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辣酸甜 援疆百味——王华的援疆心路

作者: 蔡侗辰 朱珠芸茜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9-12

8月18日,镇江市援疆指挥组副组长、四师师长助理王华在前往七师参加江苏省对口援疆工作会议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因公牺牲,此事牵动着疆内外无数干部群众的心弦,不少网友在微信朋友圈内转发王华的生前事迹自发进行悼念。

“王华一直是个不愿麻烦别人的人,没想到最后却麻烦了这么多人。”丧夫之痛,如锥戳心,王华的妻子王翔深知丈夫为人,她一边料理后事一边强撑着向众人一一道谢。

人们对王华有太多的不舍,也有太多的追问——王华是如何走上援疆之路的?如果知道有这一天,他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吗?

在征得王华家属同意后,记者有幸阅读了王华在3年援疆工作期间写下的7本工作日志、3本生活日记和2本读书笔记。

略显潦草的字迹不是很好辨认,但读进去,其中苦辣酸甜,百味杂陈,着实令人感叹。

王华(左一)来到六十六团阳光花苑小区,看望喜迁新居的哈萨克族妇女巴依兰一家。2012年,家庭贫困、即将双目失明的巴依兰在江苏省援疆干部的帮助下免费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重见光明(摄于2015年3月24日)。 朱远乐 摄

苦 也要甘之如饴

“有的同志早上8点出门上班,路上坐车来回3个小时,晚上8点才回到宿舍,还得自己做晚饭;有的同志因长期饮用含碱量高的自来水得了结石,仍坚持工作;有的同志因受到紫外线强晒,皮肤脱皮、起小疙瘩,红肿疼痒;有的同志因冬季气候干燥经常流鼻血;有的同志因水土不服经常失眠,靠服药维持睡眠,这是援疆干部的生活之苦。”

援疆有多苦?王华写得很清楚。

为什么要来援疆?王华给出的理由不是“高大上”的口号,而是一次阴差阳错。

他原本想去援藏的,在一般人的眼里,援藏从政治待遇上来讲有明确的鼓励政策,特别是对于他这样的年轻干部,追求上进无可厚非,在艰苦的环境中更能历练自己。

然而,2013年6月,镇江市援藏干部名单公示后,王华的名字并未在列,他有些失望。

没想到,几个月后,他的名字出现在援疆干部的名单上。

镇江市对口援建的四师可克达拉市,地处素有塞外江南之称的伊犁河谷,自然条件比起西藏优渥不少;可是,从个人待遇和今后的仕途来说,艰苦的工作环境似乎更能使干部履历增色不少。

去?不去?王华不是没有犹豫过。可想想当初为什么要申请援藏?

援藏也好,援疆也罢,还不是一样为边疆百姓服务?这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吗?另外,王华早就注意到,在大家的印象中,援藏干部已经成为牺牲奉献的一个代名词,而默默无闻的援疆干部却难得有什么口碑。

如果自己去了,能不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让援疆干部的形象更好呢?

在与家人沟通商量后,2013年12月9日,王华带领镇江市第8批援疆干部来到了离家4000多公里外的伊犁垦区。

辣 却能如水克火

“援疆干部身份比较特殊,尽管有这个级别、那个职位,当地干部也很尊重,但工作推动起来,原来行之有效的办法不灵了,往往落实一件事情相当难,久而久之,我容易急躁,也会向自己人乱发脾气,这是一种有劲使不出的无奈,这是援疆干部的辣。”

王华这样写道。

在兵团各师的援疆前方指挥工作组中,镇江市援疆前线指挥组(以下简称镇江前指)工作面较广,镇江前指组长需要主抓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兵团分区的工作,任务繁重。因此,镇江前指的其他日常工作重担就落在了副组长王华的肩上。

在江苏省援助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十几个分指挥组中,镇江市援建人才培训项目、管理的援疆队伍最多,从事日常工作的成员却最少。

江苏、伊犁两地理念的差异,人手上的不足,使许多工作无法细化分解,这就需要王华亲自参与执行,对每个工作细节进行具体安排。

工作“辣”不怕,理清思路就能找到解决办法。

王华带领工作组成员在短时间内跑遍了四师所有团场和大部分连队,迅速熟悉了四师环境,在组长的领导下他积极沟通前方与后方,以副处级的身份协调四师、兵团援疆办及江苏省援疆前指,以副组长的职务带好班子、管好队伍,定期召开工作例会和联络员会议推进工作。

他学会与四师干部群众、其他援疆干部换位思考,根据调研情况重新修订了《镇江市对口支援四师项目管理实施细则》《镇江市对口支援四师建设资金管理办法》等,扎扎实实打牢了镇江市第二轮援疆工作基础。

在王华的带领下,镇江前指紧紧围绕四师社会、经济发展需要,以“项目惠及民生,产业带动就业,培训塑造人才”为工作基调,着力建设民生援建和产业助推重点工程,全面参与推进四师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大发展。

然而,棘手的地方不仅仅局限于工作本身。

援疆干部时常和一些利益部门打交道,难免有企业想要走走后门,寻求额外关照,在这方面,王华从来都是严格纪律,不但自己工作生活一切从简,还时常给援友们“打预防针”,以免给援疆干部这个集体留下污点。

酸 藏在自己心里

“进疆工作后,人变得多愁善感,爱听家乡的声音,常因一句话或歌词拨动心弦而伤感地热泪横流。下班回到宿舍后的时间以及节假日总有无法排遣的无聊和寂寥,只能孤独地面对电视机和电脑,看书成为我们排遣寂寞的主要方式,这是援疆干部的思念之酸。”王华在日记中写道。

对王华来说,援疆生活再苦,嚼块馒头就能咽下,工作再辣,找对方法就能解决,唯独这思念亲人的酸楚无计可消。

尽管现在通讯发达了,想家可以随时打打电话、通通视频,但电波传来的声音、隔着屏幕的面孔,永远不如依偎在亲人身边那样温暖。

“这个春天有些想家,老婆对我也有些爱理不理了,这是她成熟的一面,也是我希望她做到的。她不像去年那样爱哭了,但这样我却有些失落了。”2015年4月18日,王华援疆第二年,妻子不再像头一年那样,因远离王华神情低落,一打电话就哭,开始逐渐适应独自生活,王华嘴上为她高兴,日记里却留下了无尽的落寞。

援疆时光里,日记成了他宣泄思念的唯一出口:妻子的一颦一笑,儿子的成长经历,父母的叮咛嘱咐,他都通过电话一一听来,再一字一句地写下,待到思念家人时翻出来聊以慰藉。

日记记了3年,思念的酸楚忍受了3年,终于在今年8月17日,即将结束援疆重任的王华有些忍不住了。

当天晚上,他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破天荒地说了一句“好想家!”,他说还有120天就能圆满完成组织交给的援疆工作,可以回家了。

“他叫我放心,说儿子小学是我管的,回去后儿子的初中、高中的学习和培养就都交给他。”妻子不明白一向言而有信的王华为什么这次食言了,她却清楚地知道,王华在电话里说过,他从未后悔过自己的援疆选择。

甜 留给当地群众

王华(右)代表镇江前指将价值2.4万元的文体用品赠送给七十八团三连(摄于2015年12月23日)。 刘建 摄

“援疆工作是我们丰富阅历,开阔胸襟,升华灵魂的难得机会,也是我们感受光荣与梦想,领悟人生激情与舒缓的宽阔舞台……仔细品味边疆的风土人情,结交一批边疆朋友和共同工作的同志,不失为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这才是援疆干部的甜!”王华写道。

援疆百味,正是这“甜”带给王华无限的动力。

王华出生在镇江丹江一户农民家中,虽然家里条件不太好,但从小到大,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援疆期间,王华在本职工作外,格外关心当地的孩子们。

2014年9月,王华听说四师一中有不少学生品学兼优,但家里条件不好。深知读书改变命运的王华很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但援疆资金已经很紧张了,连镇江前指援助伊犁鸿途交通运输有限公司社区的资金都是从援疆干部的生活费里挤出来的。

公家没钱个人掏腰包。王华跟亲戚打去电话,筹集了10万元资金,通过学校负责人悄悄资助了四师一中的50名初三年级、高三年级学生,没让其他人知道。

同时,他还带动镇江前指其他8名成员,每人“一对一”帮扶一名贫困学生,每学年送去2000元生活补助,定期关注学生的成绩和生活。

今年高考,这9名学生考分均过了重点本科分数线,其中,高三(13)班的木拉提艾力·麦西来夫考出了590分的高分。

“如果叔叔能亲眼看到我们的录取通知书,一定很高兴。”如今,王华的“一对一”帮扶对象依力米努尔·马合木提已经去大连海洋大学读书了。

王华种下了“甜”,让四师可克达拉市的群众尝到了幸福的果实。

3年来,镇江市共安排援疆资金5.76亿元,实施援疆项目55个,八成以上的援疆资金投向民生改善、职工增收、城镇化、教育、人才培训等领域。

镇江前指的援疆工作多次获得兵团项目、产业、智力等援疆突出贡献奖和援建方式创新奖,每年都被江苏省对口支援伊犁州前方指挥部评为优秀等次和先进单位,2015年6月,更是首次获得了兵团党委通报表扬,王华本人也被评为兵团对口援疆工作先进个人。

“援疆要当主人,不当客人,更不当看客、评客,积极融入四师可克达拉市这个大家庭中,担负起应尽的责任,既考虑当前、又着眼长远,既主动协调配合、又积极建议主张,全力以赴做好工作……”王华没有食言,启程前对组织、对祖国、对边疆群众的承诺,他全部做到了。

相比新一轮援疆工作启动之前,2015年年底,四师可克达拉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牧工家庭人均纯收入分别达到3万元和1.89万元,年均增长15.1%和20.1%;城镇化率由8%大幅提高到65%,非农从业人员比重由26%提高到52%。

一切正如王华生前喜爱的当地民歌——《草原之夜》唱的那样:可克达拉真的改变了模样!

记者手记 

低至尘埃 开出花朵

从王华牺牲,到记者写下这篇手记,二十多天过去了。不得不承认,这次采访对记者内心的煎熬出乎意料,就像是在剥一个洋葱。

起初,洋葱摆在你面前,于万千蔬果中太平凡,太朴实无华了,可是当你一层层剥开,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采访时,大家都说王华平时身体那么好,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总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然而记者却在王华的办公室和宿舍里看到几瓶奥美拉唑肠溶胶囊,四下打听,竟然只有司机徐亮知道,王华来援疆后,因为工作繁忙而患上了慢性胃炎,他没时间去医院,就靠吃药缓解。

生病了不与人说,王华在援疆期间所做的事情也从不与人谈起。

当时,记者听说镇江前指成员在王华的带领下,连续两年在四师一中“一对一”帮扶了9名学生,就想找到王华帮助的那名学生聊聊,结果问了几名援疆干部,谁都不知道王华帮助了哪名学生。

记者心里凉了半截,心想,不会所谓的帮扶就是走过场吧?不然怎么连一同去帮助的人都不知道?

后来,几经打听,记者通过四师一中的一名援疆教师找到了王华帮助的学生——高三(11)班的依力米努尔·马合木提。

原来,王华担心给孩子造成心理负担,特意叮嘱学校,资助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更不能拍照宣传。为了尊重王华的遗愿,记者特地征求了依力米努尔·马合木提的意见,才选择了公开此事。

再后来,记者找到了王华的援疆日志,如获至宝。王华做了好事不跟外人说,总会写在日记里吧。

然而记者又一次失望了,厚厚的12本日记,7本都是工作,两本读书笔记,剩下3本生活日志全是对家人和自己的生活中一些小事的记录与感悟。

日记一页页翻到底,在外人看来,王华做过值得“炫耀”的事情,他一样也没有提及,他也从不认为援疆是多么“高大上”、多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他来援疆,就是交了一个朋友、认一门亲戚、办一件实事、引一个项目、搭一座桥梁、提一条建议,踏踏实实做了一回兵团人。

王华内心的纯粹不止于此。

来到新疆这样风景壮阔、美食诱人的好地方,王华却从未利用职务之便,或者利用假期去游山玩水,大吃大喝。

工作之余,王华唯一喜爱的事情就是读书。

100本涉及新疆、兵团地方史志,经济社会,修身养性,诗歌散文等类别的书,3年不到,他全部读完。

工作那么忙,他哪里来的时间?

根据他日记的记录,无论回宿舍多晚,王华都要读会儿书再睡。

司机徐亮说,即使在出差的路上,王华也会拿起书本。

在王华的卧室、卫生间墙上,贴满了需要背诵的文章……记者写稿时,每梳理一遍王华援疆期间的工作生活日志,每回味一次王华生前所做过的事情,每记录一条关于王华的评价……便犹如百爪挠心,删除键比键盘上任何一个按键敲打的次数都多,怎么写都觉得无法将王华的好口碑、好人品淋漓尽致地展现给读者,真是心有千言,下笔寥寥。

至此,记者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8月19日,当王华的灵柩从博乐市运往伊宁市的途中,一路上,兵团的干部群众自发排成长队、拉着横幅,为他送行。

为什么在8月22日的追悼会上,500多名干部群众自发从江苏省、自治区、兵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四师可克达拉市、五师双河市、七师、镇江市、句容市、丹阳市、四师各个团场等地赶来为他送最后一程,哀悼的队伍一直从灵堂内排到了殡仪馆大门口。

为什么一提起王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给出了“低调随和、踏实为民”这样相似的评价。

也终于理解了,为何当王华的妻子在追悼会上致辞时,一句“王华一直是个不愿麻烦别人的人,没想到最后麻烦了这么多人。”引得众人潸然泪下。

 

王华生前所作诗歌

军垦路

夜归初春微风暖,伊犁暮色晚。

霓虹初灯上,门前夜市忙。

行人随之走,项目次第开。

畅说援疆路,长安各族久。

——2015年3月19日

追忆王华同学

溘然长逝奈何天,音容笑貌若眼前。

攻书每逢樨园早,砺剑几经晓月残。

青山静默云有泪,大江呜咽涛无言。

西出阳关乘鹤去,皓气长存在人间。

(作者: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华九四级校友 齐振宇)

泣别王华

我们该如何面对你的

倏然离去 肃穆容颜

千里之外 北国江南

风尘仆仆地来到你堂前

四目相视 静默无言

焚香祷告 泪如涌泉

我们如何才能读懂你的

炯炯眼神 深沉内敛

情系新疆 大爱无边

你的那份执着 已化作

绵绵的 杏花春雨

浓浓的 大漠风烟

我们又该如何与你亲人相见

耄耋父母 泪已哭干

发妻幼子 悲恸连连

二十几日前的

短暂相聚 转眼变成

生离死别 再也无缘

与亲友秉烛夜谈你的

点滴往事 理想夙愿

无不慨叹 性韧志坚

仿佛又见到你的

蹉跎岁月 攻书砺剑

亲民务实 宵衣旰食

沿着你成长的足迹

哀乐低沉 车行缓缓

绕行乡道 驶入墓园

观音山下的一片净土

青松翠柏 掩映其间

我的兄弟 在此长眠

(作者: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王华九四级校友 熊赣胜)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49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