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尔盖提

作者: 刘侃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05

我刻意地无视它,是因为我总带着一种文化上的偏执。八年了,这种偏执伴随着生存环境的变化和阅读所获逐渐淡化甚至消失,想从历史深处寻一条根。它一定是中华文化的一脉,除了口耳相传的故事还有历史、地方志。历史典籍就像一根脐带,连接着文化的母体,我试图循着这条脐带在浩瀚历史的深处找到它。众里寻他千百度,叶尔盖提在1999年有了它的第一部地方志,这部地方志由兵团人写就。

《塔城市志》记载,汉宣帝甘露三年,匈奴单于呼韩邪入觐汉帝,塔尔巴哈台正式归属汉朝。明后期塔尔巴哈台为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游牧地,那时候的“叶尔盖提”水草丰茂,人烟稀少,甚至有些地方保留了从地球诞生至今的原始样貌。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碾碎了一切反人类的企图。清末关中白彦虎叛乱,叛军一路向西,左宗棠临危受命,一路追击平叛。叛军到新疆后企图与沙俄合污分裂新疆,但这个分裂国土的阴谋被左宗棠部队的铁蹄踏碎了。负责塔尔巴哈台平叛的是阿勒泰参赞大臣锡伦,带兵一路追杀残敌,战士们士气高涨,追至一个水草丰茂的地方,视线受阻,锡伦命蒙古兵前去打探,但见河道弯弯,水流潺潺,回来禀报锡伦:“叶尔盖提!”在蒙古语中“叶尔盖提”是弯曲的河道的意思。于是这块土地有了名字——叶尔盖提,一个因保家卫国、戍边守土而诞生的名字。左公和他的战士们来了,又走了,留下的是左公亲手在叶尔盖提河畔栽植的柳树……

因为和左宗棠有了因缘,和屯垦戍边有了因缘,叶尔盖提这块土地就延续了它的文化根脉。左公是湖南人,可是荒凉的大漠戈壁气候干燥,了无生气,他便带着战士们一路西征,一路栽树。也许那天刚好大捷,士气高涨的战士们将一股残敌全歼,在叶尔盖提河畔安营扎寨,水草丰茂,既适合整顿兵马,又能就地取材让战士们饱餐河中的鱼。这是叶尔盖提河中鱼儿最肥美的季节,看着河畔丛生的灌木,水域宽阔的河道让左公想起了万里之外的故乡,故乡的湘江也是这般模样,于是左公和战士们在河畔种下一路随身带着的树苗。多年后,人们来到绿意融融的叶尔盖提河畔,总会听到口耳相传的左公柳的故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62年,“伊塔事件”爆发,伊犁、塔城一带边民大量外逃边。为此,军垦战士紧急开往叶尔盖提,执行“代管、代耕、代牧”的“三代”任务。军垦战士们来了,留下了,他们驻守在左公曾经为之战斗、誓死保卫的国土,一守就是半个世纪……如今执行“三代”任务的军垦战士垂垂老矣,他们用整个青春乃至一生坚守在这片土地,用生命书写了一部活生生的屯垦戍边史。

叶尔盖提成了一个符号,对于离开它的人来说,它是故乡,落叶归根,他们总想着回来;对于在这里生活的人来说,它是关于明天、关于未来的梦想,因为这里有着湛蓝的天空和清澈见底的叶尔盖提河水,这是无尽的宝藏。

 

一键分享:
编辑:石芳纯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5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