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心里,护边是天大的事

作者: 吴志坚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12

 巴太佰既是伊犁军分区波马边防连、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边防支队的护边员,又是七十四团武装部的民兵。6 年来,他坚守在边境线上,巡边累计达5万多公里,他像一块永不倒的“界碑”,屹立在边境线上——

初冬的昭苏高原,银装素裹,寒风凛冽。

11月22日黎明时分,中哈边境线东侧不远处的一间小屋亮起了灯,屋里的男主人一骨碌从土炕上爬起来,熟练地穿上迷彩服,戴好“护边员”红袖标,用力推开房门,牵着他的“战友”——爱犬“马西嘎”,踏着厚厚的积雪,迎着刺骨的寒风,健步朝界碑方向走去……他,就是四师七十四团三连蒙古族牧工,伊犁军分区波马边防连、伊犁州边防支队护边员巴太佰。他每天要像这样巡查边境线3次。

6年来,巴太佰就是这样用赤诚和担当在边境线上书写精彩人生。

选择,不忘初心

“我从小就十分崇敬解放军,梦想着有一天穿上军装,背着钢枪,保家卫国。”与笔者说起自己的梦想,巴太佰一脸自豪。

然而命运有时也会捉弄人。巴太佰初中毕业后,留在七十四团三连当了一名牧工。18 岁那年,他报名参加空降兵招考,可惜因身体原因,没能如愿。2008 年,巴太佰与妻子门克布任结婚后,两个人一起放牧种地,每年有四五万元收入,小日子过得蛮幸福。

2010 年 6 月,昭苏县波马边防派出所领导和连队领导看巴太佰忠厚老实、上进心强,准备让他当护边员,问他愿不愿意去。听到这一消息,巴太佰犹豫起来,因为当护边员意味着要远离连队众多的亲戚朋友,到偏僻、寂寥的边境值勤点驻守,而且护边补贴只有260元,比放牧种地的收入少了许多,许多亲戚朋友也反对他当护边员。在难以决断之时,巴太佰想起了他的爷爷,爷爷曾是天山乡的一名领导干部,为戍边富民默默奉献了一辈子,受到乡亲们的称赞和爱戴。巴太佰还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当一名解放军,护边员虽然不是解放军战士,但也承担着像解放军一样护边卫国的神圣职责。想到这些,他全然忘了当护边员将要面临的艰辛与清苦,毅然决定当一名群众护边员,实现自己的梦想。

吃苦,无怨无悔

“当护边员不能饮酒、不能擅离职守、不能乱交朋友。”这是边防派出所和连队领导对巴太佰的约法三章。“既然组织上这么信任我,把护边的重任交给我,再大的困难我也要克服,把护边任务完成好。”这是巴太佰对组织的承诺。为了这份承诺,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巴太佰所在的大蛇山执勤点距边境线500米,这里地势平缓,缺少天然屏障,发生人员和牲畜越境的几率较大,因此,护边员的作用至关重要。为防止人员和牲畜越境,巴太佰每天都要巡查边境线3次,每次往返8公里,耗时一个多小时。巴太佰早已习惯了两点一线单调而繁重的工作,每天从他所居住的执勤点出发,沿着边境线巡查一遍后,再返回执勤点。6年来,巴太佰风雨无阻,孤独坚守,巡边累计达5万多公里。这个里程,可绕地球一圈多。

这里的冬天异常寒冷,最冷时气温达零下40多摄氏度,巴太佰的手脚每年都会被冻伤。这里的夏天蚊虫肆虐,夜里巡查时,巴太佰常常被蚊虫叮咬得浑身是疙瘩,疼痒难忍,有时还会遇到毒蛇。这里因缺水,无法种蔬菜,巴太佰的妻子一两个月进一次“城”(七十四团团部),跑十几公里的路到团部买些胡萝卜、白菜、土豆等蔬菜,天天吃“老三样”,时间长了营养跟不上,巴太佰患上了“老胃病”。这里常年缺水,生活用水要到400多米远的渠沟去挑,一路上沟沟坎坎,十分吃力。

寂寞最难捱。这里有时一两个月见不到一个外人,寂寞时,巴太佰会牵着爱犬“马西嘎”,哼着他最喜欢的歌曲《咱当兵的人》,行进在空旷寂静的边境线上。

出现头疼脑热、跑肚拉稀之类的疾病,巴太佰总是“轻伤不下火线”。一次,巴太佰感冒发高烧,妻子劝他到团场医院打吊针,巴太佰却摇摇头说:“这点小病用不着打针,说不定出去跑两圈,发发汗就好了。”于是,巴太佰发着高烧,又坚持到边境线上巡查去了。

门克布任心疼丈夫,默默地承担起照顾孩子和操持家务的重任。她说,这就是对丈夫工作最大的支持。门克布任清楚地记得,6年来,巴太佰只有两次因私请假离开过岗位:一次是巴太佰患肝包虫病,到团场医院住院做手术。巴太佰心里惦记着巡边,只住了9天院,身体还没有痊愈,他就急着出院,重返岗位了;另一次是门克布任临产,巴太佰把妻子送到团场医院,小女儿出生当天,巴太佰就把照顾妻子的事托付给岳母,然后匆匆返回了边境线。讲到这些,门克布任不停地掉眼泪:“在他心里,护边是天大的事,家里的事指望不上他。”

坚守,一直到老

护边,不仅要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还要有高度的责任心。

每到夏季,一些游客就会到边境线附近避暑观光。为了防止这些游客进入边境地区,巴太佰会耐心地给他们做说服劝阻工作。6年来,巴太佰共劝返旅游车辆100多辆、游客500多人,没有发生一起非法越境事件。

2013年夏天,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12岁男孩迷失方向,朝边境线走去。巴太佰发现后,立即上前阻拦。经询问,这个男孩是哈拉苏乡人,已走失3天,找不到家,又累又饿。巴太佰一面给他吃的喝的,一面向边防派出所报告。最后,在派出所民警的护送下,这个男孩安全地回到了家。

2012年秋天,来自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一群马越过边境线,不知去向。巴太佰和另外一名护边员骑着马在方圆10公里的沼泽地和密林里苦苦寻找了3天,终于把越境走散的18匹马全部找到。他们把这些马饲养了天后,完好地移交给哈方,受到哈方的称赞。

“巴太佰是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他爱国爱家乡爱边防,几年如一日,痴心不改,坚守边防,默默奉献。他当护边员,我们一百个放心。”说起巴太佰,波马边防派出所副所长多斯努尔竖起了大拇指。

巴太佰默默奉献在边境线的事迹,得到上级部门和广大群众的充分肯定和赞誉,他分别被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边防委员会和边防支队评为优秀群众护边员。

今年,国家和自治区大幅提高了护边员的补贴标准,巴太佰一家五口被列为护边户。巴太佰既是伊犁军分区波马边防连、伊犁州边防支队的护边员,又是七十四团武装部的民兵。

“现在我已习惯了护边工作,也更加热爱这一行了。如果哪一天不让我护边,我反而不习惯、舍不得了。所以,我要继续坚守边防,一直到老,干一辈子。”巴太佰说,他要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守好边防,在边境线上为党争光,为祖国争光。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0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