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博士山

作者: 张万成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6-10-24

在一师四团机关和十二连之间,有一座山,当地人称博士山。

说是博士山,其实就是一座石头山,山上的石头间零星地长着些野草。博士山将四团划分成两部分,当地人以山为界,称山南片和山北片。

为何叫博士山,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步兵第五师十四团一营部分人员,与国民党起义部队六十五旅驻乌什县边防大队警卫队一部合编,共同承担边防守卫任务。一天,战士们来到四团查探,发现四团土壤肥沃,可以开垦。

一位带队的老红军战士来到这座山上,举目四眺后,询问向导,这是什么山。向导说:“博孜山。”老红军战士听了,说:“这地方不算高,不是山。”老红军是陕西人,方言浓重,随行人员将最后三个字听成了“博士山”,于是在开荒地图上标注“博士山”。之后,地图送审时,谁都没注意到这个地名。直到赵国胜来四团当政委,走访中才了解到原委。原来,赵国胜是陕西人,听到有人说是博士山,就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当时的老参谋说是老红军战士起的名字,问老红军战士是哪里人,回复说陕西人。赵国胜连吟几遍“博士山”,悟出是陕西话“不是山”的谐音,哈哈一笑说:“就这么叫吧!”博士山的名字就这样传开了。

在大生产过程中,老军垦战士劳武结合,屯垦戍边,在茫茫荒原上开荒造田。他们用废旧钢材打制劳动工具,自制扁担、筐子,用肩挑、用手抬,在戈壁上兴修水利、开渠引水、垦荒造田、植树造林、架桥修路,当年开荒1005亩土地。1956年,团场成立了第一个机耕小队,有3台拖拉机,7名机务人员。随着农业机械被引进团场,开荒造田的速度大大提高,他们开垦出一块地就耕种一块地,实现了粮食自给,他们将生产的粮食支援开发塔里木的大会战。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渡过粮食短缺的难关,团场广大干部职工用马铃薯粉、骆驼刺粉、玉米秆粉、玉米叶粉充饥,节约大量粮食上交国家。至上世纪70年代末,四团已开垦9万亩土地,形成了干、支、斗、农渠配套,条田林网纵横,戈壁与农田接壤处防风林密布的格局。

上世纪80年代初,四团在博士山上建起了一座电视转播塔。后来,山上又逐渐建起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信号塔以及水文监测塔等。

博士山下还出了几名博士。19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有一位姓陈的考生考上了大学,毕业后留学英国,成为四团第一位博士。以后,博士山下的博士越来越多,这也许是博士山的福荫吧?

团场的老人们习惯到博士山上散步。一来运动,二来登高远眺,看一看团场小城镇的美景,看一看天上云卷云舒。

前几年,四团的种植户们利用博士山下平坦的戈壁滩晾晒辣椒,省钱省力又方便。到现在,他们还对这个不花钱的天然晒场心存感激。

站在博士山上,望着山下一片片随风起伏的麦浪,一行行望不到头的玉米秆,结满杏子、红枣的果园,我的心里充满了丰收的喜悦。这片土地孕育了无数动人的故事,也承载着无限的希望。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78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