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勒香梨甲天下

作者: 高炯浩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12

美丽的孔雀河,冲出襟山带河的铁门关,一路浩浩荡荡地向东流去,滋润着两岸富饶的土地。它又像一条银色的飘带,在绿洲大地上飘动,而库尔勒城便是镶嵌在这条飘带上的明珠。

库尔勒的名字之所以如此响亮,得益于这里盛产的香梨。在新疆流传着一首民谣:“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没有渣。”据说库尔勒的香梨从树上掉下来,一会儿便浸润了一片土地,只留下梨核。这不仅说明它的酥脆,还说明它的糖水之多。

春天,库尔勒的梨花开了,整个城市掩藏在香雪海里,洁白的梨花高洁典雅,白居易曾有诗句“梨花一枝春带雨”,便是用梨花比喻历史上的一位绝代佳人的。梨花给梨城带来了别具一格的风情,让人忘记了这里是塞外。

夏天,棵棵梨树上挂满了人参果似的椭圆的香梨,像是绿色的小灯笼,储满了人们甜蜜的幻想。过去它曾是贡果,只有皇帝和达官贵人才能品尝,而今天,早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时代了,平常百姓之家也有了梨树,也能吃上这稀世珍品。

到了秋天,便是库尔勒最美的季节了,果园里飘来采果姑娘们的笑声。梨子成熟了,有的遍体闪耀着绿色的光芒,有的绿皮上还透着丝丝红润,像是少女青春的面颊。梨子太娇嫩了,需要小心翼翼地轻摘轻采。

香梨,给库尔勒带来了荣誉,更给库尔勒人带来了甜甜美美的日子。

说起库尔勒香梨,可有些历史了,《西京杂记》上便有记载:“有瀚海梨,出瀚海地,耐寒不枯”。这里的瀚海,便指的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库尔勒便在沙漠的边缘。清代诗人肖雄在《西域杂述诗》中曾赞美库尔勒的梨说:“皮薄肉实,细甜而多液,入口消融。”

库尔勒梨大小适中,形如纺锤,果皮黄绿,阳面有红晕,果肉酥脆爽口,含糖量高,维生素E的含量很丰富,由于品质优良,在全国梨业评比会上总是名列前茅。

库尔勒土肥水美,气候温和,不仅香梨品质极佳,梨树的寿命也很长,百年老树仍然枝果茂盛者不在少数。过去梨树仅栽种在绿洲中心地带,梨子虽然好吃,但产梨面积非常有限。现在从孔雀河畔到塔里木河下游的沙漠边缘,都有梨园。至于市区、郊区,在渠边、路旁、田间、地头以及居民院落里,随处可见梨树,除满足新疆市场外,香梨还远销内地。

香梨储存也有学问,现在采用了窖藏和气调贮藏法,香梨可以保鲜到来年5月,待从窖中取出,仍然鲜亮如初,味道不变。

在库尔勒栽种梨树还有一个可喜的现象,即上乘的库尔勒梨树移植到外地,便逐渐退化,没有了在新疆的味道,但外省的梨树移植到库尔勒来,反倒愈加好吃。库尔勒将全国的名品,诸如安徽砀山梨、山东莱阳梨,还有个头硕大的鸭梨等引进到了孔雀河畔,都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而且比在它的故乡又有改良。

种种迹象说明,库尔勒的水土适于种植香梨树,香梨生在孔雀河畔便成了“桔”,出了孔雀河畔则成了“枳”。唔,库尔勒香梨甲天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一键分享:
编辑:石芳纯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0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