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顺发:一个群众也不能落下

作者: 吴昌辉 陈文胜 张琳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9-06

 “一个群众也不能落下”———追记大黄山白杨河矿区留守办负责人、共产党员王顺发

大雨突袭!河水暴涨!山洪肆虐!

8月2日凌晨1时至5时,六师新疆大黄山豫新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白杨河矿区遭受有记录以来最强暴雨袭击。白杨河最大洪峰流量为每秒300立方米,矿区176名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

房屋倒了,公路断了,桥梁塌了。暴虐的山洪,裹携着山石,一路呼啸而过。

面对肆虐的山洪,白杨河矿区留守办负责人王顺发,义无反顾地带着一家4口人,挨家挨户疏散矿区群众。他在涉水背送老人撤离时,不幸被洪水冲走、失踪。

王顺发生前照(图片为资料片,由本报常驻记者吴昌辉提供)。

白杨河水,一路向北恣意流去。

山洪泛滥的痕迹触目惊心,冲毁的房屋,拔起的胡杨树,堆积的山石……这一切,默默诉说着那一场突然而至的灾难。

“儿子,快起来,白杨河发大水了。”8月2日凌晨1时,王江熙和弟弟王旭月被爸爸王顺发从睡梦中叫醒。

看见浑身湿透、满脚泥泞的父亲,王江熙问:“爸爸,出什么事了?”

“雨下得好大,我去河道看了一圈,白杨河发大水了。”王顺发一边拿衣服,一边说,“我打电话让值班干部通知人员撤离,现在得去职工住宅楼转移群众。”

此时,王顺发的妻子张朝菊也赶忙起床,她说:

“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和儿子赶紧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王顺发坚决地说。

看着丈夫倔强的眼神,张朝菊不再说什么。但她知道丈夫身体不好,就偷偷给两个儿子使了个眼色。

王江熙和王旭月心领神会,急忙穿好衣服,带上雨具,跟在父亲身后。“爸爸,我俩年轻,去帮忙吧!”王江熙说。

看着两个儿子,王顺发会心一笑。父子三人急匆匆地出门了。

矿区的供电线路已被毁坏,到处漆黑一片。头顶倾盆大雨,河里洪水咆哮,脚下土地颤抖,王江熙被这恐怖的情景吓蒙了,他下意识地拽住父亲的衣襟。

一路上,王顺发一边给调度室打电话,一边用手电筒照向河西岸地势最低的6号和7号职工住宅楼。

顺着电筒的光束望去,只见湍急的河水已经溢出河堤,向6号楼和7号楼漫溢过去。雨更大了。王顺发着急地说:“咱们必须过河,到河西去,把楼里的人都叫起来。”

矿区有一座横跨河两岸的铁桥。当他们跑到铁桥边时,只见桥体已经严重变形,一棵从上游冲下来的大树挂在了桥上。看着颤颤巍巍的铁桥,王旭月害怕了,他拖着哭腔问“:爸爸,咋过河呀?”

这时,张朝菊也赶了过来。王顺发吼了一句:“你来干啥?”

张朝菊怯怯地说“:我不放心你们。”

此时,白杨河水就像一头发狂的怪兽,轰隆隆地从远处咆哮而来。王顺发硬着头皮,拉着妻儿的手,跑过了摇摇欲坠的铁桥。

到达河对岸时,洪水淹过了脚踝。走到6号职工住宅楼时,洪水已经淹过了膝盖。

王顺发不断打着电话,一不小心摔倒在水里。他站起来对两个儿子大声喊道:“别管我,快去6号楼和7号楼,挨家挨户敲门,叫大家赶紧往高处撤。”

“我跟你们一起去叫人。”在轰隆隆的洪水声中,张朝菊的声音有些发抖。

王顺发死活不答应,让她赶紧撤离。

看着丈夫远去的背影,她大声叮嘱道:“注意安全!”

黑暗中,王顺发和两个儿子走进6号楼,一户一户地敲门叫人。在6号楼1单元3楼,他们找到了一个老奶奶。王顺发背起老人,把她送到正在开车转移群众的陈振龙的面包车上。

王顺发大声问车里的人:“6号楼和7号楼里的人都撤出来了吗?”

黑暗里有人喊:“7号楼4单元101室还有人没撤出来。”

王顺发父子3人急忙向7号楼跑去。在单元楼门口,他们遇见刘建新扶着父亲刘福君正往外走。

“我妈还在房子里,我背不动啊!”60岁的刘建新着急地说。

原来,刘建新的母亲倪念全,今年89岁,身患重病,瘫痪在床20年了。洪水来时,刘建新曾想赶紧把母亲转移出去,但实在背不动。

“江熙、旭月,你们快把爷爷送过去,我去找老奶奶!”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王顺发拍了一把王江熙的肩膀,转身离开。

王江熙没有想到,父亲这一转身,竟是永别!

王江熙和王旭月搀着刘福君老人在水中艰难跋涉。此时的洪水已经没过了膝盖,而且水流很急,巨大的冲力让3人站不稳。王江熙和王旭月把手紧紧扣在一起,使劲卡住老人的腰,拼命往前挪。

一米,两米,三米……终于到了马路上。当他们把老人抬上车的时候,洪水瞬间到了腰际。一个强劲的浪头打过来,王旭月差点摔了出去。

陈振龙让他们兄弟俩赶紧上车。可父亲还没有出来,他们怎么能离开。一个巨浪打过来,转眼淹没了父亲所在的那个单元门。

“爸爸,爸爸……”王江熙和王旭月站在齐腰深的洪水里,拼命呼喊着。

呼啸的洪水肆虐而过,那一声声的呼唤,在漆黑的夜里没有一丝回应。

水势越来越大,他们已经站不稳,从马路到7号楼仅仅20米的距离,再也跨不过去。王江熙颤抖着一遍一遍拨打父亲的电话,却始终没有回应。

“或许,爸爸还在楼里吧……”面对越来越汹涌的洪水,王江熙和王旭月只能往山上撤退。

到达山顶时,已是凌晨3时30分。张朝菊看到儿子们,一下子扑了过来,抱住他们说:“你们终于回来了。”她看儿子身后没人,着急地问“:你爸呢?”

看着妈妈着急的样子,王江熙只能骗她说爸爸手机掉水里了。

听着轰隆隆的洪水声,看着漆黑一片的远方,王江熙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他一遍又一遍拨打着父亲的电话,还是没有回音。

凌晨5时许,洪水退下去一些。王江熙和弟弟蹚着水向7号楼奔去。

敲遍7号楼和6号楼的房门,没有回音。

走出楼梯口的那一刻,兄弟俩似乎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力量,瘫倒在地。

8月3日,王江熙兄弟俩与搜救队伍沿着河道连续搜寻5小时后,找到了倪念全老人的遗体,却始终没有发现王顺发的踪影。

山河呜咽,白杨垂泪。

1众,沿着白杨河河谷一路向北,仔细搜寻每一块山石,每一堆泥沙,每一个水潭,依然不见王顺发的身影。

在白杨河人的记忆中,王顺发永远在这片土地上疾行着,正如他失踪前迎着风雨和洪水疾行的身影。

这个坚毅的身影,在矿区行走了23年。

1993年,29岁的王顺发从重庆彭水县来到大黄山煤矿成为一名矿工。

他从事过采仓、掘进、安通等工作。

2002年至2004年,他先后担任白杨河煤矿副队长、队长。

2006年,他考入西安科技大学,学习采矿工程专业,获得大学本科毕业证书,成为一名懂技术、善管理的矿区管理干部。由于工作认真负责,王顺发多次被新疆大黄山豫新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评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

今年4月,白杨河矿区停产,王顺发被任命为矿区留守办负责人。

“太可惜了!”提起这位共事十几年的老大哥,矿区安全科副科长刘远军眼含热泪说,“他人品好、能力强,是他一路照顾我走过来的……”

刘远军的手机里至今还存着当天他打给王顺发的20多个未接电话,他多么希望那个熟悉的号码能够再次拨通。

8月2日凌晨1时30分,刘远军接到王顺发的电话,“河水正在上涨,赶紧转移群众”。王顺发在电话里强调:“一个群众也不能落下。”那天的每一个细节,刘远军都记得清清楚楚。

后来在转移群众的过程中,王顺发不断打电话给刘远军询问情况。

凌晨3时14分,刘远军接到王顺发的最后一个电话,让他再去河东面的几栋楼里挨个儿叫一遍门,叮嘱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此后电话再也无法接通。

在刘远军的眼中,王顺发更像一位大哥。自1999年调入矿区以来,他一直和王顺发在一起工作,跟着他下矿到一线采煤,跟着他学技术搞技改,跟着他研究井下安全生产问题。他至今记得第一次下井,王顺发带着他走进昏暗的通道,一边给他作示范,一边叮嘱他注意安全。

虽然他俩像兄弟,但王顺发在工作上却要求极高。出一点差错,王顺发就会严厉地批评他,批评完又会叫他到家里去吃饭。王顺发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我们工作性质特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任何微小的差错都有可能酿成致命的事故。”

尽管煤矿停产,王顺发负责留守,但他没有丝毫松懈。每天,他都会骑着自行车在矿区里巡查一圈,走遍矿区的每一个角落。

“老王,就是一个把公家的事情当成自家事情来干的人。”矿区综合科科长杨友珍和王顺发一起工作了7年。她说,担任留守办负责人以来,王顺发说得最多的是,一定要把矿区守好,花不能死,草不能枯,人心不能散。

今年雨水多,矿区生活区草坪里的草长得快,王顺发就带着干部职工,拿着家里的镰刀割草。草坪面积大,割完了这片,那片又长了起来,没有专门的割草机,工作效率很低。

有人对王顺发说:“别管了,现在矿区没生产,何必那么认真。”他听了拉下脸来说:“既然公司让我负责,我就要尽职,这是我们的家园。”

后来,王顺发自费让儿子在网上买了一台割草机,每天一大早,当别人还在梦乡里时,他就开始干活了。

杨友珍说,王顺发干起工作来特别“较真”,就连割草他都定了标准。他说:“做任何事都得有要求,有目标,下矿采煤咱是一把好手,修剪草坪也不能差。

我们要让生活区小桥流水、绿草茵茵。”

“他才52岁啊,苦了累了一辈子,还没来得及享儿孙的福,就这样走了。”提起丈夫,张朝菊泣不成声。

2011年,王顺发被诊断为鼻咽癌,经历了痛苦的手术和化疗,医生说如果可以撑过5年,就意味着治愈了。

张朝菊本打算在8月3日,给丈夫办个庆祝宴,可没想到,他却永远地走了。

在妻子的眼中,王顺发就是她的天。

在医院治病期间,两个病友先后去世了,王顺发依然每天有说有笑。化疗带来的副作用让他浑身蚀骨般疼痛,可他却从来没有喊过疼。化疗的间隙,他还带着妻子去逛街。

鼻咽癌留下后遗症,让他的鼻腔受损,5年来只能用嘴巴呼吸。

即便这样,他的工作也从来没有落下。每当公司领导关切地询问他的身体状况时,王顺发总是挺着腰板说:“我的身体没问题,还能继续工作,请领导放心。”

王顺成,新疆大黄山豫新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安通队副队长,王顺发的堂弟。

在他的印象里,大哥是个干起工作来不要命的人。得了鼻咽癌,大家都劝他,工作就放下吧,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可王顺发却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要当好表率,干一天工作就要负一天责。”

8月1日,王旭月给父亲定做了一个蛋糕,准备为他庆祝病愈5周年。如今,父亲却吃不到了。

在成长的路上,父亲就像一座灯塔,照亮他前行的路。

在这条路上,他与父亲一起,并肩携手,打败了病魔;他与父亲一起,竭尽全力,在洪水中抢救生命。在一场场战斗中,父亲教会他做人的道理,教会他男子汉的担当。父亲虽然不在了,但父亲的教诲永远鼓舞着王旭月。

烈火炼真金,危难见真情。面对肆虐的山洪,面对生与死的抉择,王顺发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树起了共产党员的标杆,彰显了新时代共产党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17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