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家园——九师一六六团道来提夫妇守边的故事

作者: 潘瑞雄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10-08

9月7日,道来提和妻子在秋收后的麦田里。记者 潘瑞雄摄

巍峨绵延的塔尔巴哈台山脉横卧在我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线上,山的西南面是新疆塔城地区。

清冽甘甜的雪水顺着山谷奔流而下,汇聚成河,当地牧民称之为大锡伯河。河水滋润了草原,灌溉了农田,养育了生活在这里的各族群众。

塔尔巴哈台山脚下的一处,是九师一六六团八连所在地,人们在这里修了河堤,称其为大锡伯堤。有“眼·界之家”之称的八连哈萨克族职工道来提的家,就在大锡伯堤河口不远处。

9月7日,记者见到道来提时,他正坐在家里的炕上,摆弄着两部崭新的智能手机。

“这是边防派出所发的新手机,我和老婆一人一部。从来没用过这么好的手机,你能不能帮我把手机上的时间调一下?”道来提请记者帮忙。

记者帮道来提调手机时间的时候,他神情专注。调好了时间,记者又给他演示了一些手机基本功能的使用方法,他自己试了试,高兴得咧嘴直笑。

1981年,19岁的道来提随父母从石河子迁居到一六六团八连。与汉族职工接触久了,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道来提告诉记者,一六六团是兵团边境团场,八连距离中哈边境线有20多公里。多年来,连队职工都义务承担着守边护边职责。从搬到连队那一天起,道来提便和连队职工一起,一边种地放牧,一边戍守边防。

“在山上放牧时,我们要把牛羊看好,不让牲畜越过边境线,遇到可疑人员,我们就及时向团场和边防派出所汇报。”道来提说。

1996年,道来提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奇巴隆边防派出所经过综合评定,聘用道来提为护边员。道来提是八连第一位被边防派出所正式聘用的护边员,他承担了中哈边境112、113、114界碑之间13公里边境线的守护工作。

“边防派出所聘用我是信任我,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工作做好。”道来提说。

每年4月至10月,道来提每个月都要坚持上山一两次,或是一个人,或是跟着边防派出所的战士一起巡边。从连队到边境线全是蜿蜒崎岖的山路,边防派出所为道来提配备了马匹。道来提骑马上山,要走两三天才能到达边境线。一来一回,一次巡边就需要近一周时间。

巡边的生活很辛苦。山路荆棘密布、陡峭难行,从小就生活在马背上的道来提除了要忍受带刺的野草穿透衣服扎伤小腿的痛楚,还经常要面临马蹄打滑、人仰马翻的危险。

困难面前,道来提没有退缩,为国守边的心更加坚定。渴了,他就喝口山里的雪水;饿了,他就啃一口干馕;遇到疾风暴雨,他就找个大点的岩石,在下面躲上一阵……“没什么,都习惯了,我只知道这个工作很重要,不能因为遇到一点困难就放弃。”说到这里,道来提笑了笑。

平凡而又艰辛的护边工作道来提一干就是20年。20年的巡边路上,道来提在塔尔巴哈台山间留下了5万余公里的足迹,马换了十多匹,鞋穿坏了十多双,他守护的边境线上没有发生一起非法越境事件。

塔尔巴哈台山里生长着多种珍贵野生中草药,吸引着一些不法分子的目光,打击非法采挖野生中草药成了道来提的日常工作之一。

2010年6月的一天,道来提像往常一样骑着马进山巡边。没走多远,他就看到远处有3个人。道来提策马来到3人面前,只见3人手里拿着铲子,身上背着背篓,背篓里的东西用布盖着。

3人看到道来提胳膊上带着印有护边员字样的红袖章,赶紧上前和道来提搭话,告诉道来提他们是周边的农民,来山里捡蘑菇,正准备回家,说话间便上前给道来提递烟。

道来提谢绝了3人的“好意”,凭着多年的巡边经验,道来提断定3人为采挖野生中草药的不法分子,要求3人将背篓里的东西拿出来接受检查。此时3人收敛起了笑容,举起手中的铲子,恶狠狠地警告道来提少管闲事。

看到情形不对,道来提立即调转马头往家赶,一边打电话通知了边防派出所,一边叫来了自己的弟弟、儿子,共同追赶仓皇逃走的3人。道来提再次追上并缠住了3人,边防派出所的工作人员随后赶到,查看了3人的背篓,发现背篓里满是珍贵的野生中草药。人赃并获,3人终于低头认错……

“草原是我们的家,滥挖中草药会破坏我们的草场,让一些中草药资源枯竭,这样的行为我决不答应。”多年来,道来提经常面临不法分子的言语威胁,甚至是人身攻击,但他从不畏惧。

“守边的工作辛苦不说,还危险,也挣不了多少钱,要不别干了。”妻子月里买斯汗担心丈夫的安危,经常劝说道来提放弃护边员的工作。

“这不是钱的事情,边境线守好了,我们的日子才能过得踏实,正因为这工作辛苦、危险,才说明它很重要,就让我干吧,不干我心里不踏实。”道来提说,自己理解妻子的担心,但是始终觉得自己的坚持没有错。

2011年,在道来提的带动下,妻子月里买斯汗和儿子亚克西砍得都加入了护边员的队伍,道来提一家也被边防派出所定为护边户。从此,塔尔巴哈台山间的小路上、山上蜿蜒的边境线旁,经常会出现一家三口骑马前行的身影……

从最初的义务护边,到后来的每月100多元,再到现在的每月800元,近年来,护边员的护边补助不断增加。对此,道来提心存感恩,干劲更足了。

“党和国家从来没有忘记我们这些护边员,对我们的政策越来越好,我一定要把这份工作做得更好。”道来提说。

2015年,道来提的儿子因病去世。中年丧子,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对道来提夫妇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处理完儿子的后事,道来提忍着心中的悲伤,拖着虚弱的身子,又骑马走向了大山深处……

“我们是护边户,巡边守边是我们的职责,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把这份工作干好,把我们的家园保护好。”道来提指着自家墙上“眼·界之家”的牌子对记者说。

 

一键分享:
编辑:盛元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