东的爱人在二牧场五连种地,他每月一次下山才能有机会回家见到妻儿老小,有时候太忙连家人都顾不上见。每次借下山回家的机会,妻子总是将自家种的蔬菜装上满满几袋,并嘱咐他“山上没蔬菜,多拿点分给牧民”。妻子种地起早贪黑很辛苦,许多亲朋好友纷纷劝他:“你是连长,不能老是舍小家为大家,应该给你爱人在团场谋个好工作。”但刘前东并没有这么做。

三连人口以维吾尔族为主,但在这片高原牧场上,没有汉族、维吾尔族的概念,大家都是一家人。各族职工都非常信任刘前东,一些维吾尔族群众甚至把银行卡都交给他保管。有一年冬天,凌晨2点多,孤寡老人铁米吾斯曼·艾麦尔打电话给他,“小刘,快帮帮我吧,我家被水淹了”。刘前东二话不说,赶紧起床,拿起工具就出发,安顿好老人后独自在冰冷的水里清理,一直到天亮才结束。此时他的双脚已经冻得麻木,老太太感激地抱住他,“你就是我的亲儿子……”

阿布杜麦麦提·吐逊一家三口,因父亲早逝,母亲改嫁,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好不容易攒下的5000元不慎丢失了。刘前东多方筹措资金,资助他买了2头牦牛、12只羊,还介绍他去邻乡打工,每月能挣7000多元。

几年来,刘前东义务为牧民维修房屋10余所、羊圈60多座,新建房屋3所,新修道路700多米……

“我的梦想,就是帮助大家脱贫致富”

在高寒缺氧的昆仑山上,没有种植业,2013年以前,牧羊是三连牧民唯一的经济来源,收入渠道单一,贫困人口较多。2013年,刘前东担任连长后,牧民的贫困状态一直是他的心病,为此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大家脱贫致富。

对牧民来说,销售运输是个大难题,牧民为此特别发愁。刘前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2014年,他多方努力,成立了养殖合作社,当年就有20多户牧民加入。以前,每只羊只卖400元左右,通过合作社统一销售,可卖500元左右,均价提高了100元。斯迪克麦麦提·色依提说:“我把60只羊放到合作社,不仅定期有收入,销路也不愁了,自己还可以抽出时间打工。”

2015年,刘前东经过实地调研和专家咨询,又为牧民从青海引进了效益较高的牦牛200头、特色种羊1000只,有效地提高了牲畜繁育率,牧民的收入为此得到较大幅度增长。

为推动多元增收,刘前东不仅加大了对职工养殖业的培训,还多次组织青年牧民下山学技术、外出务工,并积极协调多户困难家庭跑运输。山里牧民“走出去”,不仅增加了收入,也开阔了眼界、更新了观念。

在他的努力下,连队牧民的收入翻番,人均年收入由2013年的7000元,提高到2016年的1。4万元,全部实现了脱贫。

“高山之松,霜线不能渝其操。我的梦想,就是帮助大家脱贫致富。”在昆仑山上坚守,远离世间繁华,与寂寞艰苦为伴,刘前东不改初心、无怨无悔。他说,他所能奉献的,只有热血和汗水,只要祖国需要,他愿意一辈子坚守在这里,一直到老……

2301-1.jpg

刘前东(前排右)给牧民送报纸(本报资料库)。

只有走进,才有震撼

李飞

习惯了大城市的车水马龙、灯火辉煌,不来到这里,你永远想不到世界上有如此与世隔绝的地方,也永远想不到人世间还有如此艰险、如此让人担惊受怕的路,自然也永远感受不到在这里坚守意味着什么。

一座光秃的山崖下,一面飘扬的五星红旗,一个正在指挥的连长,一群正在训练的牧民,昆仑山上的这一幕,让人内心触动。在这里,找不到人世间繁华的任何痕迹,没有正常用电,没有娱乐生活,没有人来人往,有的只是难以忍受的艰苦和寂寞。

鲁迅说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当你和家人在一起团聚欢乐的时候,当你在饭店享受美味大餐的时候,当你在豪华商场流连忘返的时候,当你笑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时候,你是否想到,有这么一个人,一群人,和我们身处同一时代,就在那遥远的昆仑山上默默坚守着,无悔奉献着。他们和我们没有日常联系,但是和我们都有关,正是有这样的人在边疆挺立着,我们才能安然于我们生活的一切。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80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