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战”的追忆

作者: 李军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0-17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很贫乏,几部战争片、几部样板戏,就是抢眼的“大片”,翻来覆去、来来回回放映。《地道战》是当时深得观众喜爱的一部战争片,尤其是我们这些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孩子,大有百看不厌的劲头。这部影片在“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年代,为普及国防教育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那时,中苏关系紧张。对驻守在祖国西北角九师的兵团人来说,更是可以体验到一种危机感、紧迫感。

记得1971年春天,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紧张氛围笼罩着塔额盆地,师里开始部署“深挖洞”工作。没两天,两条用煤灰标出的地道方位线出现在大家面前。从西头的驻扎部队开始,沿着师部中心道路,一直延续到东头的皮革厂,长达两公里左右。几千人顺着标线开挖,劳动场面热闹非凡。

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大伙儿争分夺秒忘我劳动,挥汗如雨。我们学生的任务是清理壕沟两边的土,每两个人一组,把土运到不远的地方。不出两个月,宽4米、深5米的壕沟挖好了。紧接着就是加固、修整,用砖和砂浆砌好壕沟的两边,地面打上一层水泥,再拱好地道的顶,并在地道外回填土,码得平平整整。地表看不出有挖地道的痕迹,而地道里十分宽敞,比电影《地道战》里的地道要“豪华”多了。到了深秋,地道彻底完工,我们就有了令人放心的“安身”之地。

后来,边境线上的紧张状态日趋缓和,地道便闲置在那里了,也没有人好好管理,便成了我们这些孩子们玩耍的“天堂”。

那时,像我们这么大的娃娃,大都有自己玩的“枪”。这“枪”分长的和短的,形状类似冲锋枪和手枪,都是用粗铁丝弯制而成。“枪”头两端绑上皮筋,把“纸子弹”挂在皮筋上,一直拉到尾部的后座,然后一扣扳机,子弹就射了出去。当然,谁的“枪”长,射得就远,还可以打连发。这自制的“枪”威力不小,打到身上,那可真是疼呀。

有了“枪”,就要玩;要玩,就要有场地,地道是最理想不过的“战争”场所。一到下午放学时,男同学就从家里拿出自己的“枪”,不约而同地钻进地道里。在“打仗”之前,同学们还要分配好角色,谁当八路,谁当鬼子,都分得清清楚楚。等分好后,“鬼子”们先往地道深处跑。地道里很深,每隔20米有一个出口,借着出口的光亮,远处的人影依稀可辨。见“鬼子”跑到一定距离时,后面的“八路”们高喊:“冲呀!”随即紧追上来,一场战争的序幕便拉开了。同学们冒着“枪林弹雨”展开了激烈交战,不管是哪一方的人,谁要是被打中,谁就先“死”——也就是退出战斗,不能再玩了。有一次,我打中了一个同学,他却没有退出,还和我对射。我说他赖皮,他说他只是受了轻伤,还可以继续战斗,就这样我们争得脸红脖子粗。于是我们制定了游戏规则:子弹打在头上才算真正的“死”。此后,我们遵守着这个规则,游戏时再也没有发生过争执。

真过瘾的地道战,它给了我童年无限的欢乐。

多少年过去了,曾经的地道已面目全非,有的地方被填埋了,有的地方被改造为管道。它的身影渐行渐远,就要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有一天,在和一位施工人员闲谈时,他对我说,施工时,挖掘机挖到了一条地道,觉得很意外。我一听,怔住了,然后会心地一笑。

他们挖出了我的记忆。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34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