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万里赶牦牛 振兴边疆畜牧业

作者: 王盼 张丽琼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9

1959年,天山第九农场(现十二师一○四团)乌拉斯台牧业队队长吴德寿率三人,翻越高山峻岭,蹚过急流险滩,行程上万里,度过了450个日日夜夜,经历了春夏秋冬、狂风暴雪、飞沙走石、电闪雷鸣,战胜无法想象的困难,从青海省徒步赶回420头牦牛,为兵团畜牧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野马滩遭沙尘袭击

说起吴德寿,曾与他一起工作的老同志都会竖起大拇指。吴德寿能吃苦,工作认真扎实,与哈萨克族、蒙古族牧工亲密团结,最令人感动之处是他为发展牧区牦牛养殖业,完成了去青海省购买牦牛的艰巨任务。

那是1959年9月20日,正值壮年的吴德寿,携带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的公函,带领牧工郭德元、兽医许志清及哈萨克族牧工玉山三人,带着一支七九步枪、100发子弹,从天山第九农场出发,乘火车到达青海省天峻县的牦牛山,精心挑选购买了300头健壮的牦牛。

300头牦牛在当时不算小数目,对偏远山区的牧场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产。吴德寿当时定了一个目标,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也要把牦牛安全地赶回新疆,一头都不能少。为了防止牦牛丢失和跑散,一路上,他们不进村,不住店,仅凭一顶小帐篷,几件皮大衣过夜。途中,吴德寿看见其他三个同伴由于赶路而憔悴不已,就让他们三人住帐篷,自己和牦牛睡在一起。

一天,吴德寿和同伴赶着牦牛经过野马滩,走了大约100公里路后,人困牛累,正准备休息片刻时,滚滚黄沙从天边铺天盖地卷来,狂风裹挟着沙尘,刮得他们睁不开眼睛,吴德寿连声喊:“大伙儿快把手拉在一起走!”他们一边艰难地拉着手前行,一边不停地吆喝着牦牛。但是牦牛认生不听话,全跑散了。这可急坏了他们,赶忙沿途寻找,顺着牦牛依稀可辨的足迹又回到了牦牛山,找到了牦牛,这才让他们松了口气。

这一个来回,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

风雪夜与群狼搏斗

在途中,吴德寿他们四人既要防御外界的各种危险,还要克服自身身体的不适。

在一个暴风雪的夜里,他们冻得浑身发抖,四周黑漆漆、空荡荡的,无处躲避风雪,他们只好在厚厚的积雪中挖了一个大坑,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用身体仅有的温度相互取暖。

正在这时,一群饿狼围住了牛群,大牦牛一般不怕狼,狼攻击的目标主要是小牛犊和吴德寿他们四人,眼看饿狼龇着牙地向小牛犊扑来,吴德寿四人与狼群混战,展开了殊死搏斗。当时狼吼声、牛叫声此起彼伏,情形非常危险。

狼越来越多,足足来了30多只,它们咬死了3头小牛犊,大牦牛为了救小牛犊也被狼咬伤,受伤的狼一瘸一拐地退到后面,抬着头向天长啸,像是给同伙助威,又像是叫其他狼赶来帮忙。在这危急关头,吴德寿拿出七九步枪向狼群射击,打死了好几只狼,可是狼群并没有因此退去,而是继续向他们围攻。

玉山生长在牧区,了解狼的习性,他焦急地大喊:“快打头狼!快打头狼啊!”可是吴德寿并不知道什么样的狼是领头狼,只知道见狼就打。玉山抢过步枪,瞄准其中一只狼,“咚”的一声,头狼应声倒地,接着他又打死了两只狼,这才把狼群吓跑。他们急忙赶着牦牛上山,向大山深处行进。

一路经历生死考验

吴德寿和同伴们从甘肃敦煌进入新疆库木塔格沙漠边缘,行走了20多天后,带的干粮吃完了,储备的水也喝光了,饥渴威胁着他们。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舍得将牛宰了吃。吴德寿说:“就是丢了我们自己的命,也不能让公家的财产受损失。”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他们坚持了四天四夜,饿了就挖野菜吃,渴了就喝苦水,甚至是牛尿,终于走出了这片沙漠。

吴德寿和同伴们跨过了野马滩,翻越了党河南山,在罗布泊边缘前行,走出了“死亡之海”,到达孔雀河边,经尉犁、库尔勒,终于把牦牛赶到了博斯腾湖边。

1960年12月25日,这一天,吴德寿和他的同伴永远铭记在心——这是他们历尽千辛万苦,赶着牦牛途经3个省12个县、26个大草原、15个大戈壁,翻越55座冰大坂,历时一年零三个月,把300头牦牛和沿途繁殖的120头小牛犊,安全赶到天山第九农场的日子,也是他们顺利完成任务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回到家时,他们清楚地记得,出发前带的100发子弹只剩下最后一颗。

从此,牦牛在新疆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在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及和静县牧区,都能看到牦牛矫健的身影、悠闲的步伐。那些牦牛已经从最初的300头发展到今天的4000余头。吴德寿和他的同伴万里赶牦牛的精神,在天山南北结下了累累硕果。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1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