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马灯

作者: 林青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20

前几日帮母亲收拾地下室,看见墙角吊篮里有一盏落满灰尘、灯罩泛黄的马灯,顿时勾起我儿时的回忆。

1966年年初,母亲随当兵的父亲转业来到二师三十六团,成为兵团职工,在大田班开荒造田。上世纪70年代初,团场自建了小水电站,家家夜晚灯火通明,直到冬季米兰河封冻才会停电。停电的晚上,煤油灯又为每家每户的照明派上了用场。

几年后,团里开垦的土地越来越多,新建了林园连,建起了果园,种上了苹果树、梨树等果树。母亲被选调到林园连工作,晚上给果园浇水时,几位女职工就会结伴行动。有月亮的夜晚,借着月光浇水,人也轻松。遇上阴天的夜晚,大家常常会因视线不佳踩进水里,鞋子和裤角都湿透了。虽说连里有马灯可以供大家轮流使用,可时常轮不上。

上世纪80年代初,团场实行承包到户“大包干”,职工们都很高兴,有人承包小麦田、有人承包养猪场,母亲承包了一片葡萄园。当年夏天,为夜晚浇水方便,母亲决定置办一个帮手——马灯。大忙季节,她特意抽空跑了两趟团部商店,花了两元四角钱,排了很长时间队,才买上马灯。

有了马灯照明,夜里浇水时,母亲不再担心踏进水里或崴着脚了。那时我十多岁,清楚地记得,每次给葡萄园浇水前,母亲会从院墙边的柱子上取下马灯,提前两天加满煤油,卸下灯罩擦拭干净,挑好灯芯捻子,用完后又会很小心地收起来。母亲不仅自己爱惜,还经常叮嘱我们小心使用,不要损坏马灯。

这盏马灯很受欢迎。因为母亲性格开朗、为人大方,班里的同事需要时,经常这个借去还回没两天,那个又来借,有时竟然还没还到母亲手中,又被转借了出去。夏季时,马灯一个月里有一半多时间在外面“转”。无论是班里的同事还是连队的职工,总是在用完马灯后,自觉地给马灯加满油。等马灯回到自家时,母亲又会精心擦拭、收拾利索,使其焕然一新。

母亲到了退休的年龄,可还是一直收藏着马灯。我们常劝母亲用不着就送人,可母亲一直舍不得。母亲时常回忆过去,给家人讲述团场建设初期的人和事,尤其是有马灯相伴的那段时光。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75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