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拍什么”边界渐明 网剧制作何去何从?

作者: 来源: 新京报 日期: 2016-10-13

《花千骨》电视台、网络双播,口碑收视双丰收。

国内网络剧呈爆发式增长,覆盖魔幻、悬疑、惊悚、基腐等各种题材,捧红了许多小花小鲜肉,也让网剧成为市场资本追逐的对象。而网剧的野蛮生长,让其在今年一再触碰到高压线。

从1月起,《太子妃升职记》、《无心法师》、《盗墓笔记》、《上瘾》等热播网剧在相关平台或“优化处理”再上线,或彻底下架。近日来,《余罪》、《灭罪师》、《暗黑者2》等涉案题材成为第二批下架整改网剧。曾经看似“什么都能拍”的网剧,逐渐有了清晰的边界。这边界如何形成,带来哪些影响?而站在同一边界内的网剧从业者和传统电视人,又将去往何处?

审查

网剧将与电视剧统一标准

电视剧和网剧的审查究竟有何区别?实际上,我国国内电视剧实行的是专审制,而网络剧实行的是自审制。“专审”指的是内容审查机构有行政级别,对内容审查人员要求较高,内容审查程序严谨。

相对于电视剧的审核制度,使用“自审”方式的网络剧审核则更加宽松。播出前的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自审自播”。也就是在“谁办网谁负责”的原则下,哪儿播哪儿审,先审后播。

比起拍摄电视剧,网剧的门槛要低得多。一位从事网剧制作发行4年的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有个说法,干什么的都能来拍网剧,不管懂不懂,有钱就来做。甚至有人拿20万就能拍部网络电影,质量非常次。做完由网络视频平台审,审完如果不好,就改情节改内容,去掉一些不好的镜头。”网络平台是“一剧一审”,但因为平台不同,没有细致的统一标准,审核也参差不齐。

不过,在2015年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和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在主题报告中,公开表示将加强管理网剧和网络自制节目:“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被外界视为网剧政策收紧的信号灯。会上宣布:线上网剧将与线下电视剧统一标准,网站自审的审核员需要接受总局培训考核,自审后播出引发热议的剧目将会进一步由管理司专家审核团队审核总结,有疑义的还会再进一步审议,24小时不间断监看。

出品方

政策规范其实是好事

在网络内容审查标准上,优酷土豆集团首席内容官朱向阳曾对媒体透露,最初接受培训时,以“内容可以给爸爸看”为标准。在视频内容方面,从业者的界限并不清晰,导致一些色情、暴力内容在网剧发展初期广泛传播。“以前大家认为网络剧什么都能拍,其实我们慢慢能确定都是一把尺子,在自律之下,一些恐怖、血腥、暴力、色情这些都会被过滤掉。”

企鹅影业电视剧业务部总监方芳曾在网剧《九州天空城》的开机仪式上表示,腾讯视频对自审自查的态度明确。“在制作过程中,我们会严格按照广电总局的尺度,把能规避的都规避掉。”她说,之前网剧《盗墓笔记》和《暗黑者1》都是在自查自审中,发现问题并及时修整。

前述网剧从业人士也表示,现在虽然审查形式没有变化,但审核标准更严格了。“打个比方,以前是三个标准,现在可能加到六个标准。比如说像某网剧越露越多,或者是不好的价值观,像同性恋这种,都不让播。”他认为,这将让整个行业更加规范。“想‘讨巧’,打擦边球挣灰色收入,肯定会受到各种限制。门槛高了肯定是好事,规范之后整个成本提高,迫使大家去做正儿八经的作品,而不是简单地粗制滥造。”

出品过热门网剧《暗黑者》、《执念师》的白一骢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强调从来不把互联网的内容和电视台的内容分开,一直都按照一个标准做。“制作标准、制作管控全是一致的。政策即使不出来,我们也应该收紧,不能做一些过界、过分的东西。去年我也讲过,呼吁从业者大家都能自律一些。珍惜整个环境,如果你早期做擦枪走火的东西,特别容易导致对整个环境构成影响。”“所以有一个政策出来,其实是好事。”白一骢说:“这让我们知道边界在什么地方。没有政策出来,大家去摸索边界,总有人想踏过界。”

网剧《花千骨》、《重生之名流巨星》的制片人唐丽君认为,规范网剧市场需要加强立法和监管,一些不能触犯的底线可以用法律来约束,而另外一方面,她感叹:“我们都为人父母了,不能给孩子看的东西自己也该知道,我们总有自己的职业操守。”

类型

迎合年轻人,但不能打擦边球

网剧发展如日中天,给传统电视剧的制作模式带来冲击。演员张国立曾在两会后坦言:当下电视剧市场上“IP剧”大受追捧。“IP一集戏电视台加上网络一集可以卖到900多万,我们(传统电视剧)才100多万。”IP更受资本市场关注,而资本推动了整个市场的转型。令他担忧的是:“现在电视台在收剧时也发生了变化,以IP为先导,看是不是有小鲜肉。IP基本都来自网络文学,别的不说,起码电视剧题材的多样性是受到了影响。”

近年来,无论是《花千骨》、《青云志》、《老九门》、《幻城》等有粉丝基础的网络IP剧热播,还是《盗墓笔记》、《心理罪》、《暗黑者2》等“超级网剧”的大热,都彰显出年轻观众的趣味占据主导。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网剧,以玄幻、爱情、古装、悬疑、谍战等题材为主,在故事风格、演员阵容和拍摄手法上都凸显年轻化,无论是特点还是槽点,都旨在抓住年轻人眼球,一些大剧投资规模上亿。而胡歌、李易峰、霍建华、赵丽颖、郑爽、杨幂等演员也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

对于业内普遍吐槽的“IP高烧”,导演郑晓龙曾在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上称,IP是个伪命题,网络小说仅仅只是其中一个部分。“网络小说是没有经过筛选的,其中有好的,但大量都是垃圾。电视剧和网络小说不一样,电视剧是大众产品,要经过审查。很多人抢了网络小说版权,但在电视审查上通不过。”

在《花千骨》制片人唐丽君看来,无论是网剧还是电视剧,在制作标准上都要做“精品剧”,不能因为网剧就“将就着”做,降低水准。“移动互联网时代,网剧有市场,你不能不去做。当然我们不能打擦边球,也从没有用猎奇去赢得网民喜爱。内容标准上,跟总局精神不违背。”

在受众选择和内容互动上,网剧跟传统的电视剧不同,也更需考虑网络传播特性。“有很多同类型同质化的生活剧,在韩国属于成本很低的日播剧,适合家庭主妇和中老年人看。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受年轻人推崇,看的人也少了。这几年,拍这类剧的公司发行上也出现了问题。可见现实主义题材有很多种,但这种不是主导。”她认为,从中国的电视剧行业的发展看,电视剧和网剧还是要考虑产业化、国际化发展方向。“应该遵循艺术的发展规律。如果过多限制,类型上会单一,但不限制,孩子们看了会有影响。”

影响

新剧上线正常

台网联动成主流

收紧的政策会对未上线网剧产生哪些影响?对此,网剧制作大户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方面均未做出回应。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腾讯视频的重点网剧“没有推迟上线,一切正常”。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腾讯行事谨慎、题材收敛,注重自审自查。另外,网剧的导演和制作人大多从传统电视剧行业分离出,本身就对内容把控严格。

网剧与电视剧之间不再泾渭分明,台网联动已经成为电视剧播出的重要模式。此前,《九州天空城》与江苏卫视网台联动亮相今年暑期档。而集齐陈伟霆、赵丽颖、张艺兴的“盗墓笔记前传”《老九门》也网络和电视平台双亮相。制片人白一骢甚至透露,该剧完全是按照电视剧标准制作。业内人士表示,无论是先台后网,网台同步,还是先网后台,视频网站与电视台的合作模式会越来越多。

除了台网联动,网剧依然有新尝试。比如,注重交互,根据观众反馈不断调整剧情,设置双结局,分别在电视和网络平台播出。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表示:“未来的超级网剧应该单集时长为45分钟左右,单季12集左右,并且看点要更加鲜明、受众更精确、题材也应更多元,导向更加正能量,并且整体趋于类型化、精品化和互动化。”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09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