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能让高价彩礼沦为压倒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09

 本期主题:岂能让高价彩礼沦为压倒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莫让高价彩礼绑架幸福

●尤克俭

近日,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主办的“推动移风易俗树立文明乡风”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在社会上引起了积极反响。高价彩礼等陈规陋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所诟病的对象,各大媒体也多站在反对的立场,对那些由于高价彩礼沦为压倒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致使劳燕分飞的不良现象进行鞭挞。文明社会,就应该推动移风易俗,树立文明乡风,岂能让彩礼绑架幸福?

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情之轻重、幸福与否,岂能与彩礼的高价还是低价划等号。如果,男女婚约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进行攀比,那么多少是个多,多少是个少?有没有上限和下限?当一切没了标准,只有攀比,也只能“人比人,气死人”。如媒体报道:福建省长汀县河田镇的一位已怀有身孕的姑娘,因娘家索要高价彩礼并提出其他条件,男方家庭感到难以承受,男朋友被迫自杀;在豫北农村尤其是一些偏远地区,高价彩礼也愈演愈烈,眼下除了礼金、小汽车等彩礼之外,又增添了“城中房”一项,使原本捉襟见肘的农村婚姻负担加重,无法承受。

尽管这些是极端的个案,但高价彩礼确实成为一些家庭的最大负担,因高价彩礼弄得家庭不和、恋人不和甚至反目的也不少见。人生的许多烦恼,都是比出来的。本来自己或家人可能过得还不错,若跟有些人或家庭一比,很可能会增加许多烦恼与是非。假如在“比”字的前面再加个“攀”字,那往往就不是“气死人”,而是“害死人”了。因此说,只有引导群众改旧俗、破陋习、树新风,按照树立文明新风的要求进一步修订完善“乡规民约”,才能使文明乡风沐浴神州大地。

礼尚往来,彩礼应适当

●朱岳锋

彩礼之风由来已久。据《周礼》记载:自周朝起,皇族娶亲,皆行六礼。唐朝有《唐律》相佐,宋、元、明、清也不断演化沿袭这一习俗。当下中国广大农村社会,仍不同程度地保留着彩礼的风俗习惯。

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认为“,惯习是由生存条件灌输的行为倾向,是集体自发调节一致的结果。人们把一种特殊经济形式的客观上可计算的要求,当作义务之不可避免的必然,或感情之不可抗拒的呼唤,并付之于实施。”也就是说,在几千年的婚姻实践中,彩礼作为风俗习惯被不断强化,已经深深植根于人们的思想。礼尚往来,适当的彩礼是必要的,但时至今日,高价彩礼愈演愈烈,使一些家庭成为高价彩礼重压下“沉默的大多数”,为保全婚姻,迫不得已地一掷万金,陷入了因婚致贫,积贫难返的恶性循环,实实在在地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毋庸置疑,新闻媒体报道的男方家庭“讨价还价”或拒绝付高价彩礼,引发双方家庭的正面冲突,最终难以达成一致而酿成悲剧的事实,是对高价彩礼无声的抗争。高价彩礼,表现为女方家庭索要彩礼的额度完全超出男方家庭所能承受的能力。这种愈演愈烈的风俗已经将乡土社会“上以示宗庙,而下以继后世”“合二姓之好”的庄重性与神圣性无情撕裂,致使婚姻被“铜臭味”所裹挟,不断挑战着农村社会群体的情感和经济底线,默然瓦解着农村社会婚姻文化的良好秩序。

我们追求个体幸福的努力从未止步,绝不希望积患成疾。高价彩礼,为新婚家庭带来巨大的债务负担,也置婚姻于某种不可预测的危险境地。因高价彩礼酿成的悲剧,将给基层社会群体带来难以医治的心理创伤。事已至此,无需多言,是时候停止索要高价彩礼了,切莫让高价彩礼成为压垮一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86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