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老兵 | 谢树仁:条件再艰苦,情怀从未改变

作者: 李飞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0-24

“是什么让你们告别父母、远离家乡,在那么艰苦的环境里坚持开荒生产,并毕生为之奋斗?”在八千湘女进疆66年后的今天,依然时常有人向这些已从青春少女变成慈祥老妇的湘女提问。

80岁的谢树仁总是这样回答:“凭的是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凭的是对新疆各族人民深深的爱!”语气之自豪坚定,一如她66年前选择进疆时的毅然与豪迈。

2302-3.jpg

2016年8月9日,谢树仁在“芙蓉花开天山下——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纪念活动”座谈会上发言。谢树仁 提供

14岁参军15岁进疆

“我是在长沙入伍参军,以真正的战士身份进入新疆的。”谢树仁告诉笔者。

1936年,谢树仁出生于湖南宁乡。父亲谢玉球是一位教书先生,于1949年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员。母亲是杨开慧的同学,早年也加入了共产党。由于父母开明,谢树仁从小就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长大后,父母鼓励她读书、参军。

1951年5月,谢树仁按捺不住心中对部队的向往,和另外4名女同学瞒着父母,步行一整天,来到西北军区长沙办事处报名参军。理想达成,她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并被分配到兰州军区后勤部,担任计划室文书。

1952年,新疆军区征召女兵的消息传来,谢树仁兴奋不已,立即报名来疆。

“那时候根本没想别的,参军只是因为向往。”谢树仁回想起当年纯真的自己,面带笑意。

开荒屯垦的艰辛岁月

当谢树仁和一批女兵长途跋涉来到目的地时,全都傻眼了,举目望去没有一栋房屋,全是茫茫戈壁。

只听见指挥员一声呼唤:“湖南的女兵到了,大家快出来迎接。”话音刚落,几百号男兵从一个个隆起的土包下、一条条凹陷的地沟里爬出来,鼓掌欢迎。这一情景,至今仍清晰地停留在谢树仁脑海里。

当时的谢树仁未曾想到,她们这些女兵也要住在这些地窝子里,一住便是10年甚至更久。

刚进疆,还来不及适应环境,谢树仁就立即投入到开荒屯垦的劳作中。她所在的垦区要开荒种地60万亩,这支参加过陕甘宁边区大生产运动的英雄部队,挺进杳无人烟的亘古荒原,开展起声势浩大的生产运动。

“军费紧张,我们连着50多天用盐水和着辣椒面下饭;因为没有碾子和石磨,大家只好煮麸皮和玉米充饥;农具紧缺,就自己锻造坎土曼、制作扁担、用芨芨草搓绳子编筐。”回忆起当年的艰难岁月,谢树仁说“,虽然艰苦,但是值得!”

上世纪50年代初,新疆建设急需钢铁,几百名进疆湘女参加建设八一钢铁厂。那时条件艰苦,没有房子,凡是有山坡的地方就挖出一个洞,里面用杂草搭起隔层来住;没有水喝,大家就穿着厚厚的毡筒靴站在冰冷刺骨的头屯河河面上,打碎冰块,抬回来融化后当饮用水。

“哪里艰苦哪里去,还要干出个模样来。”在那个年代,湘女们不再把自己当成女人,挖渠、修路样样能干。男人能干的,女人照样能干,而且还想干得更好。就是来了例假,也挽起裤腿往泥水里下。有人挺着临产的大肚子,还一天拾50多公斤棉花。

“一朵棉花才多重?拾50多公斤棉花要弯多少次腰啊!”谢树仁感叹道。

部队里还不断开展着劳动竞赛“。一个排早晨6点下地干活,连长在大会上表扬了,紧接着,这个纪录第二天就会被别的排提前到早晨5点。”由于睡眠严重不足,许多女兵在上工的路上走着都能睡着。

让后辈记住这些女兵

在西行的路上,湘妹子们隐约听说组织上可能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后来,部队领导一级级谈话,一次次谈心,大多数人都经历了“组织介绍,个人同意”的程序,成了家,过起了日子。

“当时的生活条件之艰苦,如今已难以想像。没有婚房,只好三四对新婚夫妇住一个地窝子,每对新人之间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蚊帐。没有婚床,有的连队甚至让新婚夫妇去睡草垛。”谢树仁说。

岁月流逝,艰辛的生活早已远去,如今的谢树仁留在新疆安享晚年。她说:“八千湘女和其他进疆的女兵,在挺过艰难岁月后,大多都生活幸福。后辈应该记住这些女兵。”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7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