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走天价片酬泡沫需要影视创作者自身有定力

作者: 来源: 人民日报 日期: 2016-10-11

 天价片酬只是当前影视行业非理性繁荣的“泡沫”之一,挤走泡沫需要影视创作者自身有定力,他们的职业操守、自我规范如同免疫系统一样起根本性作用。

继上一篇评论文章《破解“天价片酬”的困境》刊发后,我们陆续接到一些业内人士的反馈。普遍的忧虑在于,“天价片酬”的负面影响已经从影视行业蔓延至其他相关产业。有电视剧制作人反映,“以真人秀为代表的一些娱乐节目对明星无序开价,破坏了整个生态。如此下去,一批本该出作品的演员就生生被耽误了。”某卫视购片人员说,动辄数以千万的片酬推高了购剧成本,而这个成本大多要到资本市场上去消化,几个月前的《叶问3》事件就已经提醒我们:影视与金融的结合正在成为新的“风险地带”。

假如把目光放远,我们会发现当前影视行业的“泡沫”还不只是片酬。电视剧市场的抢购囤积IP、电影市场的偷瞒漏报票房、创作中的过度复制和粗制滥造,以及以资本的意志替代影视创作的规律等等,都在加剧市场的泡沫化,侵害行业的健康肌体。而这些泡沫的背后,无一不是对创作规律和行业规则的漠视,对名与利的躁动,根本上是非理性的肆意扩张。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李安导演的心愿是“希望中国电影慢下来”。继“暑期档”之后,刚刚过去的“国庆档”总票房同比去年下降,再次为行业敲响了警钟。连续多年蝉联三个“世界第一”——年产量世界第一、年播出量世界第一、观众总量世界第一的中国电视剧,其产量与质量的平衡也仍是待解难题,观众对良心之作的呼声越来越高。

 中国影视业多年高速发展的漂亮数字,掩盖了以小博大的投机预期和非理性的心态扩张。一方面,业外资本和人员纷纷入场,任性的资本驱逐传统的作品意识,高调宣扬产品的逐利性,对经济效益的诉求压倒对社会效益的承担。另一方面,法律、制度、规则,政府的管理经验,市场的调节机制,从业者的内心准备,这一切的成熟程度尚未匹配市场的增长和产业的扩大,仍然滞后于高速发展的现实需求。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任由“泡沫”发展下去,行业失序、人心失范的后果将不可避免——屡禁不绝的“天价片酬”就是一个信号。

要遏制这种非理性,除了行业和法规的外部约束,更需要来自从业者自身的更根本更内在的力量。影视是内容产业,有商品属性,更有文化属性和社会属性,追求真善美是其永恒的价值,而优秀作品始终是行业的龙头,产业繁荣的生命线。包括演员、编剧、导演、制作人、出品人在内的广义的影视创作者,他们是行业的主体力量,是推动中国影视产业现代化的主体,也是在现代化过程中主动“化”现代、规避抵制其负面影响的主体。他们的自省与自知、自我规范和自觉追求,就如同肌体自身的免疫系统一样,理应起到根本性作用。

明代文学家李渔说:“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传世之心”。以工匠精神为代表的职业操守,就是影视创作人员理应强化的主体意识。无论手艺人、工匠,还是律师、医生、演员、导演、制片人,都是职业的一种。尊重自己的职业,臻于技艺的提升,并且将技艺内化为自身素养,进而展现为德性,这是职业操守的题中之意。比如作为演员,虽然不可能人人成为梅兰芳、侯宝林,为表演艺术开出一片天地,但黄宗江所说的“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李雪健所追求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都可以是努力的方向。角色和作品未必都留名青史,但至少不要抱着捞一把的投机心态,靠炒作去博取眼球和短期利益。把表演当做一项职业,把文艺作为一种精神事业,自然会把非理性挡在门外,自然会行之于途而应于心。

这是对职业的尊重,也是对生命价值的不辜负。中国人讲“言为心声,文如其人”,艺术创造和文化产品实质是创作者精神气质、价值取向的外化;中国文化注重“文以载道,以文化人”,号召创作者怀一颗传世之心,树立以文艺举精神之旗、建精神家园的使命。不论何时,优秀作品在具备社会价值之外,同时是对创作者最为恒久的证明和回报。人的一生着实短暂,一生中会有创作才华横溢、激情奔涌的时期,也会有才情枯竭、低沉萎靡的时期。但优秀的作品会为创作者带来无以复加的“获得感”,也必将通过对公众的影响获得永久的价值。

谁能破解“天价片酬”的困境?我们呼唤创作者的内心建设,建设以工匠精神为代表的职业操守,以一颗传世之心作传世之文。因为只有内心的“金子”,才会比金子更恒久。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9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