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元:只要边境安宁,我们付出再多都值

作者: 潘瑞雄 朱岳锋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8

初冬的塔尔巴哈台山,草木枯黄,山风清冷。由铁丝网构成的边境线像一条长龙,盘桓在高低起伏的山脉之间。铁丝网的西北面,是哈萨克斯坦。

10月12日中午时分,九师一六四团九连副连长李天元和一队身着迷彩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在铁丝网旁齐腰深的枯草丛中行进。

李天元(左二)与卡梅斯台边防连战士在巡边。 本报全媒体特派记者 潘瑞雄 摄

1966年,年仅4岁的李天元随父母从甘肃来到乌拉斯台农场(现一六四团)。1979年,刚参加工作的李天元被分配到乌拉斯台水库修建坝基,他能挑能扛,任劳任怨,很快成了工地上的模范。

1999年,团场组织群众选举连队干部,在连队口碑较好的李天元全票当选为九连副连长。

 

李天元与卡梅斯台边防连战士共同巡边。记者 潘瑞雄 摄

九连距离边境线只有2公里,是九师距离边境线最近的连队之一。

当上副连长后,除了带着连队群众发展生产,李天元还组织群众定期上山巡边,防止人员、牲畜非法越境,协助当地边防部队打击非法采挖药材、非法打猎等行为。

2002年,李天元被塔城军分区卡梅斯台边防连聘为护边员,负责连队北边20公里边境线的管护工作。从此,李天元对巡边护边工作更上心了,不管多忙,无论刮风下雨,到了巡边的日子,他的身影总会出现在边境线上。

李天元与卡梅斯台边防连战士在巡边路上休息。记者 潘瑞雄 摄

起初没有车,李天元就步行上山,与边防连的战士一起巡边。来回30多公里的路程,他一走就是五六个小时。渴了,喝口矿泉水;饿了,吃口干馕。夏季,人烟稀少的边境线荆棘密布,蚊虫肆虐,走在巡边路上,李天元除了要忍受炎热的天气,还要忍受灌木刺透衣服划破皮肤带来的疼痛和蚊蝇在头顶盘旋伺机偷袭的“骚扰”;冬季,齐膝深的大雪和凛冽的寒风又会让李天元前行艰难。后来买了摩托车,李天元就骑车巡边,几年下来,他患上了关节炎。

“那么辛苦,又没有多少钱,还不如多养点羊、多挣点钱呢。”家里的亲戚劝李天元放弃护边员的工作,专心在连队发展养殖业,但他却不同意亲戚的看法。“我们是兵团人,屯垦戍边就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再苦再难也要把边境线守好护好。”李天元对亲戚说。

李天元与卡梅斯台边防连战士修补边境线上的铁丝网。记者 潘瑞雄 摄

2004年,为了女儿上学方便,李天元在团部购买了一套楼房,后来女儿上了大学,楼房就空了下来。由于平时工作忙,李天元几乎整年都住在连队的平房里,楼房买了12年,他在里面住了不到10天。

近年来,随着规模化养殖的发展和团场多元增收政策的实施,九连群众的经济条件不断改善,一些人陆续离开连队,搬到团部居住,九连只剩下12户常住户,而这12户常住户中,就有16名护边员。

李天元是这16名护边员队伍的负责人,他要为护边员们排好班,确保每天都要有人巡边。李天元每个月有一个星期的巡边执勤任务,遇到其他护边员有事不能巡边时,他还要替班。

“要是没有李连长,我可能早就搬走了,是他给了我留下来的信心。”九连群众、护边员伏建军说。

伏建军家中贫困,想通过扩大养殖规模增加收入,苦于没有本钱。

2013年,沮丧中的伏建军一度想举家搬离九连,另谋生路。得知这一情况后,李天元找到伏建军,把自家的60只生产母羊以每只低于市场价100多元的价格赊给伏建军。李天元的信任让伏建军暗下决心要把日子过好。如今,伏建军家中经济状况逐年好转,欠李天元的钱也早已归还。

从4岁来到一六四团,李天元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整整50年。如今李天元的两个女儿都已长大,家中还小有积蓄,完全有能力走出大山去更好的地方生活,但他从没这么想过。“在这里工作生活了那么久,对这片土地、对这份工作有感情了,只要边境安宁,我们付出再多都值了。”李天元说。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03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