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禁烧当破“不烧咋办”困惑

作者: 郑桂灵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30

黑龙江省的秸秆在今年烧出了“新高度”。根据环保部的监测显示,今年11月份黑龙江地区的秸秆点火数量创下新高,由此产生的雾霾是否对华北地区造成影响也成为一个争议话题。一位因烧秸秆而被拘留的村民的家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想不明白这个秸秆要是不烧,能怎么办?”(据《工人日报》)“禁烧秸秆”并非新鲜话题,但“年年都在说,年年都在烧”的尴尬局面,却是必须引起各级政府和全社会高度关注并致力解决的民生隐忧。以黑龙江省为例,尽管出台了《禁止野外焚烧秸秆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实施方案》,却未能熄灭焚烧秸秆的遍地火光,甚至有农民不惜冒着被拘留的风险“顶风作案”。究其缘由,萦绕他们心中的“不烧咋办”的疑问就是答案。

走出“年年都在说,年年都在烧”的禁烧困局,是不是也需要以“问题导向”的思维回应民众关切、释疑百姓困惑?应该说,随着农村普及科学知识的力度加大和国民环保意识的普遍觉醒,对焚烧秸秆污染环境的危害并非没有共识。每到农忙季节,一些乡村干部24小时蹲守、拉网式排查,甚至承担着被罚款与摘帽的压力防止焚烧秸秆,也不可谓不辛苦。更为重要的是,堵不如疏的思路创新也并非个例。但缘何禁而不绝、收效甚微?从记者采访得出的结论看,综合利用措施的“落地难”当为病根。

先说“秸秆还田”。这个曾经被视为规避秸秆焚烧、沤肥利用的有效良方,在农业实践中却遭遇到诸多不便和弊端。其一,很多地方沿袭一年多熟的种植习惯,由于农作物秸秆的发酵腐烂需要一定的时间、水分和温度,往往是麦秆未烂玉米秆又至,年复一年的累积,让秸秆堆沤还田的效果大打折扣;其二,鉴于换季收种存在争抢农时的时令特点,直接翻入地下的秸秆会造成土壤棚架,阻隔种子与土地的接触,不仅影响播种和出苗率,而且极易成为各类昆虫的栖息之所。相比之下,“付之一炬”或成为农民无奈但快捷有效的处置选择。

再说“综合利用”。将秸秆统一收集起来做饲料、做板材、做燃料的确不失为变废为宝的好主意,但鉴于很多农村具有土地面积大和秸秆量大的特点,秸秆回收又面临收集、运输、贮藏和加工等诸多环节,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知易行难便成为不争的现实。以“收集”环节为例,秋季玉米被联合收割机采收后,被打碎的秸秆需用打包机捆装,否则难以从地里清理出来,而动辄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打包机如何能够成为普通农民的农具“标配”?正如黑龙江省人大代表王庆革为此总结:“目前在秸秆利用方面存在秸秆利用企业过少,技术不配套,收储运输服务体系不完善,秸秆市场零散收购,缺乏统一管理等问题。”

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既然找到了秸秆焚烧屡禁不止的病因,就不愁寻不到疏导、破题的良策。走出尴尬困境的唯一出路,就是要解决制约秸秆回收利用的桎梏与瓶颈。这就需要相关部门不再是“年年说”,而是要“年年做”“马上做”“务实做”。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