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天山道枢纽科考发现罕见大型太阳崇拜遗址

作者: 王瑟 来源: 光明日报 日期: 2016-11-08

 

  图为青铜高足环牛祭盘。从整个造型来看,该器形既有草原的风格,又具有中原文化的内涵。巫新华 摄

  空中看太阳崇拜遗址。巫新华 摄

明代郑和七下西洋,为人们津津乐道,但同时代的陈诚五次出使西域,却鲜为人知。

近期,来自新疆文物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多位专家学者,组成了新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学科最完整的科考队,沿着当年陈诚出使西域走过的天山道进行了为期10天的考察研究。他们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出发,最终到达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新源县,途中使用无人机航拍和激光扫描等高科技手段,让这条古老的道路以与以往不同的形式呈现在人们面前。

天山道的魅力

从和静县出发,进入天山深处,这就是丝绸之路的天山道。丝绸之路天山道缘起于何时呢?从目前考古发现来看,在距今3000年左右,天山巴仑台南部沟口一带就有人类活动的遗迹。

科考队进入巴音布鲁克草原,在那热德郭勒河谷草地,一处巨大的土墩遗址进入视野,令所有科考队成员精神大振。

这处大型土墩遗址地表有明显的圆丘状土堆和一些石围、石围土墩、土石堆标志,有类似墓葬的土墩和石堆遗址17座,分布规律不明显。有两座形似墓葬的土墩形制较大,其中一座位于遗址南部,为石围土墩遗址,双重石围,外围直径114米,内围直径约73米,中间土墩直径50米,高6.5米,顶部有凹坑,坑深约1.8米。

科考队无人机航拍与激光扫描团队、遥感考古专家们一起工作,最终确认这是一处太阳祭坛样式的大型人为构筑的青铜时代遗址。它最重要的文化特点就是太阳崇拜。图形基本是由青铜时代早期鹿石鹿角变形纹饰和一些中亚草原斯基泰野兽纹饰图案构成。由此专家们初步认定,它的大体年代应该在距今3000年至2500年之间。

根据已有的新疆考古发现资料来看,这处遗址应该是迄今为止新疆境内规模最大、形致最完整的青铜时代太阳祭坛式遗址。它的结构是表达亚欧草原大游牧时代草原居民宗教文化内涵最典型的一个象征。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文物局副局长覃大海认为:“在这个区域发现这种具有太阳崇拜祭坛地表形态的大型人为构筑遗迹,十分罕见。这是远古时代人们主观意识通过客观人为建筑表现出的精神文化产物。”

科考队翻过天山,来到了新源县,一件阿勒马勒青铜时代环壕聚落遗址让所有人眼前一亮。从外观看,这个祭盘上有16只栩栩如生、形状各异的瘤牛,中间的三根柱子是祭火用的灯柱,用来插火把或者火棍,这也是早期拜火教的圣火坛。经测量,圆形祭盘总高31厘米、盘径28厘米、圆盘内深1.5厘米;高园足底径22.6厘米、高园足顶径5.3厘米、高园足通高22厘米。

覃大海介绍,这是欧亚草原一种常见的器形,这种器形可以反映人类经济生产能力。“从整个造型来看,既有草原的风格,又具有中原文化的内涵,正好印证了我们今天走的这条道是亚欧古代的交通大道,东西文化在这里交汇、发展。”

阿勒玛勒高足环牛青铜祭盘是在新源县阿勒玛勒青铜时代环壕聚落遗址发现的。这是3000年前的早期游牧部族的环壕聚落,也是西天山地区规模最大的环壕聚落遗址。此次也是考古专家们首次在西天山区域发现成系列、成数量体系、成规模的环壕,这也见证了伊犁河谷的草原文化渊源。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中心主任巫新华介绍,环壕聚落实际上就是早期中亚草原地带最早的城市雏形,也就是早期游牧民族的军事防御设施,相当于后期的城墙。

科考的收获

对被誉为“黄金之城”的阿勒吞古城的考察,对人类首次使用炭火遗址的考察,以及众多新发现,让科考队员欣喜。

伊犁河谷与巴音布鲁克山地是天山古代交通的关键区域。这里西通中亚、西亚各地;东到吐鲁番哈密盆地;南向焉耆盆地和所有天山南部绿洲;北抵准噶尔盆地,是天山山脉最大的交通枢纽。这里还是西域历史所有文化的分布与影响区,也是亚欧所有重大历史事件关联地区和古代大规模人群迁移活动必经之地。

新疆文物局局长王卫东说:“天山道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部分,如今也是一条旅游热线。现在大多数人看到的就是山水和花草,通过调查,发掘这条线的历史文化,通过历史文化配合旅游,让游客对天山道有所了解,对新疆有所了解,必将增强人们对祖国的认同感,对中华民族的崇敬。”

巫新华认为,古代新疆是地理上沟通或完成亚欧大陆东西方文化与政治、经济交流的唯一桥梁性地域,是唯一通道。今天新疆仍然拥有古代西域在亚欧大陆东西交通的所有独特优势,是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东联中国内地与东亚各国、西通亚欧乃至非洲最便捷的区域。也就是说,今天的新疆仍然具有自古以来曾经拥有的优势,也必将发挥自己独有的作用。

一键分享:
编辑:张宇帆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