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他的梆子戏

作者: 王景中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1

从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开始,每年的父亲节我都会写一段文字给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星星点点的夜空,一字一句地念给父亲听。因为这件事情,母亲笑我痴,弟弟说我傻,但我始终执拗地相信,我的心思父亲一定能够感受得到。

父亲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与家乡那片并不肥沃的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常年劳作让他养成了苦中作乐的性格。他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梆子戏票友,他那字正腔圆、举手投足间显示着专业水准的梆子戏唱腔让乡亲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父亲面对命运考验和生活磨难所表现出来的从容、乐观的生活态度如同烙印,始终印在我的心里。

记忆中,随着我们兄弟三人逐渐长大,父亲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我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得惊人;我们要上学,虽然学费不是很高,但对于从土里刨食的父亲来讲,那也是一笔不少的钱。为了尽量让我们吃得好一点、穿得好一点,并能顺顺利利地完成学业,父亲便和母亲一道,在农闲时蒸馒头卖,挣点小钱贴补家用。每天晚上,父母亲便开始蒸馒头。第二天早晨,父亲骑着他那辆自己焊制的自行车到离家十余公里的县城叫卖。虽然辛苦,但父亲从来不让我们兄弟三人插手,只是一个劲儿地对我们说:“把学习搞好,把学习搞好!”

那年夏日的一个晚上,母亲做好了饭,我们兄弟三个人也各自完成了作业,围坐在炕头,一边聊天一边等父亲回家。突然,窗外雷声滚滚,狂风大作,瓢泼大雨顷刻间就砸在地上。面对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两个年幼的弟弟立马躲进母亲的怀里,哭着说:“妈妈,下大雨了,爸爸怎么办呢?”母亲一边焦急地看着窗外,一边安慰我们:“没事的,没事的,你爸一会儿就回来了。”

雨一直下,我们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从我们家到县城有十多公里,几乎全是土路,雨大路滑,父亲要经过几多艰辛才能回到家啊!

突然,一直竖着耳朵听动静的母亲推开两个弟弟,一边下炕穿鞋一边说:“快,你爸回来了!”我们兄弟三人疑惑地问母亲:“爸爸在哪呢?”

我们跟着母亲一溜小跑来到院内,这时,一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旋律由远及近传了过来:“苏三离了洪洞县……”是父亲回来了!这不是他常哼唱的戏吗?

拉开院门,父亲的身影已经在眼前:浑身衣服湿透,裤子卷到大腿,脚上的鞋裹着厚厚的泥巴,肩上扛着自行车,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我们兄弟三人一拥而上抱住父亲,我的泪水和着雨水顺着脸颊尽情流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流泪,就是想哭!

父亲已经去世六年了,但这画面就像雕塑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会眼含泪水,对着浩渺的天空轻轻地问:“父亲,天堂里还有你喜欢的梆子戏吗?”

 

一键分享:
编辑:石芳纯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54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