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 | 团结的故事讲不完

作者: 张琳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0-24

 在六师军户农场,各族群众和睦相处,亲如一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深秋,笔者在六师军户农场采访,了解到生活在这里的各族群众团结和睦、亲如一家的许多故事。

“我们就像一家人”

10月18日一大早,军户农场二连党支部书记薛小伟,换上了下地的布鞋和工作服,骑着摩托车往维吾尔族群众库尔班·吐尔提的葡萄地里赶。

在通往大田的路上,34 岁的薛小伟想起从石河子大学植保专业毕业后到农场工作的点点滴滴,虽然整天在大田里跑,皮肤晒黑了,但和职工在一起,脚踩着泥土,她觉得很踏实。

一见到薛小伟进地,库尔班·吐尔提就喊道:“你可算来了,快看看,我剪得对不对。”

薛小伟拾起残枝一看,立马说:“结果枝和营养枝剪得太短,会影响来年的挂果量。”

“那咋办?”库尔班·吐尔提苦着脸问。

“我剪,你看着学。”说着薛小伟拿起剪刀干起来。库尔班·吐尔提跟在她身后,边看边学。

不知不觉,葡萄树已被修剪了一大半。汗水从薛小伟的脖子上流下,砸进脚下的土地。

中午,库尔班·吐尔提的妻子孜娜提汗·吐尔送来了饭,她炒了薛小伟爱吃的土豆丝。3 个人坐在田埂上,白饼就着土豆丝,吃得香甜。

“她是汉族,但我们就像一家人。”孜娜提汗·吐尔说,薛小伟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就是这个小她两岁的妹妹,总在关键时刻帮助他们家。

去年8月的一天,库尔班·吐尔提去外地,孜娜提汗·吐尔一个人在葡萄地里干活,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晕了过去。醒来时,她已在医院,薛小伟在病床边守着她。

“贫血这么严重还干活,你不要命了。”

“能帮一个人就帮一个人”薛小伟拉着脸说。

听了薛小伟的话,孜娜提汗·吐尔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说,她也不想这么累,可是孩子要上学,自己每天要吃药,家里处处要用钱,她只能在大田里拼命干活。

听了孜娜提汗·吐尔的话,薛小伟拉住孜娜提汗·吐尔的手说:“姐,你不要担心,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妹妹,有困难我帮你,咱们手拉手一起往前走。”

“能帮一个人就帮一个人”

走进军户农场回族群众班丽萍的餐厅,一面“心系百姓,为民排忧”的锦旗挂在墙上。

这面锦旗是2015年5月军户农场学校哈萨克族老师阿斯汗金送给班丽萍的。阿斯汗金至今记得,他被查出胃癌时绝望的心情。“治疗费用太高了,那时候真的想放弃。”他回忆道。

后来有一天,班丽萍来到他家里,给他送来一锅鸡汤。班丽萍走了之后,他才发现枕头下多了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封信,还有2000元钱。

“老师,您不要放弃,为了家人您不能放弃,您是学生的榜样,一定要坚强。”看着信上娟秀的字,阿斯汗金老泪纵横。

后来,在大家的帮助下,阿斯汗金做了手术,病情得到控制。他说:“是班丽萍的鼓励让我重拾信心,作为老师,我要给孩子们树立一个勇敢坚强的榜样。”

28岁的维吾尔族职工吐来撒木·阿曼,在班丽萍的餐厅工作3年了。在她眼里,班丽萍不像老板,更像一个姐姐,一位老师。

吐来撒木·阿曼清楚地记得去餐厅应聘时的情景。那是一个下雨天,她背着两岁的儿子,在餐厅门口徘徊。听人说这里招聘服务员,但她不敢走进去,因为她连一句汉语都不会说。但是,家里缺钱,她必须走出这一步。

突然,门开了,班丽萍走出来。看着吐来撒木·阿曼怯怯的神情,班丽萍犹豫了一会儿,把她带进了餐厅。吐来撒木·阿曼至今不清楚班丽萍为什么会聘用她,那时候她什么也不会,客人点菜她一点也听不懂。

“这不是养一个闲人吗?”连班丽萍的家人都有看法。但班丽萍说“:我创业时就很艰难,现在我有能力了,能帮一个人就帮一个人。”

“这个是大蒜,记住了吗?”每天一上班,班丽萍就会把吐来撒木·阿曼叫到后堂,教她一个一个记蔬菜名。吐来撒木·阿曼勤快努力,一周后,她几乎记住了所有的蔬菜名;一个月后,她记住了餐厅所有的菜名;3个月后,她能独立上菜了。

“班姐教我学汉语,现在我可以和大家交流了,还可以自己去银行,自己去买东西。”吐来撒木·阿曼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她的人生从此春暖花开了。

“把互帮互助的精神传递下去”

“大家小心一点,鸡蛋要码整齐。”10月18日下午,军户农场新康蛋鸡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吕孔庆,正在鸡舍前指挥职工装鸡蛋。

虽然已经当了老板,可这个山东大汉还是喜欢事事亲力亲为。

鸡蛋装运结束,其他人都回去休息了,只有42岁的回族职工李秀珍还在鸡舍。

“李姐,今天累坏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吕孔庆说。

“呃……老板,我家里有点事,能不能……”李秀珍为难地搓搓手。

看着李秀珍欲言又止的样子,急性子的吕孔庆着急地说“:咋了?家里出啥事了?”

“我想……再预支1万元工资。”李秀珍红着脸说。她觉得实在开不了口,上个月她父亲摔伤住院,她刚预支了1万元工资,没想到这次母亲又病了,急需用钱。

“好,我现在就去取。”吕孔庆说完,转身就去了银行,他没看见背后李秀珍眼角的泪水和来不及说出口的感激。很快,吕孔庆取了1.5万元钱送到李秀珍家。

40岁的吕孔庆,1993年从山东老家来到军户农场,从一无所有的打工仔,到拥有14万只蛋鸡养殖规模的合作社老板,一路过来,他虽然吃了很多苦,但也得到许多农场人的帮助。

“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身边总会有人帮我一把,所以,现在我有能力了,就要把这种互帮互助的精神传递下去。”吕孔庆说。

今年春天,军户农场五连回族群众马建民带着13个养殖户找到吕孔庆,想让他帮忙垫资培育一批芦花鸡苗。吕孔庆一口答应了。

“我刚开始搞养殖的时候,马建民他们都帮过我,这次他们有困难我一定得帮。”吕孔庆说。

吕孔庆垫资培育了4万只鸡苗,并提供了饲料。今年9月,芦花鸡销售后,马建民和其他养殖户才把欠吕孔庆的50万元钱还清。

马建民不知道,吕孔庆在培育鸡苗的时候,资金也紧张,他曾悄悄向朋友借了30万元钱。“大家都是兄弟,有困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吕孔庆说。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74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