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了纸张 薄了思想

作者: 吴言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18

近日,师弟又一本大作即将付梓,托人送来书稿让我先睹为快。读其书,犹见其人,自然是乐事一件。书稿中夹带了一封师弟亲笔信,信的内容介绍了他写书的目的,成书的经历,还毫不吝惜笔墨,一再恳求我为其书作序。作为一名普通的教工,使我惊奇的是,我何时“腕”大到可以忝在作序人之列了?然而盛情难却,我只有硬着头皮唯命是从。

初涉为别人之书作序的业务,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之感。以前也曾听说,请名人作序,一般都是作者为自己的书写序,把自己大吹特吹一番,然后征得名人同意,在序言的结尾署上名人的名字即可。然而,师弟的书稿已经呈上,我又不好与他合谋来复制别人的套路。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花点时间,把书稿从头至尾,仔细地阅读一遍。

但读罢,很有些失望,洋洋洒洒几十万字,书稿近半尺厚,书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观点略显老套不说,本来一句话可以表达清楚的事情,却被他反反复复,硬是凑足了十几页的“戏份”。其实,这种现象,绝不仅有师弟这一例,在书店里、图书馆,这种卑之无甚高论的著作越来越厚,于此相反的是,思想却越来越薄。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厚了纸张,薄了思想”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考核评价机制的原因、有一些人好面子的原因、有出版商的原因等等。在一些教学科研单位,年终单位量化的考核,字数也成为外行衡量学术水平的重要参照。书厚,则作者脸上也有光,单位发的奖励也要多些“。内容厚重”“材料富瞻”“体大虑周”等词眼,在当下众多著作中屡见不鲜,细翻这些大部头的书“,厚”几乎成为用功颇勤、搜罗俱细的代名词,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反正这位作者用了很多功夫。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著书立说厚与薄,本无可厚非。有话则长,长则长之;无话则短,言简意赅,言之有物。长与短、厚与薄之间要“见龙显仙”,既要字字有据、句句属实,又要有创新、有思想、有深度、有广度。既不能人云亦云,也不能一味地追求书的厚度,这样既浪费读者阅读的时间,也增加了印刷成本,抬高书店发行价格,读者买不起,著作也不能广为流传,坏处多多。

就像一位前辈所说的那样:书,是知识的海洋,构成这浩瀚海洋的就是那些林林总总的著作。但这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厚的著作就是其中的一桶水,薄的著作只是其中的一滴水。著作的价值并不一定和它的厚薄成为正比。

但愿学术界、出版界齐力摒弃“厚了纸张,薄了思想”的不良现象。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40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