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情成喜剧节目新套路 偏离初衷观众不买账

作者: 来源: 广州日报 日期: 2016-10-12

喜剧综艺节目再次风行,与此同时煽情却已经成了它们的新套路。无论是早前大受欢迎的《欢乐喜剧人》,上周日落幕的《笑傲江湖》第三季,还是正在热播的《喜剧总动员》,其中许多作品都不再注重传统的扔包袱、说段子,反而频频放出“催泪弹”,有时候是强行为之,显得很低级,对此许多观众都不买账了。因为喜剧本质上就是搞笑的,所以表演者的做法是否已经偏离了这个初衷?

“《喜剧总动员》应该改名叫《悲剧总动员》”

近日,《喜剧总动员》第一赛段结束,第二赛段也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场,至此,五场竞演结束,原本口碑、收视俱佳的节目现在收到的吐槽却越来越多。有不少声音认为,这个节目仿佛偏离了原来做喜剧的初衷,四组表演结束,哪一组的表演最煽情,能让观众落泪,基本上就可以判定那天的冠军就归那一组了。还有网友建议,《喜剧总动员》改名叫《悲剧总动员》好了,“喜剧变成悲剧,甚至是舞台剧,每次都要引得观众跟着一起流泪才罢休”。

实际上,这样的批评不无道理。据初步统计,每一期节目至少都有一半在走煽情路线,自从第一期中贾玲的作品《你好,李焕英》大获成功之后,竞争者受此影响,这种状况就愈演愈烈。第二期中《我叫安德烈》讲述战地爱情,刘涛以泪奔收尾;第三期中贾玲演绎九儿,与陈赫生死相许;第四期中,杜淳与张小斐演绎患难爱情,欧弟与郭麒麟上演生死相依的兄弟情;第五期的《人在旅途》中,大潘和马苏饰演一对夫妻,妻子患病,丈夫不离不弃;在《老爸》中,程野、鸭蛋和沙溢、胡可,上演了一段痴呆症老爸用真情唤起儿子孝心的故事。

相比较而言,《笑傲江湖》算是避开了过分煽情的陷阱,喜剧的形式更加丰富,但在上周日播出的第三季总决赛中也出现了类似争议。宋丹丹在节目中收的女徒弟、人称“奇葩女神”的选手鄂博上演了四段式的情景喜剧,讲述了苦追爱人60余年的辛酸故事,惹得观众泪水涟涟,但没有满足观察员冯小刚的最大期待。“世界舞王”黄景行与两个搭档带来的舞蹈喜剧《小丑》着重讲述了“喜剧的忧伤”,不再是以前的用舞蹈逗乐的路子,被认为“情怀意义大于表演”。

打响喜剧综艺品牌的《欢乐喜剧人》也曾出现集体煽情的情形。潘斌龙、崔志佳都曾有过不少尝试,尤其是潘斌龙擅长使用这一套路而被称为“喜剧暖叔”,此外,岳云鹏曾经在《一封家书》中追忆过世的父亲和母亲,随后泪流满面。

观众看法:喜剧的骨子里是悲情,但不能刻意煽情

对于过分煽情的桥段出现在喜剧表演中是否合适,观众形成了不同的意见,“也许有人说我太俗,不懂艺术,不尊重喜剧演员的劳动。但是我觉得,喜剧让人发出单纯的笑就可以了。观众不可能都是艺术家,我们看不懂喜剧演员的深度煽情表演,看一出单纯的喜剧就那么难吗?确实,现在单纯的喜剧也不好做,人们的笑点都高了,但是节目里演员只剩下哭、煽情,这能叫喜剧表演吗?”

有人则表示,喜剧首先要让人笑,而不是哭,“歌唱节目中往往会穿插选手讲故事的环节,选手们在以歌感人之外又辅之以情动人。而喜剧节目必须用真材实料的表演去挑动观众的笑神经,如果盲目走上抒情路线,则会费力不讨好。”“这种喜剧表现形式在国内似乎挺受欢迎的,或者至少是主流的,所以,是我的审美出现了问题?或者我就是看喜剧只为傻笑的粗俗之人?好的喜剧当然不是只会让你一直傻笑,但是金凯瑞、周星驰、黄子华的栋笃笑之类,首先他能让你一直傻笑,喜剧当然可以讲悲伤的主题,但请嬉皮笑脸地讲,因为你的标签始终都是喜剧,而不是悲剧”。

也有人力挺,“只要好笑,煽情就煽情呗”、“历来伟大的喜剧骨子里都是悲剧,如果没有悲情的存在,喜剧或许就不能升华,甚至不能引发共鸣,虽然不少节目存在刻意煽情的嫌疑,但是我们也不能就此认定喜剧不应该掺杂悲情,或者喜剧就是纯欢乐的。卓别林的作品之所以伟大,就是让观众在笑的同时感受到小人物的悲怆。高级别的喜剧,都是在无声中让你觉得悲凉。如大家都熟悉的《大话西游》,很多人是当搞笑片来看的,但‘一遍烂,二遍笑,三遍哭’的魔咒戳中很多观众,看似是喜剧,但它骨子里是悲情的”。

面对煽情变成喜剧节目“标配”的现实,有观众表示不买账,“心情不好想看看小品,结果越看心情越不好。”还有人指出,一味煽情其实有讨巧之嫌,目的是赢得观众投票。现在的人段子看得太多,让人笑越来越难,而让人感动却是一个很取巧的方法。

原因分析:煽情何以成套路

实际上,喜欢煽情的传统古今中外皆有,还曾经在选秀节目中大行其道,因为选手在表演之外需要用自己的故事博得大家的同情,形成话题,争取更高分数。所以,喜剧节目中的煽情就在意料之中了。在《笑傲江湖》舞台上,担任观察员的冯小刚曾多次打断选手讲煽情故事,他多次提醒选手:“哎,我们这个节目杜绝苦情;咱们是一个高兴的节目。”当选手杨金赐语带哽咽地说父母不支持他的表演时,冯小刚当即打断:“决赛的时候咱们不聊爸妈,只聊节目。”他明确表示:“我不喜欢听诉苦的事,所有人都说父母,父母都不容易。”

同时,当下电视综艺中的喜剧作品长度都相对较长,平均都在15分钟以上,这个体量几乎算是一个小小的舞台剧了,因此就必须要求剧情有起承转合,需要铺垫,当包袱数量不够时,对于情感的讲述和描绘就成了一个必要的选择。其实,喜剧更适用于短平快的节目中,也更方便现在碎片化的传播,比如《今夜百乐门》中的每个情景喜剧时长不到3分钟,明显就更适合抖包袱、甩段子,节目质量也因此提高。

另外,现在有许多人气高的影视演员跨界进入喜剧节目,这样一群人明显缺乏喜剧表演经验,但对其他类型的表演驾轻就熟,煽情更是轻而易举,而为了让他们发挥才能,喜剧节目中的煽情也就越来越普遍了。

最后,无论是现场投票的观众,还是电视机前的人,现在对于喜剧的要求越来越高,但对感情话题却很容易产生共鸣,表演者的煽情风格就相对更容易受到欢迎。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01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