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克明:难忘女拖拉机手的垦荒岁月

作者: 郭地红 吴长缨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07

1952年1月,新疆军区招聘团在湖南湘潭招女青年参军。19岁的曹克明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得一晚上睡不着觉,她和一群姐妹报名参军。她们的父母知道孩子们要去很远的地方,没有阻拦。就这样,曹克明离开家乡,和一群湘妹子前往新疆。经过两个多月的行程,她们到达新疆,被分到一个叫车排子的地方(今七师一二三团)。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没有融化的积雪,白茫茫的戈壁滩一眼望不到边,这与山清水秀的家乡差别太大了,她们忍不住哭了。

从芦苇棚到地窝子

曹克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脚下的土地被厚厚的盐壳覆盖,三月北疆仍冰雪封冻。怎么住呢?芦苇是天然的建房材料,战士们就地取材,将芦苇齐刷刷地割倒,一捆捆竖起来,背到事先平整好的场院里。再把背来的芦苇压扁,捆成长度一致、粗细相近的苇束,叫它“苇把子”。然后,用削尖了的红柳把“苇把子”一条条串在一起,结结实实地捆扎起来“。苇把子”是有韧度的,可以弯成需要的形状,把这一张张编好的“苇把子”弯成弓形,两头埋入土中,一座座拱桥状的芦苇棚就这样诞生了。这是她们在这片土地上建起的第一批住所。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春风把茫茫戈壁吹得绿意融融,封冻的土地也渐渐解冻,可以挖地窝子了。战士们先选择土质坚硬的地方,挖一个口子,然后倾斜着向下挖,挖出两米深,四五米见方的土坑。周围用土垒出30厘米高的地基,上面再搭几根粗一些的木头当房梁,盖上一层树枝,铺上厚厚的“苇把子”,用泥拌着碎草封好房顶,房顶上还要留出两个洞,一个是窗户、一个是烟囱,一个家就建起来了。地窝子是战士们集体智慧的产物,成为兵团屯垦史上的特殊见证。

10个湖南女兵住进了新建的地窝子。冬天,外面冰天雪地,地窝子里温暖如春;夏天,她们住进芦苇棚,凉爽宜人。

到苏兴滩割麦子

1952年夏天,部队在苏兴滩(今七师一二七团)种植的小麦成熟了。田里麦浪滚滚,一片金黄,煞是喜人。当时没有小麦收割机,要靠人力收割,于是,全团组织劳力收割小麦。

全团战士在地头集合,个个精神抖擞,手里的镰刀早已磨得锃亮,那场面不亚于接受一场新的战斗。政委在现场动员讲话说:“同志们,经过一年的辛勤劳作,希望的种子终于结出幸福的果实,今天就是我们收获的日子!”接着,全团战士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劳动中,团长、政委也和战士们一块儿劳作。

曹克明和一群湘妹子当时被分到第六作业站的伙房工作。接到收割小麦的通知后,她们立即赶到苏兴滩。割了一天小麦,曹克明累得疲惫不堪,但她没叫一声苦。大家的劳动热情把周边的少数民族牧民都感染了,他们赶着“槽子车”,背着镰刀,从奎屯河西边浩浩荡荡地赶来,帮助部队割麦子。

割麦季节骄阳似火,大家干得汗流浃背。伴随着“唰唰唰”的割麦声,一片片麦子应声倒下。收割小麦的日子里,战士们披星戴月,早出晚归。

为了庆祝苏兴滩的小麦丰收,文工团前来慰问演出,大家闻讯一片欢呼。晚上,文工团在操场上表演节目,节目非常精彩。曹克明以为大家会眼都不眨地看完,可出人意料的是,只看完几个节目,许多战士就东倒西歪地睡着了,其疲劳程度可想而知。这件事很快被团政委知道了,他说,以后再不能打疲劳仗了,要劳逸结合,干10天休息1天,中午要午睡。

曹克明和大家割完麦子,回到第六作业站,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打土块。打土块是重体力劳动,一天下来,累得人腰酸背疼,路都走不动了,但她们仍然坚持出工。湘妹子们吃苦耐劳的精神让领导十分感动。一天,曹克明和几个湘妹子接到上级通知,到师部学习开拖拉机。

当拖拉机手的日子

1952年年初,团场开进来一辆拖拉机。最初,战士们不会操作,拖拉机时常抛锚。战士们编了一个顺口溜:“拖拉机、拖拉机,赶不上当年黎鸣棋。”黎鸣棋是部队的开荒大王,拖拉机开荒的速度赶不上黎鸣棋,是个笑话。所以拖拉机一直在团部“趴窝”。

在这以前,曹克明从未听说过拖拉机,当她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拖拉机,不吃饭、只“吃”油,在荒原上奔跑,兴奋极了。一靠近这个庞然大物,她又有点害怕。坐在拖拉机上,拖拉机一发动,她的心更是“怦怦”跳得厉害。

3个月的培训结束,曹克明回到车排子。那一年团里进了3台链轨式拖拉机,一台分配6名驾驶员,3男3女。

起初,机车组开荒作业效率不高,寻找原因,原来是姑娘们每次换档时手发抖,变速齿轮相连时发出的声响吓得她们把手缩回来,不敢用力。而挂挡后又忘了加大油门再起步,一起步就熄火。

指导员给她们下命令,3天内必须掌握挂挡,学不会走人!命令一下,果然有效,每次变速见到排挡位置对正时,男同志就用力拍打女同志的手,连手带排挡一起打进位置。下班时,姑娘们的手都被打肿了。这个办法虽然粗暴,但有效,只用两天时间,姑娘们便攻克了难关。曹克明发动车、摇摇把,一口气可摇50多圈。不久,机车组工作效率提高了。

在工作中,曹克明等女同志和男同志一样,开荒、耕地,吃住在地头。经过磨炼,女同志胆子慢慢大起来,男同志敢干的工作,她们都敢干。机车组临时设立了宿营地,地里有很多蛇,不是爬到被子上,就是盘在桌子上,昂着头向人示威。一天雨后,一棵柳树上有近百条蛇晒太阳。为了消灭蛇,女同志和男同志一起去捉蛇。刚开始,她们见到蛇很害怕,后来敢扒蛇窝,用铁钳子夹蛇,一中午能捉一桶。

有一次,开荒的地在离机耕队很远的地方。半夜快没柴油了,要到机耕队取油,来回要跑20多公里。为了不耽误机车耕地,曹克明一个人去机耕队取油,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狼。曹克明从小没见过狼,以为是野狗,根本不害怕,扛着油桶从狼面前走过。回来后,她把路上的情况告诉其他同志,大家都为她担心,说那不是什么野狗,是狼!她才知道害怕。但在当时她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机车熄火。

到了冬天,曹克明和机车组的战士们参加修建车排子水库大会战。战士们要在平地上挖出一个大坑,把坑里的土运上来修大堤,拖拉机手的工作是驾驶机车碾轧大堤。曹克明开的是一台重型苏式链轨拖拉机,这种拖拉机是拉杆式装置,男同志操作起来都非常吃力,她一个女同志,个子不高、力气又小,操作起来更加吃力。遇到机车在地头拐弯,她双脚和双手同时用力,把拉杆几乎拉倒了,才拐过弯来。半年后,水库终于建成。

1958年,曹克明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继续开拖拉机,退下来当检修员。1960年,她又到团修造厂当了一名技术员。

曹克明当了30多年技术员,经过她检修的拖拉机有多少台,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如今,曹克明仍住在一二三团,颐养天年。她时常想起当年一起战斗过的女拖拉机手,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垦荒岁月。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63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