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军武夫妇:我爱我的国 我爱我的家

作者: 潘瑞雄 朱岳锋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0-24

我爱我的国 我爱我的家

——马军武夫妇守水护边的故事

国庆节期间,十师一八五团迎来了众多游客。到一八五团旅游,桑德克民兵哨所是许多游客必去的地方之一,因为这里住着一位军垦“明星”——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道德模范马军武。

10月5日,马军武在瞭望塔上观察边情

10月5日,记者见到马军武时,他正在哨所外与游客合影。宽厚的肩膀、黝黑的皮肤、憨厚的笑容,穿着一身迷彩作训服的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与记者接触过的许多兵团职工一样,平凡、朴实。马军武的妻子张正美正在哨所院内晾晒辣椒。

马军武的妻子张正美在哨所院内晾晒辣椒。

送走了游客,马军武登上了哨所旁的瞭望塔,拿着望远镜观察边情。“看,下面流淌的这条河就是阿拉克别克河,河那边就是哈萨克斯坦。”马军武说。记者顺着马军武手指的方向望去,阿拉克别克河蜿蜒曲折,河边层林尽染,一幅极美的风景画卷。

马军武告诉记者,阿拉克别克河是额尔齐斯河的支流。在中哈两国未正式勘界之前,两国以河为界,当地群众称这条河为界河。一八五团职工在界河边修建了桑德克龙口,引水灌溉农田。

“现在是枯水期,等到了汛期,连着下几天大雨,这河就可能闹洪灾。”在马军武眼里,界河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静美。

1988年4月,一场洪水侵袭了一八五团。河水从阿拉克别克河河道中涌出,吞噬了桑德克龙口,泄入我国境内的喀拉苏自然沟。

巡边结束后,马军武将大门锁好,防止游客进入

“在当时,按照国际惯例,如果任凭界河改道,界河以东、自然沟以西由我方实际控制的55.5平方公里的争议领土将划入邻国版图。”马军武回忆说。

情况危急,十师职工在桑德克龙口奋战了整整16个昼夜,终于将堤坝缺口堵住,让界河重归故道,国家寸土未失。作为当时团场水利站的职工,马军武参与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抗洪抢险任务。

洪水过后,马军武主动报名前往桑德克龙口,守水护边。那一年,他19岁。从此,这里便有了“西北边境第一哨”——桑德克民兵哨所。

1992年9月,在界碑的见证下,马军武与张正美喜结连理。从此,哨所成了马军武夫妇的家。

马军武夫妇工作生活的桑德克哨所,五星红旗在哨所院内迎风飘扬

升国旗,登瞭望塔,巡视河堤,检查分水闸,修补边境线上的铁丝网……平凡的生活,不平凡的人生,马军武夫妇已在这个距离团部14公里、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独门独户的哨所里工作生活了20多年。

在一个地方工作生活20多年并不少见,能在桑德克哨所工作20多年却足以用不平凡来形容。除了偏远,更因为这里生活条件的恶劣超出常人的想象。在这里,一年6级以上的大风要刮140多天,几乎每年春季都要发洪水,夏季蚊虫肆虐,能把天上的飞鸟咬下来,冬天气温常常达到零下30摄氏度,积雪平均厚度60厘米以上。

“这里条件虽然艰苦,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退缩,因为我们的门前就是边境线,我们的身后就是祖国,屯垦戍边是刻在每个兵团人骨子里的使命。”马军武说。

从瞭望塔上下来,马军武又开始沿着界河巡边。来回40多公里的路程,背负近10公斤重的工具袋,还要修补破损的铁丝网,尽管已是凉爽的秋季,一天下来,衣服还是被汗水浸湿。

“现在是最舒服的季节了,夏天巡边,衣服每次都会湿透,冬天最艰难,赶上下大雪,一走就是一整天,饿了吃口冷馍馍,渴了喝口凉水。”马军武说,每次巡边走到界碑前,望着界碑上鲜艳的“中国”两个大字,便会觉得身上充满了动力,便会忘记了寒冷、饥饿。

近年,随着媒体的报道,马军武夫妇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但在他们看来,自己的身份和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新疆。座谈会上,作为兵团民兵代表的马军武向习近平总书记讲述了自己在中哈边境线上工作生活的故事。当听到他说“一生只做一件事,我为祖国当卫士”时,习近平总书记称赞道:“真了不起,我非常敬佩你们。”

“总书记关心着我们,党和国家没有忘记过我们,再苦再累都值了。”马军武说。从座谈会上回来的第二天,马军武夫妇的身影又出现在巡边路上……傍晚时分,马军武巡边回来,儿子马翔也从团场的驾校练完车回到了家,张正美给父子俩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然而,这样的生活对于马军武夫妇而言却是弥足珍贵,因为他们每天要守水护边,工作任务重,儿子出生仅3个月,马军武夫妇就将儿子放在了爷爷奶奶家照顾。每次巡边回来,看到照片上微笑的儿子,是马军武夫妇最开心的事。

马军武夫妇工作生活的桑德克哨所,哨所前的水泥硬化部分组成了大写的“中华”二字

今年马翔大学毕业,对于儿子对未来的选择,马军武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留在团场和我们一样守边也好,出去闯荡也好,我都支持,但是不管到哪,都要记得自己是一个兵团人,都要做利国利民的事。”

对于妻子,马军武心存感激。“没有她,我不可能在这里守这么久,没有她,我也不可能获得那么多荣誉。”2011年,马军武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在北京领完奖后,他就匆匆赶回哨所。团场职工问他:“你去北京一次不容易,怎么不多待几天,好好逛逛?”他却说,离开哨所十几天了,妻子一个人在哨所,他心里不踏实。

张正美爱唱歌,马军武爱听她唱歌。张正美最喜欢的一首歌叫《国家》,“国的每一寸土地,家的每一个足迹……国是我的国,家是我的家,我爱我的国,我爱我的家……”临别前,握着马军武有些粗糙但很厚实的手,《国家》的歌词在记者脑中萦绕。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75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