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颗紧紧拥抱的石榴籽

作者: 江红霞/文 樊沙莉/图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15

我和帕地曼·克里木是有缘分的,就像两颗曾经散落在沙漠戈壁上的石榴籽,离散相聚终有时。11月11日,我们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就在三师伽师总场二连那间简陋的小屋里--她的家。出门迎接我的是她憨厚的丈夫和刚会走路的女儿,不大的院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菜地里被秋霜打蔫儿的几棵白菜上泛着亮晶晶的光,三间低矮的小屋十分破旧,屋内墙壁被煤烟熏成了黑色,从小窗投进的光显得有些昏暗。

我隐约地看见帕地曼·克里木在灰色的暗光中匆忙地穿上外套,跛着脚从里屋走出来。听说她刚生完孩子,我赶紧帮她包好头上就要掉落的围巾,弯腰将她的大衣拉链拉紧,我们的初见就是这么自然得超乎寻常。我长途跋涉中心里的所有顾虑和迷茫,瞬间被帕地曼·克里木眼中流露出的亲切与喜悦消除了。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的交流显得有些简单,经过连队干部的翻译,我了解到她和丈夫都没有上过学,既不会说也听不懂汉语。她家有25亩地,每年种植棉花收入1万多元。因为帕地曼·克里木身体残疾行动不便,三年前连队帮她一家人申请了每年800元的低保金,偶尔她的丈夫也会去附近连队打工补贴家用。她的家里没有一件家用电器,甚至没有桌椅板凳,刚生完孩子的帕地曼·克里木就睡在屋角用砖垒砌成的炕上,床上的被褥并不厚。

从帕地曼·克里木怀里抱过她刚出生15天的女儿,我才发现孩子和妈妈一样瘦弱。看到她们的生活环境和瘦弱身体,自己除了心酸,更多的是一份责任和因为责任而产生的压力。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会沉淀多少真情,不走这一趟,我永远想象不到在身边还有这样一些迫切需要帮助的兄弟姐妹;不走这一趟,我更不会真切地领会到结对认亲需要我们传递的这份真情有多重要;不走这一趟,我也体会不到现在美好的生活是多么值得珍惜。

尽管语言不通,但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流,也阻挡不了内心真情的交流。我们通过眼神、微笑、肢体语言,传递着我们初见的快乐,了解着彼此的生活。帕地曼·克里木和丈夫眼中始终流露着的善良与淳朴让我心生敬意,就要离开时我留下了自己一点微不足道的心意,并告诉帕地曼·克里木好好调养身体,照顾好孩子和家,两个月后我还会来看她和家人,我们一直握着的手在最后一刻变成了彼此渴望已久的紧紧拥抱,我能听到她在我怀里的笑声。如果一件小事能够为他人带来快乐,那么这件小事就值得我们坚持下去。

由于帕地曼·克里木身体不便,我要求她在家照顾孩子,将我送出门的依然是她的丈夫和女儿,她憨厚不善言辞的丈夫不停地朝我挥手,在我回望时,他居然对着我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顿时我感到热泪盈眶。这应该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啊,我想这是他给予我的最高礼节,也让我看到了自己一颗小小石榴籽的力量,我相信我们彼此的真诚,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后,会孕育出更多的石榴籽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作者系兵团公安局政治部主任科员)

一键分享:
编辑:李雪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1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