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攀艺术高峰——兵团杂技团强创新拼赛场纪略

作者: 徐敏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14

11月1日,在武汉·中国光谷第十二届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上,兵团杂技团的演员们在表演。安杰 摄

近日,武汉·中国光谷第十二届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在湖北省武汉市圆满落下帷幕,兵团杂技团带来的《春之韵——女子造型》节目在国内外众多参赛节目中脱颖而出,最终斩获黄鹤金奖。

国际比赛勇夺金

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已经连续举办了届,已发展成为与摩纳哥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法国巴黎明日国际杂技节、中国吴桥杂技节齐名的四大国际杂技节之一。参赛演员们都铆足了劲,希望在高手云集的大赛上脱颖而出。

《春之韵——女子造型》,是兵团杂技团于2015年创作的女子顶群体类节目,该节目成功地把传统杂技中的莲花顶、元宝顶、锐角顶、小树杈顶、倒挂顶、牌楼顶等技巧与现代舞巧妙融合,把对青春的礼赞以最直观的视觉形式呈现给观众。

《春之韵——女子造型》被称为杂技视觉大片,演员们清一色的长发绿裙,举手投足间充满韵律。倒立技巧一直是兵团杂技团的拿手绝活,表演中底座3名演员伸直双手握紧在一起,上层一位演员则在她们的手上完成倒立动作。演出中,演员们将新疆各族群众能歌善舞的特点融合在杂技技巧里,让原本极具紧张感的杂技表演更具艺术美感。不仅如此,节目中还有上下3层演员同时倒立的精彩表演,力量与稳定度堪称完美,获得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看完兵团杂技团的演出,西班牙菲格拉斯国际马戏节主席吉尼斯·马塔博斯克说:

“黄鹤金奖的评选体现了全球杂技艺术的发展趋势,技术固然是很重要的因素,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舞台、灯光、服装、化装、道具等的配合,也变得十分重要。”他对兵团杂技团带来的《春之韵——女子造型》节目印象深刻。

作为评委之一的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西部战区战旗文工团团长李西宁同样对《春之韵——女子造型》节目评价颇高:

“《春之韵——女子造型》节目在难度高的同时还做到了唯美、流畅、飘逸。”

凭借着完美的呈现,兵团杂技团带来的《春之韵——女子造型》节目成了本届杂技节的最美担当,除了捧回黄鹤金奖外,还收获了西班牙、意大利等国际评委送上的演出邀请函。

艺术创新无止境

兵团杂技团是一个有着 60 多年历史的老团,由汉族、维吾尔族、回族等多个民族的演员组成。上世纪50年代,兵团杂技团还是一个仅能演出简单节目的杂技组,如今已发展成为国际国内知名的专业杂技艺术表演团体。尤其是近两年,兵团杂技团《天鹅湖——男子倒立技巧》《向太阳——绳技》两个节目屡屡在国际国内赛场获奖。

2009 年以来,兵团杂技团坚持将演员们送到内地强化培训提高整体艺术水平,而同时邀请内地优秀编创人员前来指导,先后编排出了《天山来客——女子造型》

《生命之旅——男子倒立技巧》《向太阳——绳技》等一批优秀的节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意识到,无论是请内地的优秀编创人员来,还是自己的团队创作节目,都要把文化作为杂技节目的灵魂。

在这一理念的引领下,兵团杂技团先后创作了大型杂技剧《戈壁儿女》和《在那遥远的地方》,并收获了不错的口碑。杂技剧《在那遥远的地方》曾代表兵团参加了新加坡“春城洋溢华夏情”文化交流活动,并受邀参加了2015 年“相约北京”艺术节的展演以及赴内地的巡演,深受各界观众喜爱。

“当今的杂技界竞争很激烈,所有的荣誉都是一时的,在杂技节目的编排上要不断创新,一旦停下创新的步伐,马上就会被市场淘汰。”虽然已有众多荣誉在身,但兵团杂技团团长冯晓玲清楚地知道创新的重要性。

在日常的训练中,兵团杂技团加大了对演员舞蹈方面的训练力度,在演员的日常排练中开设了舞蹈课,每次排练除了要求演员将杂技动作做到位外,还要求他们把每个舞蹈动作也做到位,努力使杂技更具观赏性。

“只有不断创新发展,兵团杂技才能走得更远。”冯晓玲说。

慰问演出送欢乐

兵团杂技团坚持文艺为基层服务,在商演和各大比赛的间隙坚持下基层进行慰问演出。近两年,该团的演员们分别赴一师、二师、四师、五师、六师、九师、十师、十三师、十四师为团场群众进行慰问演出,最北到达过十师一八五团桑德克哨所慰问马军武夫妇,最南到过十四师皮山农场慰问当地群众。仅2016 年一年,该团就开展慰问演出 90 余场,观众达数万余人次。

在一师托喀依乡,90%以上的村民都是少数民族群众。为了观看演出,一大早村民们就身着节日般的盛装前来等待。演出过程中,演员们一丝不苟地完成每一个动作,给当地群众带去了惊喜和欢乐。一位坐着轮椅的106岁维吾尔族老大爷带头鼓掌,并用维吾尔语连说“亚克西(维吾尔语,意为好)”……演出结束后,一些村民还在家里做了抓饭,热情地邀请演员们来做客。

在桑德克哨所为马军武夫妇演出时,杂技团的演员们亲身感受了马军武夫妇的工作环境,听他们讲述守边巡边的故事。在中哈边境线上的桑德克哨所方圆几十里没有一户人家,这里夏季蚊虫肆虐,巡边时马军武夫妇不得不用一块在柴油中浸过的纱布顶在头上,防止叮咬;冬季冰雪封路,长达半年,他们要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28年来,马军武夫妇用青春和生命守护着中哈边境,这让演员们深受感动。“我们想让演员们通过与兵团英模人物的近距离接触感受兵团精神,领悟兵团精神的实质,让兵团精神不断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冯晓玲说。

喜爱兵团杂技的观众对杂技剧《在那遥远的地方》里升国旗那一幕一定不陌生,该剧的故事原型正是马军武夫妇。在基层生活中汲取创作营养,在向基层先进人物学习的同时净化心灵,这是艺术工作者不可或缺的一课。

“我们拼赛场,是要通过参赛检验演员的艺术水准,激励我们创作精品,在国际国内的演出市场上打出自己的品牌。我们到团场,就是要为基层群众服务,把艺术的正能量送到基层群众的家门口,让大家知道兵团有这么优秀的杂技节目。”冯晓玲说。

人才培养下工夫

兵团杂技团始终把人才培养作为重点工作来抓。抓青年演员的思想教育,抓民族团结,抓艺术生产。针对团里青年演员多、民族演员多等特点,该团支持并鼓励在青年演员中开展各类丰富多彩的活动,坚持对青年演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民族团结教育、法律常识教育。

在下基层进行慰问演出时,兵团杂技团都会组织演员们到当地的团史管、博物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参观,让青年演员更多地了解兵团历史,使兵团精神不断内化于心。

“每次慰问演出回来,演员们都有很大的变化,每次的参观学习都是一个心灵净化的过程。兵团精神中包含拼搏精神,而杂技恰恰也需要拼搏精神。杂技要挑战人体极限,挑战不可能,把这种拼搏精神融到杂技里面,就会变成一种可能。你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再使一把劲,可能就成功了。”冯晓玲说,“兵团杂技团的演员大多是‘兵三代’,他们身上流着父辈的鲜血,继承了兵团人吃苦耐劳的品质,无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在平时的训练中,有一种精神一直是支撑他们坚持下去的动力,那就是兵团精神。”

 

一键分享:
编辑:张宇帆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906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