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之战 欧洲艺术影展的总决赛

作者: 来源: 京华时报 日期: 2016-10-10

《踏血寻梅》代表中国香港“申奥”。台湾地区送选了原住民导演陈杰瑶的作品《只要我长大》。《大唐玄奘》赶上报名截止日的末班车,代表中国大陆进军小金人。刚刚过去的国庆节假期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申报尘埃落定。

对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这座小金人,美国人审美还是很偏爱众望所归的佳片,并不拒绝其他影展上万丈荣光的作品。作为能跟电影工业发达的美国叫板的欧洲,三大艺术电影节的影片向来表现不俗,提名里有六成以上出自欧洲三大艺术电影节。奥斯卡金像奖与欧洲电影节体系最大的不同是,电影节是上映前的封神,如果档期和宣传安排得好,对电影的发行有着不菲的助力,而奥斯卡是放映后的狂欢。

今年法国的申奥片是《她》,保罗·范霍文出品,伊莎贝尔·于佩尔保驾护航,题材也是兼顾商业和艺术,戛纳好评如潮,深受《电影手册》喜爱。黑色讽刺喜剧《杰出公民》将代表阿根廷角逐奥斯卡,该片在威尼斯影展上口碑爆表,摘得了最佳男演员的荣誉。俄罗斯的《战争天堂》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赢得了最佳导演的奖项,口碑和业界的双重认可让这部片子成为另一部奥斯卡热门。今年是罗马尼亚大年,克利斯提·普优的《雪山之家》大师相十足。阿斯哈·法哈蒂的《推销员》代表伊朗再次冲击奥斯卡,大奖难说,但是入围应该问题不大。

德国的申奥片《托尼·厄德曼》,在戛纳电影节上拿到了场刊最高分,但是在欧洲公映的时候却并没有创造口碑神话,影人的评价也有所回落。加拿大的申奥片由泽维尔·多兰的《只是世界尽头》出征,虽然该片摘得了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也集齐了法国星光璀璨的一线明星,但是多兰火候实在太浅,作为戛纳嫡系的特殊优待在美国未必行得通。委内瑞拉的《来自远方》和意大利《海上火》虽然是威尼斯金狮和柏林金熊,但由于题材和形式的限制,可能威力有限。西班牙国宝级导演阿莫多瓦虽然曾以《我的母亲》拿过小金人,今年却贡献了一部平庸之作《胡丽叶塔》,在影展上颗粒无收。波黑的《死于萨拉热窝》十分机灵有趣,但是得奖相不足。菲律宾的《罗萨妈妈》格局太小,并非布里兰特·曼多萨最好的作品。

不论是资本的趋势,还是文化的需求,电影节上越来越能见到东西方的互动,但是即便如此,文化仍然还没有真正走到世界融合的地步,差异还是存在的,共同价值和异域风情的微妙比例一如巫女的魔药,多一分则谄媚肤浅,少一分又艰深难懂。

文化输出多年的欧美国家,不论从内容还是技术上,都还是非常有话语权的,细观东方友邻申奥片单,宣传的意义远大于得奖的荣誉:电影工业发达的韩国送选了曾经参加过威尼斯和多伦多影展的主旋律抗战电影《密探》,本国反响热烈,海外褒贬不一。代表日本逐奥的是二战题材电影《若与母亲同住》,以温情示人,反战意义尤胜冲奖。《监狱学警》代表新加坡进军奥斯卡,年轻的华裔导演巫俊锋虽然提名了今年戛纳的一种关注单元,风头正健,却还不成气候。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88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