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感动 心灵的洗礼

作者: 肖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1-06

编者按:

前不久,兵团先进典型事迹巡回报告宣讲团穿沙漠,走天山,行程一万多公里,历时近一个月,辗转南北疆14个师,作了17场宣讲报告,两万多人在现场或通过视频接受教育。报告团里,有无私帮助维吾尔族兄弟致富的尤良英,有50余年扎根昆仑山为各族牧民治病疗伤、调解矛盾的“喜喜连长”张永进,有帮助各族青年致富、助人为乐的带头大哥付江录,还有本文作者肖帅以及陈文忠——兵团优秀共产党员程永革事迹的宣讲员。

一路的交往,生活中的尤良英、张永进、付江录乐观向上,包容善良……他们的人格魅力影响着作者,让作者感悟颇多:“每听他们一次宣讲,每和他们一起交流,都让我感动。在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的心是温暖的。他们都是普通人,却都有着高尚的情怀。我的眼睛,经常因他们的善良而湿润……”

本文所写的一些细节,能让读者从另外一个侧面窥见这些先进典型人物的内心世界——

 

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岗位,却承担着一个共同的任务,就是认真完成兵团党委交给的宣讲任务,落实兵团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永辉关于讲好自身故事,传播正能量,弘扬兵团精神的指示要求。

一路上,“喜喜连长”张永进率先垂范,干什么事情都准时准点,陈文忠称他为“62岁的青年”;尤良英对连队的生产生活和各项政策如数家珍,无论到哪里都是我们的“新闻发言人”,我们解释不清楚的都会请教她;付江录是个“通信员”,每天吃饭、坐车或有其他事情,他都会及时通知大家;张永进的腰不好不能拎重东西,陈文忠就经常帮他提箱子,处处照顾他。我是一个学员,跟着三位劳模,边学习,边提高,边观察,边记录——一路走来,感慨无限。

“喜喜连长”不为人知的故事

“喜喜连长”张永进是个幽默的人。我们请教他“喜喜”二字的由来,他说,当兽医的时候他经常给牛接生,给牧民带去喜事;做妇产科医生的时候,他经常让大人小孩平安;当连长、指导员的时候,连队从来没有亏损过,一牧场的职工们都说,张永进来了,喜事就来了,后来他就成了“喜喜连长”。

张永进今年62岁,被十四师一牧场返聘为政法委书记助理。虽然是返聘,但他跟正常上班一样认真。他脸色黝黑,额头上的皱纹里,镌刻着兵团记忆。说起十四师和一牧场,张永进如数家珍。他语速较慢,嗓门较大,说到兴奋之处,会无所顾忌地哈哈大笑。他的维吾尔语说得比汉语好。一路上他电话不断,大部分是用流利的维吾尔语与对方交谈。我们听不懂,他打完电话会解释给我们听:有人问他从一牧场医院转院需要走哪些流程;有人问他档案上登记的年龄和实际年龄不一样,怎么办理退休手续;有人家里老人过寿,想请他去坐坐……张永进爱走路,因为站或坐的时间长了,腰受不了。他说,在一牧场的时候,一天走十几公里是常事。

张永进有“4把刀”,这是因为他的腰带上插有4把钢片。他年轻时,在一牧场给职工盖羊圈的时候砸伤了腰。当时,两个人抬着一根很重的木料,走在后面的人脚下被绊,木头滑落,砸在了张永进的身上。那时候他还年轻,没当回事,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腰也越来越不舒服,再到医院诊治,医生说那两块碎过的脊骨太薄,没办法做手术,就给了他一根有4把钢板的腰带天天束在腰上,固定着腰椎、支撑着腰部。因为这根腰带,他每次过安检的时候都会被安检员叫住,拿出来检查。后来,为了方便省事,他一进机场或车站就把腰带拿出来,系在外面。我们与他开玩笑说:“张连长,过安检了,快把你的‘4把刀’拿出来。”

“喜喜连长”系的皮带有36年的历史。

说起这根皮带的故事,张永进轻描淡写,但我却听得满眼泪花。

这根皮带是他1980年在和田买的。卖皮带的是一个维吾尔族商贩,他要3元,张永进还价2元,他不卖,最后还是3元成交。皮带头磨断了,张永进就截一段,皮带眼撑大了,他就缝一下,新缝的白色尼龙线头还清晰可见。有一天,我们在乌鲁木齐,大家都劝他买一条新的皮带,他说,这条还能凑合用呢,新买的皮带用不了几天又坏了。

在乌鲁木齐周边宣讲的时候,他妻子来看望他。我们说:“你嫁了一个好老公,把你照顾得多好,下辈子还要嫁给他。”他妻子看着我们说:“下辈子就算了,这辈子我都没让他照顾过。你问问他,我们家啥时候花过他的钱?”张永进说:“这是真的,因为我是干部,每个月有工资,有一些群众没有工资,他们有困难的时候张嘴问你要了,你咋能拒绝?最大的两笔钱有十来万元,是替两位老职工交养老保险,当时如果不及时交,错过时间,将来退休后养老金就会有问题。钱借就借了,也不用打借条,现在问我的工资到底都借谁了,我还真的想不起来……”

张永进把自己的一生和一牧场紧紧地连在一起,把群众当成自己的家人,将自己本来不多的工资给了别人,帮了别人,却委屈了家人,家里只靠妻子微薄的工资来维持,这需要多大的胸怀和爱心啊!

张永进真是了不起。

尤良英家里的那些事儿

个子不高,走路很快,一说话就会露出洁白的牙齿哈哈大笑。尤良英快言快语爱说话,对一些新的政策理解非常到位,一些新的理念和名词常挂在她嘴边,超出一个兵团连队职工正常的知识面。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常常把自己的荣誉与各方面的支持、麦麦提图如普·穆萨克的努力结合在一起。

尤良英讲维吾尔语跟汉语都带着“川味”。一次,在南疆作宣讲时,她说的是维吾尔语,我注意到,前排坐的两名维吾尔族干部面带疑惑地交流着,听到她用汉语解释后笑了起来。后来,我问那两名维吾尔族干部,他们说,尤良英的维吾尔语带着火锅味,猛一听真的不太懂,汉语还是能够听明白。

尤良英的维吾尔语是跟麦麦提图如普·穆萨克两个人共同“开发”出来的一种独特语言。据她所说,她的维吾尔族弟弟的汉语也是一口标准的“川普”。

在乌鲁木齐宣讲时,尤良英所在的团场下起冰雹。那几个晚上,尤良英失眠了,那可是300多亩地呀,一家老小和在她家打工的十几名维吾尔族兄弟姐妹都指望着地里的收成呢!

她拿着手机让我们看,还没红的枣儿和比枣还大的冰雹铺了一地,景象很惨。她不停地打电话“遥控”指挥,告诉丈夫,怎么做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我说:“你这样能行吗?”她自信地说:“种地遇到自然灾害是常事,我也是个小有名气的‘土专家’呀!”

尤良英的儿子从阿拉尔一所中学转到二师的华山中学上高二,这是让她牵肠挂肚的事。她儿子开学的时候,我们正在乌鲁木齐周边作报告。报告结束后,她一会儿一个电话,叮嘱丈夫怎么开车去华山中学,怎么在就近的地方住宾馆,怎么联系学校。一切安排妥当后,她又给儿子打电话,不住地说“对不起”,让儿子要吃好,要听老师的话,要慢慢适应华山中学的环境和教学节奏。每次打电话,她的眼里都含着泪水,这是一个妈妈对儿子的爱和愧疚。事后她说“:儿子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上高中,我不能送他去,真的是非常难过,好在儿子能理解。宣讲是大事,其他都可以放下,等宣讲结束后我再去看他,给他带点好吃的。”可是宣讲结束后,尤良英并没有去看儿子,而是直接回到了家里,因为灾后生产耽误不得。

“ 大付”的遗憾

我们开始叫付江录为“小付”,后来大家说“小富即安”,他以后不思进取就没办法帮助别人了,最后统一称他“大付”“,大富”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付江录正式场合很少说话,甚至一说话就脸红——不过红得厉害不厉害看不出来,因为他的脸比较黑。宣讲用的是“半普通话”,私下交流,他说一口地道的新疆土话,说起笑话,谈起各地的风俗头头是道。付江录能拿出那么多钱帮助别人,这来源于他很好的家教,因为他们家最穷的时候,父母是先还欠账,还完账剩下的钱才用于家里的生活,有点好吃的都会留给孩子。

父母不住地给他灌输着行善的观念,告诉他有钱了要多帮助其他人。

我们在石河子宣讲的时候,付江录资助过的小姑娘王小丽考上了石河子大学的研究生,来学校报到。第二天,孩子给他打电话时,我们已经到了乌鲁木齐。他遗憾地说:“先前不知道孩子在石河子,应当请孩子吃顿饭,给她买几件衣服。唉,就这样错过了,太遗憾了!”

家住十三师大营房的王小丽,13岁时父亲因意外去世,母亲受到刺激神志不清。年幼的王小丽,只能靠捡破烂维持生活,还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和精神失常的母亲。这是个坚强的孩子,肩负着她这个年龄本不该承担的生活重担。2012年7月,王小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塔里木大学。因为没有钱,她不准备去上学了。付江录听说后,来到王小丽家,打量了一下房子,他心里一阵发酸。那是一间旧的车库,里面摆着一张床,家里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灰暗的通道通向一个地下室,里面吊着一盏昏黄的灯,那是王小丽学习的地方。看到王小丽,他想起自己一双儿女依偎在他身边幸福的笑脸。付江录当时就决定,每年拿出5000元,帮她交学费,直到大学毕业。王小丽上学后,他和家人就给她发短信、打电话,询问她的学习情况,问她吃得怎么样,穿得怎么样,伙食费够不够,希望她顺利完成学业。每年寒暑假,王小丽都会到付江录家里来看看。开学前,付江录都会把她叫上,一起吃个饭,然后给她买几件衣服,买些好吃的。

此次与王小丽在石河子未能会面,付江录一直埋怨自己,说昨天应该和孩子联系一下。分别的时候,他对我说“:肖老师,王小丽在石河子上学,她跟我的亲闺女一样,以后我来不了,她生活上有啥困难,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她。”

我答应了付江录,并让他把我的手机号码给王小丽。我知道,这个承诺是爱心的传递,我想我会做好的。

且听众人论精神

一路宣讲,收获多多。

在十四师宣讲结束后,十四师统计局干部季艳娇说:“这些先进人物用一生来奉献,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他们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了兵团,奉献给了国家,我被他们的精神感动。在今后的

 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岗位,却承担着一个共同的任务,就是认真完成兵团党委交给的宣讲任务,落实兵团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永辉关于讲好自身故事,传播正能量,弘扬兵团精神的指示要求。

一路上,“喜喜连长”张永进率先垂范,干什么事情都准时准点,陈文忠称他为“62岁的青年”;尤良英对连队的生产生活和各项政策如数家珍,无论到哪里都是我们的“新闻发言人”,我们解释不清楚的都会请教她;付江录是个“通信员”,每天吃饭、坐车或有其他事情,他都会及时通知大家;张永进的腰不好不能拎重东西,陈文忠就经常帮他提箱子,处处照顾他。我是一个学员,跟着三位劳模,边学习,边提高,边观察,边记录——一路走来,感慨无限。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58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