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符号 | 马军武

作者: 黄毅轩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07

马军武在瞭望塔上观察边情(资料片)。记者 潘瑞雄 摄

“请总书记放心,我会一生一世在桑德克哨所守护下去。一生只做一件事,我为祖国守边防!”2014年,十师一八五团护边员马军武两次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他向总书记这样保证道。

为了这句誓言,马军武在边境线上一守,就是28年。

28年,枯燥、孤独、无助……只有马军武自己知道,他把心酸和痛楚都咬碎了往肚里咽,只为了让五星红旗每天在哨所升起。

桑德克哨所距离一八五团团部14公里,方圆几十平方公里,只有马军武一家人。离哨所100米处,就是我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间的界河——阿拉克别克河,32号界碑就矗立在界河边上。

当地自然环境异常恶劣,一年6级以上的大风要刮140多天,而且是世界四大蚊区之一。有人戏言,生活在那里一年要“死”4次:春天被洪水吓死,夏天被蚊虫咬死,秋天被风沙刮死,冬天被冰雪冻死。

就是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下,马军武却坚守了28年,“我们是兵团职工,守水护边是我们的责任。父辈们就守着界河,如果我们不守,谁来守?哨所虽然偏远,但代表着祖国的尊严!守住了界碑,就守住了国土。守住了界河,就守住了家园。”

1988年4月23日,阿拉克别克河突发百年不遇的洪水,一时间,浊浪滔天,肆虐的洪水以每秒120立方米的流量汹涌而来,撕开桑德克龙口,泄入位于我国境内的喀拉苏自然沟。

很快,一八五团的十几个连队就被洪水分割包围,成为孤岛;两万多亩良田和一万多亩草场被淹,成为泽国。更为严重的是,按照国际惯例,如果任凭界河改道,那么界河以东、喀拉苏自然沟以西的55.5平方公里国土,都将划入邻国版图。

危难时刻,兵团人挺身而出。十师迅速组织各团场群众、工矿企业员工奔赴抗洪一线,与驻地边防部队指战员、当地群众一起,死保死守,奋战16个昼夜,最终成功堵住洪水,令界河重回故道。

洪灾过后,兵团筹建桑德克哨所,刚满19岁的马军武毅然报名前往,他接过了父辈的旗帜,独自一人驻守在荒无人烟的界河边。直到1992年经人介绍,他与张正美喜结连理。自此,桑德克哨所,这个“西北边境第一哨”变成了“夫妻哨”。

从青年到中年,马军武和妻子张正美就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了边境线上,巡边、守水、护林,创造了所守边境线,20多年未发生一起违反边防政策事件和涉外事件。

其实,兵团还有许许多多像马军武和张正美一样的护边员,他们用青春和生命捍卫着祖国领土的完整,诠释了兵团屯垦戍边的责任和担当。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63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