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为一张张奖状做过的“傻事”

作者: 朱梅芳 陈青山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12

朱梅芳 口述 陈青山 整理

荣誉,对每个人来说都具有吸引力。上世纪60年代,物资匮乏,精神奖励无疑是崇高的荣誉。当年,为了一张张大红色的奖状,我经常做些人们眼中的“傻事”。

1960年,我从老家江苏南通支边到了孔雀四场(现二师三○团)。当年的我才14岁,身体瘦弱,被分配到养猪班,每天的工作是喂养100多头猪。那时没有自来水,最繁重的工作就是挑水。水塘距离猪场300多米远,一担水有50多公斤,每天来回要挑20多担。起初养猪班还有2名支边青年和我一起工作,后来他们觉得这活又脏又累,就离开了。我独自一人坚持着,肩膀磨出了血泡,就在肩上垫着毛巾继续挑水。冬天是最难熬的,要将冻硬的冰块砸开才能舀到水。我的裤腿和鞋子被水浸湿,很快就被冻得硬邦邦的,身上却大汗淋漓,这种感觉很不好受。时间长了,我患上了风湿病和腰椎间盘突出。

在我的精心喂养下,猪场的猪长势较好。到了年底,连队杀了10头肥猪过年,大家分肉时无比喜悦,我获得了连队颁发的“劳动积极分子”奖状,这是我人生中获得的第一张奖状。领奖的那一刻,我感觉一切辛苦都值了。

之后,我在猪场工作了5年,几乎年年都能获得“劳动先进个人”“劳动积极分子”“生产突击能手”等荣誉称号。

后来,我到了生产连队,与其他职工一同在大田里劳动。经过连队党支部的培养,1972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誓词一直激励着我争当先锋。1975年,团场大面积种植水稻,秋收时,干部职工掀起了劳动竞赛的热潮,大家积极劳作,抢收劳动果实。那时,每人的任务是一天收割一亩地水稻,我也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干劲,每天天不亮就下地,天黑了才回来,中午就在地头吃点馍馍,加班加点割稻子,居然创造了一天割5亩地的纪录。秋收结束后,我获得了团场颁发的“秋收突击手”奖状。这一荣誉我连续获得了3年。

半夜起来拾棉花、冒雨打顶、大雪天赶爬犁拉稻草、连续十几年为连队义务打扫营区和公厕……那些年,心中对荣誉的追求让我一直坚持干“傻事”。退休后,我担任连队的关工委负责人,常给孩子们讲述当年兵团人建设家园的故事。

今年“七一”,我将珍藏多年的奖状捐给了团史陈列馆,希望它们能感动、教育更多的人。现在国家综合实力不断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党和政府对我们老年人十分照顾,我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继续为团场和连队发展作贡献。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0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