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和43万公里——义务护边员王永福的故事

作者: 沈元赓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9-29

身材高大魁梧,一身迷彩服,肩挎黄色军用挎包,由于长期受强烈紫外线照射,“国字脸”黑红、粗糙。四师六十三团职工王永福和许多军垦后代一样,接过父母肩上的重担,扎根在兵团这片热土上。

1979年,18岁的王永福被分配到六十三团四连工作。四连连部距边境线只有800米,耕地紧挨着边境线。1981年,莫乎尔公安边防派出所在六十三团物色义务护边员,王永福作为老革命的后代成为第一人选,责任区是从乔老克炮台到该团十连,全长9.5公里。

上世纪80 年代初,边境一线交通状况很差,王永福每次巡逻都要骑马,春天狂风肆虐,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寒风刺骨,每巡逻一次要往返32 公里。别的季节护边可以骑马、骑自行车、骑摩托车,而冬季就全凭两条腿了,王永福经常是11 时出门,一边走,一边观察,发现铁丝网断裂,就拿出工具修补,然后再检查边防公路、路标等设施有无损坏。时间久了,这条线上哪儿有个土包、有个沟、有个弯,他都清清楚楚。

王永福每次巡边都要到界碑前,每当看到界碑上“中国”两个醒目的大字时,一种自豪感便油然而生。无论春夏秋冬,王永福都将界碑前的杂草和雪清理得干干净净。他说,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肩负着神圣的职责。

2004年4月5日晚10时,王永福准备从边境上返回时,发现距乔老克炮台不远处有火光。

失火了!起火点在哈萨克斯坦境内,火势很大,界河根本拦不住,得尽快采取措施。王永福立即作出了判断,并给莫乎尔公安边防派出所和团场打电话报告情况。很快,团场组织的大批人马赶到,经过5 个小时的奋战,终于将火扑灭。

在长期的护边工作中,王永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春季,他一天要巡逻两趟。因为春天是职工打荒、烧荒的季节,此时大风天气多,稍有疏忽就会引发火灾。估计哪个职工这几天要烧荒,王永福就会一趟趟地跑去看,不断提醒要小心谨慎,防止火灾发生。而这时,对面哈萨克斯坦也开始频繁烧荒,王永福经常来到边防线上,爬上界河边那棵枣树判断烧荒的大概位置,观察有没有牛羊越境等,有情况就向莫乎尔公安边防派出所和团武装部报告。

这两年,国境线上建起了瞭望塔,王永福再不用爬那棵沙枣树了,但是,30 多年了,界河边那棵8 米高的沙枣树表皮已经变得光滑。

每到秋季,团场从外地引入大量拾花工帮助秋收,有的拾花工觉得好奇便跨过拦畜铁丝网,还有的因为天热干脆到界河里洗澡。  针对这种情况,王永福对外来打工人员都要进行详细登记,与他们签订边境管理责任书,并将莫乎尔公安边防派出所打印的边境法规宣传单发放到每个人手中,当面讲解,再三提醒一定不要在边境线上抽烟,防止发生火灾。而到冬季,许多人在边境线上套兔子、抓野鸡,无形中又增加了王永福的工作量。王永福常说,边境线就像两家的院墙,是不能随便翻越的,大家都应该遵守规定,共同维护边境稳定。

每年春节,连队职工群众都忙着走亲访友,欢欢喜喜过大年,而王永福却忙着护边。他常说,边防线上如果失控,后果不堪设想。王永福的妻子承包了50 亩地,承包地与边境线只有一路之隔,为了让王永福一心一意护边,尽管妻子因卵巢囊肿已经做了两次手术,但地里的农活基本上还是她自己干。

从热血青年到知天命之年,王永福在边境线上已默默坚守了36 年。有人当着王永福的面说:太傻了,护边员费用还不够摩托车的油钱,你这么辛苦图啥?王永福没说什么,但他心里明白,因为自己肩上担的是使命。

2004年,王永福的儿子王宁从新疆师范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在距离伊宁市270 公里的七十四团学校当教师。

“我出生在兵团,长在兵团,是兵团精神滋养了我。我有责任、有义务传承兵团精神。”王宁满怀深情地说。

或许是受父亲的感染,2015 年,王宁也成为七十四团的义务护边员。工作逐渐忙起来,王宁回家探望父亲也从一年五六次到一年1 次。

“ 当护边员是孩子的选择,我支持!”王永福说。

36年来,王永福在连队种过地,放过马,护过青,当过工会主席、治安员。他在干好连队工作的同时,每天至少要到边境线上巡逻1次,据估算,从王永福家到边境线,他每天行程30余公里,一年约1.2 万公里,36年累计43万公里,相当于从伊宁到北京往返56个来回。

36年来,王永福先后向莫乎尔公安边防派出所提合理化建议200条,被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公安边防支队采纳150余条;成功堵截非法临界人员60余人,截回抵边牲畜1800余头(只)。因表现突出,王永福被伊犁公安边防支队授予“优秀护边员”称号,多次被评为“综合治理先进个人”“感动四师十大人物”“最美兵团人”“兵团道德模范”等。

对于这一切,王永福平淡地说:“我没觉得自己有多伟大,父母那辈人为建设家园付出了一生,我们没有理由不守好家园。我要一直干到走不动的那一天。”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49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