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来信 | 难忘艰苦岁月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8

编辑同志:

你们好!

我叫张明才,今年76岁,是五师九〇团一名退休15年的老人。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至今仍历历在目。

1966年春,我怀着“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的革命情怀,随部队来到大西北。

1966年3月20日,我们这批复转军人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带着家属先到郑州集合。3月26日那天,在部队领导的带领下,坐火车从郑州出发,一路向西,来到了乌鲁木齐。随后,我们分别在用人单位接应干部及部队干部的护送下,坐上敞篷大卡车奔向天山南北。

我所在的这批人共有281名转业军人,经过3天的颠簸,来到了农五师红星十场(现五师九〇团)。

我清楚地记得,初到九〇团,在去九〇团二连的途中,途经团机关驻地,带队干部让我们下车看看。下车后我们只看到一片片雪地,却不见房屋。我纳闷地问接应干部:“怎么没有房屋呢?”。接应干部笑呵呵地说:“房屋就在你们脚下。”自此,我第一次见到了地窝子。

到达第二天,团里召开欢迎新同志的大会。会上,穿着和我们一样朴素的老师长张顺国告诉我们:“新中国成立才十多年,人口多、底子薄,国家很不富裕。特别是边疆人民生活水平较低、生产条件较差,所以党在新时期下号召我们这些具有优良传统的军人,脱下军装,来保卫边疆、建设边疆。”艰巨的革命任务就摆在我们面前,大家都作好了屯垦戍边的准备。

那是1966年4月3日,我永远都不会忘怀的日子——我们把家安到连队,住进了地窝子,开始了建设边疆的征程。

想起住地窝子的经历很有趣。挖个大坑,两头用土块垒起来,再找几根树枝在上面横搭好,铺上芦苇,压上土,再用袋子装上土把周围压好,一个简单的地窝子就算盖好了。这里几乎每天都刮风,先到的转业军人告诉我们:“咱们在著名的大西北风口——阿拉山口,这里每年8级以上大风要刮100多天。”有一天刮大风,地窝子顶部被吹得摇摇晃晃,因土太重,地窝子西边的树枝断了,顶子塌了。我起床的时候,头顶上横着一根木头,把我吓了一跳。

如今,当年居住的地窝子、土坯房早已被崭新的楼房取代;当年坑坑洼洼的道路,已变成一条条宽敞的柏油马路;当年身强力壮、英姿飒爽的第一代军垦人,如今已是年逾花甲、两鬓斑白的老人。团场呈现出一派繁荣兴旺景象,令我们这些老军垦感慨万千。当年那段顶风沙、战酷暑、披荆斩棘、开荒造田的峥嵘岁月,被我们深藏心底,永难忘怀。

此致敬礼

张明才

2016年10月20日

(来信内容由张明才口述,刘裕新整理)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04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