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与豪气——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巡礼

作者: 杜渐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04

10月25日,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在石河子大学剧院拉开帷幕。笔者应邀出任评委,既荣幸又兴奋,窃喜又一次获得了享受兵团文化盛宴的机会。

此次汇演在石河子、五家渠、阿拉尔依次进行,历时近半个月,共14个师及两所大学的16支演出团队参演,演职人员近2000人,实在是盛况空前。参演的16台晚会串联起来,就是一幅用多种舞台表演艺术形式生动展示兵团全面建设成就的长卷,让观众在走读兵团的美感享受中,真切地体悟到兵团人的那分傲骨与豪气。

是的,这种傲骨与豪气扑面而来,给人一种震慑,一种感动。连日来,笔者常常回味着,思索着,终究按捺不住地将自己的感受梳理成文字,权当一份记忆留存吧。

十二师送演的音乐情景短剧《戈壁红柳》(资料片)。 张国成 摄

梦圆 筑情

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是一次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艺术盛会,每个参演团队几乎都将晚会的表现内容聚焦于现实生活和人文特色。这些大多以篇章为架构、采用多种表演形式组合起来的主题性综艺晚会,题材广泛,几乎涉及兵团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从现代审美视觉着眼,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将兵团“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变迁与故事,形象地呈现于舞台的大型晚会,浓缩了兵团文化,展示了兵团精神。浏览一下那一份份节目单吧:一师阿拉尔市的《在兵团长大》、二师铁门关市的《且敬岁月一杯酒》、三师图木舒克市的《放歌三师,舞动精彩》、四师可克达拉市的《丝路放歌》、五师双河市的《红星闪耀,双河奔流》、六师五家渠市的《沙枣树》、七师的《奎屯春早》、八师石河子市的《信念永恒》、九师的《我是一个兵》、十师北屯市的《西北有座美丽的城》、十一师的《西部雄师,丝路筑梦》、十二师的《花开四季大美家园》、十三师的《丝路彩虹》、十四师昆玉市的《初心、使命》、石河子大学的《青春在这里飞扬》、塔里木大学的《筑梦塔大》等,无一不是如数家珍般展现着在亘古荒原上创造新天地的奇迹;无一不是在讴歌创造了惊天伟业的一代代兵团人的魂魄和精、气、神。特别是今年被各级媒体大力宣扬的英模人物戍边老人魏德友、援疆干部王华等,都被倾力塑造和热情颂扬,成为本届汇演的亮点。在这个崇尚英雄的时代,舞台上这些鲜活的人物形象和他们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兵团精神,不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体现吗?

当“人拉肩扛”的屯垦往事已成为历史,当住在地窝子里创业的故事已成为过去,让我们再看看那一片片现代化的高科技园区,看看城镇化建设中园林式的休闲小区,看看“南果北种”成功的景象,看看网络时代人们又是在怎样繁忙……什么“高楼大厦”、什么“车水马龙”,这些描写昌盛繁华的词语怎能概括兵团的变化?在观摩汇演的日子里,“风景这边独好”“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诗句情不自禁地一次次涌动在心头。笔者也曾多少次在心底默默告慰王震将军和三五九旅的先辈们:你们规划的蓝图连同你们的理想、憧憬,已经得以实现!

是的,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像打开的一扇扇窗,让人们看到了兵团成立60多年来从“一无所有”到“一切都有”的沧桑巨变,让人们看到了“兵团精神”撼天动地的力量,更让人们由衷地为先进而富有红色基因的兵团文化喝彩点赞。一代代勤劳的兵团人在创造了兵团精神的同时,也创造了与高速发展的经济相适应的兵团文化,继而又极大地影响和引领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本届汇演所展现出的兵团文化,带来这么多惊喜和感叹,让笔者在新疆的文化之旅中,平添了一分珍贵的兵团情结,并与兵团人结下了难舍的情缘。

历史,是要被记录和被续写的;精神,是被用来继承和发扬的。来兵团走一走吧,看看兵团的文化艺术是如何记录、表现兵团人圆梦和筑情的。

十一师送演的舞蹈《筑路追梦》(资料片)。 张国成 摄

出彩 创新

六师五家渠市参演的《沙枣树》是唯一一台严格意义上的大型剧目,它以六师一○三团上世纪70年代天津支青周春山烈士的故事为经线,以年轻的兵团人黄姗姗寻访烈士事迹为纬线,编织了一出弘扬光荣传统的话剧。这出戏由山西省话剧院的编剧、导演、演员担任主创主演,专业水平之高是显而易见的。观众的反响和演出效果完全能与新疆艺术剧院两年前轰动一时的歌舞剧《情暖天山》比肩。跟传统话剧不同的是,该剧运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段,重建时空观念,充分调动观众的想象力,以鲜明的时代精神和感人肺腑的情感冲击力赢得了一片喝彩。

除了这部大型原创话剧之外,九师参演的《我是一个兵》在艺术形式的定位上,曾引发了评委的热议。当魏德友老人的事迹在新闻联播播出后,九师领导和主创团队决定,参加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的晚会就以魏德友的事迹为主题。显然,这个题材已经决定了它的戏剧性的表现形式了。但时间紧迫,创作及排练周期短,那就做一台“情景歌舞晚会”。尽管呈现的形式是一个个相对独立的歌舞节目,但整台晚会却是用人物的戏剧行为串联完成的,甚至每个歌舞节目几乎都有着鲜明的戏剧表演特征。这种介乎于戏剧和歌舞之间的艺术形式,算是一种创造。评委会最终将这台晚会归类于“剧目”,也是倡导这种题材必须采用类似歌舞剧或音乐剧的形式,才会更加充分地塑造英雄人物形象,强化艺术感染力。

八师石河子市艺术剧院是一个专业艺术院团,该院参演的《信念永恒》整合了师市文化馆、老年文化活动中心以及两家企业艺术团的艺术和人才资源,演职员多达300余人,是一台重量级的晚会。该晚会多种形式风格的节目都经过了仔细打磨,具有十分突出的专业风范,而且晚会的结构、布局、节奏很有章法,呈现出示范引领的作用;开场结尾的大型歌舞气势恢宏,让观众目不暇接,兴奋不已。特别是该晚会将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进行混搭、组合,十分得体地表现了主题立意。这台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晚会,亮点多多,做到了出彩与创新。

如果说,以先进文化为引领的舞台艺术都是以刻画人物形象、抒发情感为主要审美特征的话,那么与表现内容互为影响的艺术形式则显得尤为重要了。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的诸多晚会在艺术形式的选择、运用上都是独具匠心的。参演的十余台晚会和上百个节目中,除了上述两台归类于剧目的晚会和八师石河子市专业院团的演出之外,其他各师的参演晚会也都各有千秋,可圈可点。尤其是所运用的艺术种类和艺术形式更是百花齐放,异彩纷呈,充分验证了兵团文化多元、多极、开放、包容的特征。

由于题材和表现内容的纪实性、具象性很强,所以语言类节目几乎占据了汇演的“半壁江山”:《榜样的力量》《情暖四师》《礼赞红星五师的军垦父亲和母亲》《爱在果园》等,分别采用了情景剧、戏剧小品、音乐小品、短剧、音诗画舞、诗歌朗诵、音乐散文诗、相声等表现形式,贴切而具象地展现了兵团故事和英模人物的事迹,反映了民族团结、兵地融合、绿色环保等主题。这些语言类节目大多都突破了传统的表演形式而将音乐作为载体融入其中,有的还运用了舞蹈、演唱等手段,这种“跨界”“混搭”“融合”的艺术形式,大大增强了语言类节目的观赏性和娱乐性。

同语言类节目相媲美的舞蹈节目,在几乎所有的参演晚会中都是增色添彩的亮点。就舞种而言,当代舞、古典舞、民族民间舞、现代舞、街舞、广场舞、少儿舞蹈、体育舞蹈等争奇斗艳;就形式而言,群舞、双人舞、歌舞、情景舞蹈、歌舞剧等一应俱全。其中,热门的当代舞数量最多,大多是捕捉到现实生活中最能动情走心的人和事,用最不受风格、章法制约的舞汇编创完成的。这类贴近现实生活、可塑性很强、能够充分调动多种表现手段的当代舞,无疑成了舞蹈创作的主流舞种。

除此之外,因各师所处的地域、人文环境不同,许多晚会中也不乏表现各地民族风情、生活习俗、地域特色的民族民间舞蹈:哈萨克族舞蹈《燕子吟》,柯尔克孜族舞蹈《托云情缘》,蒙古族女子集体舞《草原欢腾》等,这种传统的民族民间舞蹈和演唱节目是文化交融、和谐共荣的新疆符号,在晚会中的调色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同时,太极表演《墨舞神韵》、京剧演唱《绽放》《兵团情韵》等,都具有不俗的艺术水平。石河子大学表演的街舞、跆拳道、服饰秀,将校园文化一览无余地展示给观众,同样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同语言类节目和舞蹈类节目相辅相成的还有器乐演奏、歌舞、说唱、小合唱、表演唱、独唱等。不少演唱者都具有较强的实力和音乐功底。

作为综合性的舞台表演艺术,参加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的晚会,大都具有较强的文学性,大都注重了音乐制作的品质,演员表演也都很投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点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热议,那就是舞台美术及其相应的辅助手段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开拓和利用:贴切的服饰设计制作、准确的人物造型、合理的灯光切换转化、道具的适当运用、简洁的舞台时空环境的营造等,都颇具匠心,不但有助于深化主题,更有较高的审美价值,使作品富有鲜明的时代精神,非常符合当代观众的欣赏意趣。

求索 向荣

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中,还出现了一些让人感到新奇的探索性节目,更验证了兵团文化多元、多极、开放、包容的特征。七师的《河流》《花海》、二师铁门关市的《重聚》等都属于现代舞的范畴,这种抽象得几乎让人看不懂猜不透的舞蹈流派,作为一种“舶来艺术”参加汇演,它的审美理念与囯人传统的欣赏习惯大相径庭。在学术上它主张:不是让你看懂,而是诱发你根据自己的生活阅历展开自由联想,不论产生什么联想都是合理的,100个观众会有100种理解是正常的……这就是编导者的追求和终极目标。我们容忍和欢迎这类前卫、先锋派艺术,但吸纳、借鉴、为我所用的尺度是需要把握得当的。期待着中国的、民族的现代艺术也能在兵团的艺术沃土上枝繁叶茂,开花结果。

与现代舞同时出现在此次汇演中的还有一些观赏性、娱乐性很强的节目,如七师的《奎河早春》《燃情大漠》、八师石河子市的《红韵》、十一师的《绿洲百灵》、十三师的《丝路彩虹》等,这几个风情舞蹈虽然没有鲜明的政治内容、但却十分唯美。舞汇、服饰、表演形态,都洋溢着浓浓的新潮、时尚气息,它们的艺术感染力迷倒了一大批年轻观众。此外,还有三师的荒诞小品《乡村西游记》,七师的少儿卡通风情音乐剧《爱在果园》等,也成为鲜见的“另类”艺术形式,给繁花似锦的汇演增添了几分热闹。

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可喜可贺。各师团的基层群众文化工作在此次汇演中得到了充分展示,呈现出新人辈出、新作连连的大好局面。两年一届的文艺汇演对繁荣兵团的文艺创作、提振兵团精神是十分必要的举措,其社会影响力日渐显现,成为兵团各族干部群众翘首企盼的文化盛事。这除了体制的因素之外,跟兵团高度重视文化建设有着直接的关系,跟各师团群众文化工作的基础建设密不可分,跟兵团这块热土高速发展的经济息息相关,值得认真总结推广,让灿烂的兵团文化锦上添花。

诚然,在大获成功的喜悦中,也有一些显而易见的不足与缺憾应当引起重视。比如,一是绝大多数综艺晚会都是篇章、板块、段体式的结构方式。这是一种约定俗成还是晚会“大一统”模式的惯性所致?大家都知道,晚会的总体架构也是需要个性和创意的。舞台艺术是一种形式感很强的艺术,创新,往往更强调表演形式的创新。有时候观众或许不记得作品的内容,却记住了它的形式,可见舞台艺术的形式是多么重要。二是有一些节目在形式、手法甚至音乐、道具的使用上存在雷同和“似曾相识”的现象。艺术创作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做“从来没有的”,做“别人没做过的”才是艺术创作的真谛。三是参加汇演的晚会,无一例外地使用了LED大屏做背景,这种十分张扬而且制作十分具象的“表演”,像在放映宽银幕电影,往往喧宾夺主,淹没或弱化了表演主体的戏份。LED大屏是一种舞美手段,是一种“借助”,要用得得体,用得恰如其分。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0月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近年来文艺作品存在“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存在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现象与问题”。这个讲话泛指全国的文艺创作,具有普遍意义,对兵团的文艺创作同样也具有鲜明的针对性。兵团第九届文艺汇演中,不是也未曾出现真正能称之为“经典”或能“传世”的精品力作吗?仅仅以兵团和新疆的视野来审视自己的文艺创作是起点不高的保守观念。

最后还是让我们用习近平总书记的教导一起共勉: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衷心期待兵团在文化建设上有大作为、获大成就——因为兵团文化具有这样的傲骨与豪气!

一键分享:
编辑:张宇帆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