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手表

作者: 李金根/口述 肖良波 袁锦/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1

如今,手表并不是什么稀罕物。而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拥有一块手表会令人羡慕不已。

上世纪70年代,我在一师九团二连工作,每月的工资只有30多元钱,除了生活开支外剩不了多少,买手表对我来说是件奢侈的事情。每每看到有人卷起袖子,露出亮闪闪的手表,我就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手腕上佩戴着一块属于自己的手表。

那时团场里从用的到穿的物品大都产自上海,质量好、经久耐用,受到团场人的青睐。我决定要买一块手表,而且还要买块上海牌的。但那时买什么都要凭票,当我打听到买表也需要凭表票时,顿时傻了眼。表票大多由单位领导保管,奖励给在工作中取得突出成绩的先进人物。

为获得一张表票,我给自己定下目标:一定要当上先进生产者。有天,团里组织人到作业站开荒,我第一个报名并获得批准。为比别人多完成任务,我每天晚上打饭时多打一些,留着第二天早晨吃。第二天一早,天空刚露出鱼肚白时,我把饭用开水一泡,几口就吃下肚,吃完就去工地干活。等别人到达工地时,我已经快完成一天的任务了。连续半个多月,我的开荒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开荒结束时,我被评为先进生产者,获得一张表票。拿着表票,我兴奋得快要蹦起来了。

我专门请了半天假,带上表票,取出自己的存款,去商店购买手表。柜台里摆着各种样式的手表,大多是上海牌手表。营业员走过来问:“同志,你买手表吗?”我点点头。营业员又问我:“你有表票吗?”我从口袋里掏出表票给她看,并大声说:“有,你看这不是表票吗?”她不再说什么了,帮我挑选手表。我指了指一块上海牌手表,她从柜台里拿出来让我看。我拿起手表放在耳旁听了起来,手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清脆悦耳,仿佛在演奏着动听的旋律,令我格外舒坦。我买下这块上海牌手表,精神抖擞地回到连队。

如今,我已退休多年,每月工资有3000多元钱。团场人都过上了富足的日子,他们花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买一块手表,而且是换了一块又一块。我的那块上海牌手表已戴了近40年,虽然磨损严重,我却将它视若珍宝——看到它,我就会想起团场建设初期的那段艰苦岁月。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7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