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秀荣:苦尽甘来的支边生活

作者: 朱珠芸茜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6-12-13

今天,坐飞机4个小时就可以直达,即便坐火车,一天半的时间也足够了。然而在1956年,河南支边青年们这要先从郑州乘坐火车抵达甘肃武威、张掖,再转乘汽车前往石河子、奎屯,一路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就在车上晃过去了。

今年78岁的石河子居民白秀荣就是在1956年从河南前来支援边疆建设的一员。“我当时来到石河子的时候就暗下决心,要做更大的贡献。”

结束了长途跋涉,终于盼来了目的地,艰苦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在这5万多名支边青年中,还有五分之一女青年。相比男青年,她们生活中虽然能够住上地窝子,但在生产中还要和男青年一起吃高粱米、冻萝卜,挖沙包、修大渠。

双手被棉花磨出了血泡,后背在被玉米杆时被划的血肉模糊,一天劳作下来,白秀荣累到躺在刚浇过水的土地上马上就能睡着。

一群十六、七岁的柔弱少女远离亲人、和汉子们一样受苦出力,委屈得直想掉眼泪,却又怕被人笑话。

“我就把姐妹们带到隐蔽的山沟沟里躲着,自己站在山包上望风,好让大家抱着哭一会儿。”石河子市支边老人,78岁的白秀荣连比带划像记者重现当年的情景。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哭!”

白秀荣一声令下,哭声即起。委屈、思念统统随着眼泪噼里啪啦掉落一地,惊起了芦苇枝上停落的麻雀。

“停!有人来了!”白秀荣紧急下令,哭声戛然而止,大家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各自回到住处。

艰苦的环境下,爱情也在悄悄萌芽。在工作中,白秀荣与同是河南来的支边青年仝庆福因为经常沟通工作原因,逐渐聚在一起,后来他们经常和同事一起看电影,跳舞,慢慢熟络起来。

1961年,白秀荣和仝庆福正式在一起了。

“那会儿结婚可不像现在,简单的很。”白秀荣说:“房子紧张,谁结婚谁就有资格住进在公共的洞房里。等下一对结婚时,就得搬出来。”白秀荣说,现在去石河子市的军垦博物馆二楼展厅还有当时公用洞房的复原模型。

直到退休。他们用河南人的朴实和倔强的奋斗精神诠释了各自精彩的一生。

时光荏苒,60多年过去了。如今,白秀荣和仝庆福已从十几岁的青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但两人从来没后悔过支边的选择。

“你看我们现在兵团生活好啊,城市建设漂亮,每年有免费体检养老有保障,也有出去玩的地方,退休工资也花不完,多幸福!”白秀荣说,子女和孙子们也都留在了石河子,经常能回来看看,老两口平时你做画来我题词,在兵团的晚年生活真是幸福美满!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07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