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论剑 | “丢书大作战”是倡导读书还是营销作秀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4

 本期主题:“丢书大作战”,是倡导读书还是营销作秀?

“地铁丢书”是另一种形式“全民阅读”

●苑广阔

尽管“地铁丢书”招致一些非议,但是当它和唤起公众的读书意识、倡导全民阅读联系起来时,还是体现出不同一般的价值和意义。

首先这些参与“地铁丢书”的“丢书帮”,本身就是喜欢读书的人,当他们从自己喜欢的书本上抬起头来,离开自己的书桌,走出自己的书房,以在地铁车厢内丢书的方式唤起身边其他人读书的意识和热情,就说明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独自享受阅读的乐趣,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体现了读书之人的一种分享意识和精神。其次,现在很多城市都有各种各样的读书沙龙活动,但是随着潜在的读书爱好者被发现和挖掘出来,读书沙龙也就慢慢形成一个固定圈子,很难再发展新的读书爱好者加入。而“地铁丢书”运动,却是跳出了这种固化模式,一下把读书运动扩大到更多人,把读书的种子播撒到更多人的心里。最后“地铁丢书”看似只关读书的事情,其实不然,其行为本身也是对社会公共事务的一种积极参与。尤其是随着“全民阅读”连续三年写入中央政府的工作报告,引导和促进“全民阅读”已经成为一项需要全民参与的公共事务,这些“地铁丢书”活动的策划者和参与者,正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参与这一社会公共事务。

手机阅读、电脑阅读也是阅读

●张玉胜

黄晓明、徐静蕾等明星旨在鼓励粉丝多读书的良苦用心值得肯定。不过,鉴于国民素质和生活习惯的不同,表达善意未必一定要模仿跟风,激发国民读书热情还需从认知提升和培养习惯入手。

就人们的一般性心态分析,艾玛“丢书”活动的火爆来自两个层面的心理诱因:一是偶像崇拜。对于痴迷于明星偶像的众多粉丝而言,明星偶像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颇具魅力,值得效仿,其推崇和参与的活动也会被顺理成章地附和响应。其二,非“借”不读。清代诗人、文学家袁枚曾著文《黄生借书说》,文中以贫困学子黄生因无钱买书而借书阅读的故事,阐明因借书“必虑人逼取”而抓紧阅读的道理,从而得出“书非借不能读也”的结论。同理,刻意找寻到的“丢书”也许会因为其稀缺和意外而激发起读者阅读的渴望与热情。

但对于压根儿就缺乏读书欲望的冷漠者,丢不丢书又与己何干?所以“,丢书”影响注定是很有限的。搞不好的话,可能真会像有的网友调侃的那样,地铁“丢书”,会被保洁员以“乱丢杂物”而归于垃圾。

希冀以“明星效应”鼓励粉丝多读书,善意毋庸置疑,但不顾国情差异的东施效颦却未必奏效。推动“读书分享”活动,还需大力宣讲读书益智的重大意义,力戒浮躁与功利,让多读书、深读书、精读书成为国民的自觉行为与生活习惯。另外,要看到手机阅读、电脑阅读也是阅读,不可轻易认定国人不爱阅读。那么多的年轻人天天抱着个手机看,那么多人天天泡在网上,那里面就没有阅读吗?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8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