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要跟党走”——访老红军姚云松

作者: 朱放宁 席亚鹏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14

“当兵就要当红军,工农配合杀敌人,买办豪绅和地主,坚决打他不留情……”当年红军打土豪、分田地、建农会的举动,让14岁的土家族少年姚云松萌生了参加红军的念头。他瞒着父母参了军,成了红六军团特务团二营六连的一名战士,走过万里长征,在激烈的战斗中失去一条腿。

回望历史,96岁高龄的姚云松老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吃共产党的饭长大的,这辈子都要跟党走。”

深秋的一天,我们来到老红军姚云松的家,老人虽然耳背,但开朗健谈,身材瘦削而精干,一双深陷的眼睛,目光深邃有神。老人给我们讲述了长征路上的故事。

年轻时的姚云松。姚云松 提供

餐风茹雪翻雪山

1920年10月,姚云松出生于湖南永顺县一户贫困农民家庭,14岁参军,16岁便成长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姚云松随红六军团从湖南出发,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姚云松回忆道:“部队到金沙江边刚住下,就接到通知,让我们准备好辣椒和生姜,在翻雪山时用来御寒。”接着,姚云松所在的部队进入最为艰难困苦的时期——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中甸大雪山。

红军战士刚刚攀爬到海拔1000多米的地方,发现山势陡峭险峻,长年不化的积雪平均厚度达60多厘米,山沟沟、山洼洼里的积雪足有一米多厚。寒风凛冽,吹得衣衫单薄的红军战士直发抖。山上氧气稀薄,战士们呼吸困难,即使身体十分强壮的战士,攀爬了10多米,就嘴唇发紫、腿脚发软。

“当时我在团里岁数最小,快到雪山顶时,我的心脏好像快‘蹦’出来了,很想躺在雪地上歇一歇再走。但我记住了首长的话,在雪山上只要一躺下就会永远起不来。因此尽管头疼得快要爆炸,我还是坚持半跪、半爬着继续前进。在老战士的鼓励、搀扶下,我终于爬上了山顶,看着下山的路,我流下了泪水。那泪水不仅是因为自己闯过了这道‘鬼门关’活了下来,也因为我在那一刻深深地感到中国工农红军这支队伍的伟大!”姚云松说。

这座大雪山,红军战士们整整攀爬了两天,才翻越过去。

接下来,要翻过一座当地人称小中甸的雪山。姚云松用手比划着说,从山脚往山顶看,满山洁白一片,山顶处云雾缭绕,不知山有多高。团领导把当地向导找来一问,方知此山几乎天天刮狂风、日日降大雪,山上多处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就会失足落崖、粉身碎骨。部队首长再次叮嘱:“要汲取上次翻越雪山的教训,在雪山上不可因疲劳而躺倒;不可因口干而吃冰雪;不可因头疼而停步;不可因病倒而掉队。另外,战士们要多穿衣服、裹好脚,要多带干粮、辣椒和烧酒,咬紧牙关一定要翻过这座雪山。”

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部队翻过了雪山,进入当时的中甸县(现香格里拉县)。部队在这里筹集粮草,战士们打草鞋、缝补衣服,做过草地前的休整。

1985年10月,姚云松参观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并留影。姚云松 提供

忍饥挨饿过草地

几天后,部队向一望无际的草地进发了。

部队到达甘孜县,姚云松所在的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合后再次出发。由于人数增加了,粮食、草鞋没能得到及时补充。草地里找不到吃的,部队开始杀牛,吃牛肉充饥,并把牛皮割成条,裹在脚上当鞋穿。当时,天气变化无常,风雪说来就来,毫无征兆。十几天的行军,不少战士病倒了,战士们相互搀扶着继续走下去。

一天,看姚云松走不动,团长让他拉着马的尾巴走。野菜、树叶等能吃的东西都被吃完后,有人开始将牛皮做的鞋煮着吃。

一次,姚云松饿得难受,就吃了一些晒干的东西,没想到闹起了肚子。部队把他留在当地老百姓家休养。后来,收留部队又把他收留了,他又跟着部队出发。

长征结束后,姚云松所在的部队到达延安进行休整。

   1 2 下一页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09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