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走狼沙窝

作者: 高永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9-04

1969年4月中旬,一个漆黑的月夜里,我因为上夜班,第一次去下野地五场(今八师一三二团)狼沙窝三角地浇水,那天晚上的经历让我永远难忘。

傍晚时分,班长让我先出发,他有点儿事随后赶来。我有些害怕,因为听老职工说狼沙窝附近有野狼出没,咬死过连队的羊。

从连队到狼沙窝三角地大概有4公里,路两侧的红柳、梭梭杂乱无章地生长着,偶尔蹿出几只小动物,寂静的原野上,远处动物的叫声听得非常真切。越走近狼沙窝,我就越觉得这一座座沙包像一只只潜伏的野狼,个个张牙舞爪,张着漆黑的大嘴,仿佛要吞噬一切。我硬着头皮,紧紧握住坎土曼,提着马灯,大声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语录歌,向目的地走去。

我盼着班长赶快到来,放慢脚步向狼沙窝走去。北疆初春的夜晚气温很低,可我还是感觉后背在流汗。既然选择了下乡,就要干出个样子来。连上夜班浇水都不敢去,能行吗?同班的同学都分到各个团场工作,估计干浇水工作的不少,各连队春灌工作大同小异。分到沙门子农场的同班同学小姜前天还来信,他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农场广阔天地里大干一场,要与我比比看谁进步快呢。我上个夜班去地里浇水就害怕了?如果被同学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再说班长马上就会来了。想到这儿,心里就不那么害怕了。

其实,我刚到连队浇水排的时候,就从老职工的口中了解到农场对戈壁实施了保护工程,戈壁滩上野生植物生长得十分茂密。加上土地开发时间较短,很多偏远连队周围的沙包中经常有黄羊、狼、狐狸、狍子、野兔等动物出现。在这黑黢黢的戈壁滩上的夜里,为给自己壮胆,我顺手捡了根红柳枝,边走边抽打着路边的草丛。 “扑棱棱……”突然,路边的红柳、梭梭丛里飞出几只大鸟,或许是呱呱鸡或许是野鸭,还没等我缓过神,它们又落在不远的地方钻进草丛深处。我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再仔细一想,不就几只野鸟么,我抹抹脑门儿上的汗珠,暗骂自己是胆小鬼。

天越来越黑,脚下的路被链轨拖拉机碾轧得不太平整,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我知道,连队通往偏远农田的路大部分都是拖拉机轧出来的,平时只有职工下地干农活走走。现在刚开春,下地干活的人不多,所以,机耕路上不但有很多野草、烂柴棍,还有些潮湿,让本来就很害怕的我,走起来磕磕绊绊。

大约离三角地还有一公里的样子,拐了一个沙包的“胳膊肘弯儿”,顺路往前一看,我浑身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嗷”地喊出声来,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两步:前方20多米的地方,有两个体形庞大的黑家伙站在路中央!这两个家伙可能早就发现了我,看见我从沙包边拐过弯出现,低头冲着地,呼呼地喘着粗气,瞪着眼睛冲我发威。

我赶忙蹲下,放下马灯和雨衣,仔细观察半天,发现它们不是狼,也没有向我发起进攻的意思,这才壮起胆子,拿着坎土曼,咬咬牙,迎着黑家伙走去。那时,我不敢点亮马灯,我觉得那样会把自己暴露无遗。刚下乡的时候,听老职工说过,遇到狼,第一不能跑,第二不能回头,如果狼在你身后,你一回头,它就会一口咬着你的脖子,必死无疑!只要你不回头,什么鬼怪都不能近身。说是不能回头,但我不放心,我眼睛盯着前边,总觉得背后有个大家伙准备袭击我。

离大家伙越来越近了,只见有4只铜铃般的眼睛闪着绿光,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野兽鬼魅?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哦,原来是两头大黄牛,下午就听班长说过连队有两头牛走失了,原来跑到这里来了。我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刚擦完一头的冷汗,突然又听到从来路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远远来了一束灯光,伴着喊我名字的声音。啊,原来是班长赶过来了。他担心我一个人害怕,又害怕我真遇到狼,所以一路小跑追上来了。

班长看我浑身颤抖着站在路中间,手拄着坎土曼,上前一把扶住我问,没啥事吧?我浑身一下子软了下来,黑暗中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下,幸亏班长没有瞧见……高永明

1969年4月中旬,一个漆黑的月夜里,我因为上夜班,第一次去下野地五场(今八师一三二团)狼沙窝三角地浇水,那天晚上的经历让我永远难忘。

傍晚时分,班长让我先出发,他有点儿事随后赶来。我有些害怕,因为听老职工说狼沙窝附近有野狼出没,咬死过连队的羊。

从连队到狼沙窝三角地大概有4公里,路两侧的红柳、梭梭杂乱无章地生长着,偶尔蹿出几只小动物,寂静的原野上,远处动物的叫声听得非常真切。越走近狼沙窝,我就越觉得这一座座沙包像一只只潜伏的野狼,个个张牙舞爪,张着漆黑的大嘴,仿佛要吞噬一切。我硬着头皮,紧紧握住坎土曼,提着马灯,大声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语录歌,向目的地走去。

我盼着班长赶快到来,放慢脚步向狼沙窝走去。北疆初春的夜晚气温很低,可我还是感觉后背在流汗。既然选择了下乡,就要干出个样子来。连上夜班浇水都不敢去,能行吗?同班的同学都分到各个团场工作,估计干浇水工作的不少,各连队春灌工作大同小异。分到沙门子农场的同班同学小姜前天还来信,他信誓旦旦地说要在农场广阔天地里大干一场,要与我比比看谁进步快呢。我上个夜班去地里浇水就害怕了?如果被同学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再说班长马上就会来了。想到这儿,心里就不那么害怕了。

其实,我刚到连队浇水排的时候,就从老职工的口中了解到农场对戈壁实施了保护工程,戈壁滩上野生植物生长得十分茂密。加上土地开发时间较短,很多偏远连队周围的沙包中经常有黄羊、狼、狐狸、狍子、野兔等动物出现。在这黑黢黢的戈壁滩上的夜里,为给自己壮胆,我顺手捡了根红柳枝,边走边抽打着路边的草丛。 “扑棱棱……”突然,路边的红柳、梭梭丛里飞出几只大鸟,或许是呱呱鸡或许是野鸭,还没等我缓过神,它们又落在不远的地方钻进草丛深处。我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再仔细一想,不就几只野鸟么,我抹抹脑门儿上的汗珠,暗骂自己是胆小鬼。

天越来越黑,脚下的路被链轨拖拉机碾轧得不太平整,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我知道,连队通往偏远农田的路大部分都是拖拉机轧出来的,平时只有职工下地干农活走走。现在刚开春,下地干活的人不多,所以,机耕路上不但有很多野草、烂柴棍,还有些潮湿,让本来就很害怕的我,走起来磕磕绊绊。

大约离三角地还有一公里的样子,拐了一个沙包的“胳膊肘弯儿”,顺路往前一看,我浑身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嗷”地喊出声来,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两步:前方20多米的地方,有两个体形庞大的黑家伙站在路中央!这两个家伙可能早就发现了我,看见我从沙包边拐过弯出现,低头冲着地,呼呼地喘着粗气,瞪着眼睛冲我发威。

我赶忙蹲下,放下马灯和雨衣,仔细观察半天,发现它们不是狼,也没有向我发起进攻的意思,这才壮起胆子,拿着坎土曼,咬咬牙,迎着黑家伙走去。那时,我不敢点亮马灯,我觉得那样会把自己暴露无遗。刚下乡的时候,听老职工说过,遇到狼,第一不能跑,第二不能回头,如果狼在你身后,你一回头,它就会一口咬着你的脖子,必死无疑!只要你不回头,什么鬼怪都不能近身。说是不能回头,但我不放心,我眼睛盯着前边,总觉得背后有个大家伙准备袭击我。

离大家伙越来越近了,只见有4只铜铃般的眼睛闪着绿光,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野兽鬼魅?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哦,原来是两头大黄牛,下午就听班长说过连队有两头牛走失了,原来跑到这里来了。我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刚擦完一头的冷汗,突然又听到从来路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远远来了一束灯光,伴着喊我名字的声音。啊,原来是班长赶过来了。他担心我一个人害怕,又害怕我真遇到狼,所以一路小跑追上来了。

班长看我浑身颤抖着站在路中间,手拄着坎土曼,上前一把扶住我问,没啥事吧?我浑身一下子软了下来,黑暗中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下,幸亏班长没有瞧见……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07953