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板斧

作者: 张云峰 王慧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6-12-09

母亲打电话说家里的洗脸池的水龙头关不严了,老是漏水,让我过去看看。我去了发现水龙头要换,就到地下室去关自来水总阀,推开地下室的门,看见父亲的板斧静静的靠在墙边的角落里,板斧上锈迹斑斑,仿佛诉说着陈年旧事,一下子触动了我的回忆。

父亲是1995年退休的,退休前是连队的护林员。每天腰里别个板斧,肩上抗把铁锹,光着大脚板在连队林带里转悠,一到寒暑假,只要父亲高兴就要喊上我一起陪他去巡视他的林带,干些浇水、种树、修树杈、填路坑、拉树枝的活。我有时觉得父亲很傻:家里的菜地不种菜种上树,看见连队哪个地方有空地就种上树,连长又不多给你发钱,路上的坑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非要填。父亲白了我一眼:你懂什么。种树填坑是积善行德的好事,可以福泽后人,慢慢你就明白了。

他对待连队的树林带就像自己的孩子,如果哪天连队的树被人偷伐了几棵,父亲的脸就会黑的像包公一样,这个时候最好别惹他。

一天我和父亲去连队的苹果园修树枝,树枝有手腕粗细,我拿起父亲的板斧就朝树杈轮过去,树杈给劈掉了,连带着把树皮也揭了下来。父亲看到后,训我:“哪有你这样修树枝的,修树枝要从树枝下部往上砍,这样才不容易伤树干、树皮。”我试了一下,果然不错。

父亲已经去世五年了,看见了板斧,就想起了父亲,想起过去的日子。

一键分享:
编辑:石芳纯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87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