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论剑 | 留不住古村落,还能否留得住乡愁?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2-01

 本期主题:留不住古村落,还能否留得住乡愁?

当古村落不在,何以载乡愁?

肖兵

古村落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它们不仅是我国几千年农耕文明的一个个缩影,也是我国历史文化的鲜活载体,维系着中华民族最为浓郁的乡愁。正因为如此,原汁原味地保留、维护古村落是继承优秀文化传统、留住乡愁重要措施之一。

从物质的载体与功能关系而言,古村落这个载体只有维护好,使其客观地、完整地、不经过变通和异化地呈现出来,人们才能很直观地感知它、认识它,进而了解它的历史、体味它的文化,感受古人的衣食起居、风俗习惯。就拿陈列在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那件摞满补丁的军大衣来说,如果没有军大衣这个实体,任解说员“口吐莲花”,也很难描述军大衣的本来面目,也无法使参观者将目光投向那恢宏的兵团历史,捕捉一位老军垦让人敬仰的人生轨迹。因此说,只有将古村落原汁原味地保存,才能保住这些村落的“形”——建筑的布局、风格等,更能保住它们的“魂”——文化和乡愁。

一句“记得住乡愁”,曾勾起无数人的乡土记忆、亲情回味。“让古村落留住乡愁”,对于疾步行走在工业化、城镇化快车道上的中国,更是一个紧迫且沉重的时代难题。前几年,成龙宣布将自己收藏的4栋安徽古建筑捐给新加坡某大学,舆论风波激荡。其子房祖名随后透露,剩下6栋也准备捐出国门,引起更大争论。将古建筑异地而置,使之流落海外,这既破坏了古村落的完整性,又失去了古建筑所承载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的丰厚底蕴。这样的古建筑、古村落所承载的乡愁是如此支离破碎,面对如此不完整,如此“移植置换”的乡愁,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吗?

一言蔽之,抢救和保护古村落既要原汁原味地留住“形”,又要在“魂”上下功夫,留住我们乡愁的载体,赓续乡愁脉络。

留住古村落,更要留住传统文化

杨若晨

当快速的城镇化让很多人失去记忆中的故园,“回不去的故乡”成为很多人的共同乡愁。为此,越来越多的人不禁痛心疾首地发出“留不住古村落,怎留得住乡愁?”的感慨。出于古村落正在加剧走向消亡的现实考虑,保护传统村落的工作进度确实该加快脚步了。但是保护传统村落,并非仅仅要个“名分”这么简单,也不可能“千城一面”的把所有的传统村落都按一个标准保护起来。

中国古村落数量多、分布广、个性鲜明的特征决定了其保护难度之大、时间之久。因此与其笼统地说保护,不如更有重点和针对性地进行保护,每个地区最具有地方代表性的、传统风俗人情保留较完整的、文化内涵相对更广泛的应该着重加以保留和保护,而对于那些文化价值较小、传统文化比较类似的古村落,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选择保护。毕竟要比较完整地保留一个古村落风土人情的方方面面并非易事。另外,传统村落不是“文保单位”,它也是生产和生活基地,是社会构成最基层的单位,是农村社区,它同样面临着改善与发展需要,这直接关系着村落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因此保护必须与发展相结合,不能因为只单纯注重保护“原生态”而忽略了当地人民对生产、生活更高的需要和追求;不能只是因为要留住“记忆中的故乡”,就要求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和事物纹丝不动、一成不变,这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保护传统村落的最终目的是寓情于景,留住传统乡村文化记忆。想要更好地寄托一份“乡愁”,不仅要留得住传统村落,更在于要对传统村落里的语言文化、风俗习惯、生活方式等等代表着地方故土文化的精神层面传统文化的认同、理解和传承。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